第六百零九章 知晓内情

废柴宠妖 +A -A

    许是期许真的有效,这独坐于凳的一夜果然无人相扰。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这一夜,我想了许多事情,最后还是任由着一团乱麻缠绕着的席卷了我的思绪。

    首先,这沈池这次的来访,已经算是挑开了与我正面相持的帷幕。其次,这萧锐的甘愿合谋,于我而言倒也算是一件稍有进展的事。

    我本以为,若想要将萧锐说服还需要花费一段长时间的“心灵鸡汤”,却没想到这次,他的主动来访,倒是为我节省了不少的时间与精力。

    我坐到了镜前,撕下了那张人皮面具,印照在镜面上的,乃是我的一张憔悴面容。谁说人的感情不会轻易流露于面色上的,这现在不正是最真实的写照吗?

    原来,我也能这般经不起打击。经他们夫妻二人的一顿来闹,竟然经过了一夜,整个人都是一副缓不过神的模样。

    “娘娘,娘娘。”门外倏地响起了一声轻唤,还是熟悉的声音,可唤着的名号却还是让我不敢轻易应和。

    “娘娘,我是景嬛啊,你在吗,多少也给我一声回应啊!”嬛嬛陆续说着,迫切的问语也再次袭来,我轻轻的扣了扣门沿,也算是给了她少许的提示。

    “娘娘,真的是你,你真的在里面!”话落,门扉便猛的由外推开。我先是一愣,随后便已经见着她迎迎的跑到了我的身旁。

    她的衣衫和发饰有了少许的变化,大致同着宫中瞧见的女婢所着一致。而让我诧异的不单单是这一件事,我更为琢磨不透的乃是以着她的能力如何能够推开门扉一事。

    似乎是觉察到我的目光异样,嬛嬛那方也生了一番担虑。她关切的目光里里外外的将我审视了一番,随后问起了我的状态如何。我摇了摇头,没有过多的话语。将她安排落座后,便迈着碎步走向前去,将房门轻轻地掩上了。

    ”嗯?娘娘,你还没回答奴婢的话语呢,奴婢......真的很担心您的处境啊。”嬛嬛见着我并未给了她回,话语间则显得更为急切了许多。而现在的我,已经不能再像原先那般毫无防备了。即使眼前的人再为熟悉,又有孰能完全的确信她并非是擅长变更容颜之人易换的面孔。

    我多了一个心眼的想着,随后可以的抽出了腰间的精致的小短刀向着她刺了过去......在生死关头之际,人往往才能够露出其伪装着的破绽。

    那女子不曾躲闪,只是将双眼柔和的闭了起来。她的嘴角微微上扬着,好似早就将生死置之了度外。嗯,潜意识里的反应是不会骗人的,眼前这个人,就是我的嬛嬛而不是其他人。

    在确定了她的身份为实后,我的警戒之心总算是可以稍稍收回了胸膛。我将短刀速速的收回了腰间,随后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其安定心神。

    嬛嬛睁开了眼帘向我看来,目光中的神情我却并不能分析透彻。她一定是受到了惊吓罢,当然她心中或许还会对我几分怪责,当然,依着嬛嬛体贴入微的性子,她应该还是会将我谅解的。

    “怎么了,你还好吧。”我想说的话有千句万句可是一切汇到了嘴边,却只成为了这样一句干涩的言辞。“我……我没事??不过,方才可真给奴婢吓坏了。”景嬛说着,脸上仍是一副惊魂未缓的模样。

    “呃,对不起啦我的嬛嬛,我不应该不信任你的,你……你就是我的好景嬛啊!”我满面愧疚的说着,看向她的眼神也是犹带乞怜。

    “我没事的,娘娘,您的试探也不全然失了道理。毕竟,如今处事遇人本就该更为防备着身边亲近之人。”景嬛说罢,也向我重投了理解的目光。

    “哈,果然是我的好嬛嬛,你能不怪我就已经让我很开心了。不过,方才的试探我还是要同你道一声歉意。是我??我太杯弓蛇影了。”我情感恳诚的说着,却在听闻了嬛嬛紧接其后道出的话语后,僵硬了神情。

