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姜家来人(五更)

林家女 +A -A

    林钧绝对想不到,在他面前一片深情的杨氏早就有了别的心思,而林汐肯定也没想到,手段狠辣的杨氏也是个慈母。只可惜,这杨氏的慈母心肠只对自己的孩子有效,别人的孩子,从不放在眼中。

    而杨氏也不可能知道,她认为冷血无情的周毅轩也在改变,此刻便为了林汐,在和自己的母亲,周家夫人佟氏对峙。说是对峙有些夸张,应该说是周夫人好不容易不是无理取闹了一次,却仍然被周毅轩给堵了回来。

    “轩儿啊,你怎么那么傻!这是多好的机会,只要让你父亲的人说出来,那林汐的名声就臭了,我们家退亲也是顺理成章的啊!以后不管是百姓还是御史,都说不出一个不字来!”佟氏不明白,这么好的机会,轩儿怎么就放弃了,还主动帮着林汐澄清。

    “母亲,退亲的事情就不要说了,我们是有理,但是也会被人骂无情无义。”周毅轩只觉得无奈,为他的生母总是这么的拎不清呢。

    “可是,那林汐失了清白,也不能怪我们啊。”佟氏的气势弱了一些,却还是在反驳。

    “母亲还请慎言,林家小姐不过是被韩家牵连了,哪里就失了清白。女子的声誉不能有所损害,母亲最好不要乱想!我们两家是不会退亲的,如果母亲不在乎我的声誉,不在乎周家的脸面,那么母亲想做什么,儿子也管不着了。”周毅轩的声音冷了下来,目光也冷冷的,看着佟氏心虚。

    “我想做什么,我能做什么!我才不会做那些肮脏的事情脏了自己的手!”佟氏心虚完了便有些气愤,自己的儿子,难道真的对那个林汐动了心思,现在就为了她不给自己好脸色看,以后进门了还能了得。

    “轩儿,你难道看上了那个林汐?”佟氏不敢相信的问道。

    “母亲,我一直觉得你和那些无知妇人是不一样的。母亲坐在里面吧,我下去透透风。”周毅轩说完,也不管佟氏难看的脸色,自己打开帘子跳了下去,随身服侍的小厮墨砚赶忙将他的马给牵来,周毅轩策马离去,心中有些波动。

    而佟氏给自己的儿子气的难受,却不好发作,又觉得自己说的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一颗心四下扯着难受,不让女儿陪着,歪倒在了车上生闷气。

    ……

    小半个时辰之后,林汐下了马车,要换上暖轿进二门,只见一个管事媳妇快步的朝着他们走来,而身后还跟着一个老嬷嬷。

    “见过老夫人,二夫人,姜家派人来了。”那管事的媳妇话说的极快,便见身后的那个老嬷嬷给蒋氏和杨氏行了礼,然后对着林汐和林源也恭敬的行礼问好。

    “问老夫人安,家中主子派我来看看表小姐和表少爷。”

    那婆子年岁不小了,头发却没怎么花白,一身青色的褙子,并不显眼,头上也只戴着一根银簪,比起林家的管事媳妇还不如的样子。可是,那气度沉稳,一看便是见过世面的,不曾落了姜家的面子。

    “哎呀,瞧我这记性,倒是将这个事情给忘了,劳烦亲家惦记着我这一双孙子孙女。那你就跟着一起进去吧。”

    蒋氏的态度还算不错,当年蒋氏和大儿媳妇姜氏虽然不算亲近,却也没红过脸,心中对姜家的人倒是没什么意见。而且,姜家每年的大年初一都会派这边的管事的来送节礼,除了给两个孩子的压岁钱和礼品,给他们林家也准备的齐全,让蒋氏真的挑不出一点不满意的地方来。

    如果硬要说的话,那只能说,姜家这八年都没派人过来看过孩子一眼,着实有些不当,不过,好似是因为当初姜家老夫人老年丧女,神志有些不清楚了,姜家人不敢刺激她,便不敢在她面前提姜氏没了的事情,总是有意无意的回避着这个话题。

    那婆子十分的稳重,答了一声是,便起身跟在了林汐和林源的轿子后面,一身的尊重,这让林汐倒是觉得有几分意思。以往因为外祖家里不来人,林汐对姜家是有几分怨恨的,从来不曾私下里见过姜家的人,现在林汐倒是对这姜家有些兴趣了。

    轿子都是往老夫人蒋氏的院子里去的,林钧也在,大年初一,军营中也没什么事情要忙,便跟着走了进来,进来前还看了那婆子一眼,婆子笑眯眯的,表情不曾有什么变化。

    “这一年亲家可还好?”换了衣服,老夫人歪在那罗汉床上问道。

    “劳烦老夫人惦记,老爷和老夫人的身子都不错。”婆子一边回话,一边看了林汐一眼,十分惊奇,今年表小姐竟然还坐在这里。每年的这个时候,表小姐早就离去了。

    “年纪大了,身子好便是福气。家中还是你们大奶奶操持吗?”老夫人又问了一句,这姜家的大奶奶她知道,在京城中的时候便是个有名气的,没想到最后嫁入了姜家,操持中馈。

    “是,大奶奶这次还让我给老夫人带了京城中老王家的烤鸭子,说是老夫人当年最喜欢吃的。”那婆子回话的时候不卑不亢,不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下人的样子,让人不由的就要高看两眼。

    “哎,难得你们大奶奶有心,回去替我谢谢她。还是你们老夫人有福气,不像我,白发人送黑发人,没能享我那儿媳妇的福。”

    老夫人蒋氏说的有些伤感,这是又想起了那早逝的大儿子。这也是为什么每年姜家来人老夫人都不甚热情的原因,一见到姜家人便想到姜柔然,自然而然的就想到林钖,蒋氏的心中怎么能好受。

    “老夫人的心情我们都懂,我家老夫人如今还糊涂着,何尝不是想念我家那早逝的大姑奶奶。”老嬷嬷说的有些伤感,这个时候杨氏就算白班机灵也不敢劝蒋氏的,只站在旁边一脸的哀思。

    林汐看了就想笑,想必杨氏见到姜家的人也不自在,估计会想到姜柔然吧,不知道这杨氏的心中可否害怕,可否心虚呢。

    林汐觉得十分的好奇,这婆子是姜家的人,为了在年初一给他们送上节礼,估计年都不曾在家中过。就为了他们两个,姜家劳心费力的,还要准备东西,还要派人过来,可见是惦记他们的。可是,为什么,却不亲自来看看呢?就算是姜家的老人不能来,那三个舅舅呢,为何也不来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