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私聊(一更)

林家女 +A -A

    “外祖母的身子不好吗?”林汐猛的问道,倒是让那老嬷嬷愣了一下。 中 Δ文』 网Ww┡W.Zw.COM

    “回表小姐的话,老夫人身子还好,只是有时候会糊涂。”那老嬷嬷显然也没想到,林汐会关心姜家的老夫人。

    “这位……”林汐停顿了一下,那老嬷嬷赶忙回话。

    “老奴姓李,表小姐称呼我为李嬷嬷就好。”

    “这位李嬷嬷,外祖母为何会糊涂呢?”林汐明知故问。

    “哎,老夫人都是太想念大姑奶奶才会如此,正是因为这样,老太爷不敢离开老夫人身边,每天都陪着。几位老爷也不敢在老夫人身边提起大姑奶奶和表小姐,不然老夫人便会病。”李嬷嬷这等于在和林汐解释,为何姜家不来人看望她。

    “那我的几位舅舅呢,为何这么多年也不曾登门?”林汐笑着问道,一点也不觉得这话有什么难为人的,敢做就要敢认,就要让人家问。

    “这个……。”李嬷嬷看了一眼蒋氏,好似有什么难言之隐的样子。

    “好了,小孩子家家的,问那么多做什么!”蒋氏的脸色有些不好,但是,小孩子家家的林汐却笑了,看来这其中有故事啊。

    “祖母,我累了,想要回去歇着了。”林汐毫不拖泥带水的站了起来,如此说道。

    “嗯,你也受到了惊吓,好好的歇息吧。”看着林汐,蒋氏真的相信了周毅轩的话,一点也不觉得周毅轩会骗人,觉得林汐不过是受到了一点惊吓而已。

    杨氏看了攥紧了拳头,本来还想问问今天到底出了什么事,没想到林汐跑的这么快,现在也不能再强留她,看来这林汐真的是变聪明了。一个大姑娘,就算不是被贼人劫持走了,不是和韩家的少爷一起失踪了,和周毅轩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也不好,总归要罚的!

    可惜,林汐没给她这个机会,转身就走,一点也不拖沓,而且还带走了李嬷嬷,老夫人蒋氏都拦不住。

    人家都说了,这么多年没见面想念外祖,想要问问外祖家的现状,你能拦着!蒋氏不能拦着,不然就是做贼心虚,不过,她还真的有点心虚就是了。于是,蒋氏只能将自己的心腹翡翠派过去,想着李嬷嬷和林汐总不好当着翡翠的面说什么私密的话。

    进了自己的地盘,林汐的状态明显就不一样了,让丫鬟们上了茶点,一屁股爬上了暖坑,鞋子甩掉,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看的那李嬷嬷一愣一愣的。

    “李嬷嬷请坐。”樱桃已经习惯了林汐这个样子,并未多说什么,不过脸色微红,觉得李嬷嬷年纪大了,被小姐这么刺激好似不大好。

    翡翠的脸色也有点红,看看林汐,再看看李嬷嬷,不敢说话,林家的小姐这样的粗鲁,被传回姜家,丢的还是他们林家的人。不过,林汐是主子,好坏都轮不到她来说。

    “李嬷嬷,舅舅们为何不愿意来林家?”林汐喝了一口茶水才问道,要多直接就有多直接。

    “回表小姐的话,老爷们不来实在是有缘由的。”李嬷嬷说完看了翡翠一眼,看的翡翠的眉头一皱。这是要自己回避的意思了,难道还真的要说什么不能见人的话吗?

    “李嬷嬷不用担心,翡翠姐姐是林家的人,怎么都不可能出卖林家,有什么话直接说就是了。如果是对祖母刺激太大的话,翡翠姐姐自己就会瞒下,不然祖母真晕过去了,这罪责是谁的可就不好说了。”林汐看着翡翠,笑眯眯的说道,翡翠身上的汗瞬间就下来了。什么叫做要刺激太大的话,什么叫做老夫人会晕过去。

    翡翠心中明白,老夫人来不是让她监听的,林家和姜家的恩怨轮不到她一个丫鬟来听。派自己来不过是要让李嬷嬷和表小姐不能说这些话,有她这个外人在,有许多话本就不好说。但是,她没想到,大小姐这么狠,直接要拉她下水啊。

    如果没听到,还能说是不知者不罪,如果听到了不说,那就等于欺瞒老夫人!可是,看看大小姐的样子,翡翠相信她肯定干的出当自己不在的事情来。

    “大小姐,您上次给老夫人带的栗子糕老夫人很喜欢吃,也不知道是屋里哪位妹妹做的。奴婢想求大小姐,让妹妹们教教我吧。”与其在这里进退两难的被留下把柄,不如主动避让出去,老夫人那边就说两人只说了些家常话就是了。

    林家和姜家的恩怨啊,她敢说给老夫人听,老夫人绝对敢厥过去给她看。算了,既然大小姐不将她打了,她自己给自己打了总行吧。她是为了老夫人考虑,真心的!

    “翡翠姐姐,那栗子糕是我做的,我来教你吧。”看到林汐一副要竭力挽留翡翠一起聊聊的表情,樱桃赶忙硬着头皮站了出来,小姐这是要搞事情啊,绝对的。

    翡翠出了一脑门子的汗,十分迅的跟着樱桃走了,临出门前,樱桃还将没眼色的小桃给带了出来。这货,不知道小姐需要和李嬷嬷私聊的空间吗?

    “表小姐果然长大了。”李嬷嬷满意的一笑,一张脸都温和了,没想到,表小姐心思这么深,看来以后姜家是不用担心了。

    “人可不就是要长大的嘛。”林汐看了李嬷嬷一眼,甚至还不如在蒋氏屋子中表现的热情,李嬷嬷便明白了林汐的心中还有气,还在气姜家多年的不问不理。

    “表小姐,姜家在金平城是有产业的,那南城的广进当铺,天香酒楼都是。家中派了最精明的管事的在此,就是我,也是常年都在那里的。我本是老夫人身边服侍的,自从大姑奶奶没了,老夫人糊涂了,老太爷就让人将我送了过来,就是为了随时打听表小姐和表少爷的情况。”李嬷嬷慈祥的说着,带着真诚。

    林汐喝了一口茶,并未说话,这些她还真的不知道。不过从见了李嬷嬷的第一眼她就感觉到不对劲,这京城离北地数千里,一行人日夜兼程的赶路也要七八天的时间。可是李嬷嬷一行人脸上没有一点的疲惫,林汐便觉得有些蹊跷了。原来真相竟然是这样。

    “舅舅们可曾到过金平城?”林汐问道。

    “去年来的是二老爷,怕是让外人知道了底细,在城南边买了一处院子,院子不大,邻居都以为是过路的商人。”李嬷嬷说着脸色寻常,没有一点要为几位老爷邀功的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