    原来,让她感到惊吓的并非是我的偷袭之举,原来,使她一直惊慌着的,不过是我能否言语听明罢了。我的眸中渐渐渗进了欲哭的神绪,颜面上却维持了一贯的坚强。这个时候,感动,只适合收藏入心。

    “对了,娘娘,为何先前奴婢问您话时,您都一直维持着缄默不语呢?”嬛嬛的话问到了要点上,而我的回答,也独独为他一人而详细说明。

    “啊~原是如此。您是为了避讳陛下以及沈姑娘啊~。”景嬛顿悟道,倒也是言简意赅的概括了我的大致想法。

    的确,我是存着刻意避开他们二人的心思,可是我的失聪掩饰,却不单单只是为了这些……我在脑中构想起了自己的计划,眉目也不自觉沉重了起来。

    “娘娘,您没事吧,您的样子好似很憔悴啊。”景嬛再次担心起了我的身子,而我也因着她这话而重新调离了话题。

    “好了,嬛嬛,既然这些话我都只同你一个人说了,那么就是代表我已经百分百将你信任,所以我并未失聪这事,不管是何人相问,你都一定要替我保密。”

    交代完了这句,嬛嬛却没有立即给了我却信誓旦旦的承诺,她紧蹙着眉头,一副为难的模样映入眼帘。“怎么?这个承诺嬛嬛不能允了我吗?”我问了一声,却见着她半晌都没说出完整的话。到底......她在为难些什么?

    我收敛起了自己心中的困惑,继而没在强迫着她给予我口头上的承诺。倘若她是真的有什么想要相告的人,我也是无法堵住她的口舌的,但是这么些年累积着信任,我还是觉得她景嬛压根不会将我出卖。

    我俩就这么静静地僵持了片刻,最后却还是意料之中的听到了嬛嬛口头上的肯定言辞。嗯,她说过不会相告诉他人,我便相信。因为,我所相信的,乃是她这个人的品德,以及她不会对着我存着坏心的念头。

    ”好了,谢谢你为我保守秘密,可是还有一件事,我还想问问你。“我脑海中忽而回忆起了一些细节,也记起了她入屋之时便一直不曾变过的称谓。娘娘?我怎么不记得自己什么时间段,就成了所谓的娘娘了?

    景嬛认真地聆听着我的问语,也很快给了我一套详细地回答。原来,我早在自己听力失聪的那段时辰内,便莫名其妙的被萧生夏在朝堂上定下了位分。可显得几分可笑的是,这个位分并发名正言顺的正室,而仅仅能够所作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妾室罢了。

    ”娘娘,您都不生气的吗?明明您才应该是陛下最心悦的人啊?“嬛嬛忽然嘟起了双唇,模样看上去倒是有几分逗乐,呵,这个时候她居然还当萧生夏乃是心悦于我?我嘴角闪过一抹自嘲的笑容,随后摇了摇头,算是否定了她的一番赌气言论。

    ”啊?难道娘娘您认为陛下是不喜欢你的吗?他明明......“嬛嬛欲言又止,好似有什么话语即使在说出之前在喉中刹了车。”他明明?他明明怎么了?嬛嬛,不要怕,将话语继续说下去。“我被好奇心驱使着,再一次的向她抛去了问题。嬛嬛的神情又如同一张揉皱了的报纸一般,拧在了一起。

    ”他明明......应该是喜欢你的啊。“嬛嬛的眼神开始四处张望了起来,甚至避开了我投过去的目光。这样的菜鸟的掩饰之词,别说骗不住我,单单是任何的一个人,或许都能够捕捉到她眉眼中的言不由衷。可是,她不愿说,我就不能强迫,暂时能够做的,可能也只有眼看着她自圆其说,将编纂的藉口圆谎下去。

    ”哦?是吗,你真的觉得他萧生夏是喜欢我的?“我的话方问完没几秒,身后的脚步声便袭来在耳。这个人,到底是这个时候才来的,还是说,由着我开始说话的时候他便已经倾听到了一切我们二人的对谈?

    我心中开始惶恐了起来,可面色却趁着背对着他的时间内,加疾的变更了起来。不能慌,不能自乱阵脚!我心中不断的提醒着自己,最后总算是在回眸对上他的一瞬间,整理好了面容上的神情。萧生夏向着我一步步的走来,眼神也一丝一毫的都不准备将我放过,这样的眼神,看得我颇为不安,可纵使这样(来不及了,争取在一点之前能够码好替换掉,括号前面都是对的。后面复制粘贴。同样防止盗文。。)“说罢,憋着心中的真性情是很难受的一件事的,你要知道我是什么人,你要知道你应该听我的话。”萧生夏再次采取了温柔攻势,而我心神不宁,险些就不由控制的说出了话语。

    不,我现在不能开口,因为我清楚的知道,一旦自己开口,说出的话语定是会让自己显得更为愚笨的。

    “别逼着自己,还有我让你说,这是命令。”软的不成,他干脆用以了威胁,好罢,既然都已经做好了什么都不管不顾了,那么颜面这种东西我还有什么好在意的?

    我定了主意,随后松开了咬着唇瓣的牙关说起了自己都难以约控的话语。“我,我是真的很恨你,但恨你的同时,我却更恨我自己。”

    “是我!是我一开始便太过自以为事,是我由着最初便凭着主观的意识判断是非。是我太容易的轻信了一个人,是我对一个灭了我族人,把我尽力当作一枚棋子的人,动了该死的心跳。”

    说完了这些心中的话语,我整个人感觉都好似被放空一般。这些话,有时候连着我自己都不曾想过,倒是借着这次的例外之机,让我听清了自己内心的话语。

    没办法,自己曾经犯下的过失,能够弥补的就要尽量的去挽留。我再次将手指伸了出去,轻轻地点了点萧锐那略显削弱的背影。曾经,我是有多么的憎恶这个人啊,曾经,我是有多么希望亲手毁掉眼前的这个人啊。

    可是,当初的恨意有多浓重,现在我对于他的同情与愧疚便有多深。即使他的品行不端,但至少并没有做出什么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即使他的行事作风夸张肆意,但知道并没有对我,对我的族人家人生了什么恶行。

    而相比来说,会儿的功夫,便又暗自嘲讽诟病起了自己的想法天真。

    他现在可是一国之君,纵使身有长处也只会是万民之福,又哪里会怕遭他人的泄漏呢?

    原来,对于他,我一直是以着这种心境态度。呵,恨自己多过恨他,何其可笑的一件事?我方有了这个念头,下一秒瞬,便觉着脑中的头绪渐渐昏沉。天,我才方醒,是万万不情愿再次昏睡过去的啊。

    我凭着执念硬撑着眼皮,可最终还是渐渐地模糊了意识。最后一秒清醒的瞬间,我仿佛觉察到了自己的双手好似抓握到了我什么物件,而在那之后,一切的意识变已然与我失去了联系。

    萧生夏见着女子终于还是合上了双眸睡了过去,眼中的凌厉目光总算变得柔和了起来。现在她睡了,自己也总算可以不必带着假面做人了,想着方才自己对她的所言所行,其实真的是耗费了很大的决心。

    但哪又算的了什么呢,只要她能够活下去,那么自己再被多恨上几分也自是无碍。萧生夏心中想着,双手也轻轻地抚上了女子的面颊,他今日扇了她一巴掌,于他而言,又怎么会不心痛?

    相处了这么久的时日,感情也是在点滴中递增的,萧生夏想起曾经同着女子的欢笑吵闹,一时间竟觉着颇为怀念。可能那时候什么都没有揭晓,可能那时候的二人都还是带好了最为合适的假面。

    ”你睡吧,睡醒之后,还是要承受我时不时的刁难。但你要知道,我所做的这些,是能够使你活下去的支撑,只有你恨我,你才能活!“(83中文网 .83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