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压了两次(二更)

林家女 +A -A

    万字更,求月票,推荐票,(*^__^*)。

    孟小姐想到周艳艳给自己说的,周夫人并不满意林汐,一门心思的想要退亲,只要自己和周公子有什么牵扯,不就给了周家退亲的借口了吗?孟小姐并不知道,自己的消息滞后了,如今这个事情不是周夫人能说了算的,更别说是周艳艳了。

    孟小姐感觉胸口剧烈的跳动,喉咙中有些腥甜的感觉,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打算而激动,还是因为这山路不好走,她的体力有些透支。总之她整个人都带着冲劲,脸色通红的往上,一步步的接近自己的目标,接近她的未来。

    一步,两步,三步!还差三步!孟小姐便能扑倒在周毅轩的身上,让自己的未来过的更加的精彩!却感觉裙脚被人一踩,撕拉一声,孟小姐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接着身上一沉,被狠狠的压了一下。

    “啊!”孟小姐的惨叫声。

    “哎呦!”一个男子惨叫声。

    男子身子抬起来了一点,孟小姐赶忙翻了个身子,想要看清楚眼前的人。可是这一动,那人又被牵扯的摔了下来,孟小姐只觉得一个黑影罩下来,又被重重的一压,嘴巴上什么东西蠕动了一下!不要!这不可能!

    山上的众人,山下的众人都给这一幕惊呆了,只有林汐和韩玉辰一点也不受影响的往上飞奔。笑话,什么热闹能比的上一千两银子!林汐不知道,她差三步就被绿了,就差了三步!

    感觉到压着自己的人被扶了起来,孟小姐捂着脸哭,不敢起身,全身都觉得冰冷。她知道,她完了,被人这么当众压了,还嘴对嘴,说不清楚了。

    感觉脚脖子一冷,再去看,自己的裙子被人撕下了一块,而上好的杭绸被撕破了,还在地上躺着,就好似她一样凄惨,让人不忍直视。虽然冬天穿的厚重,什么也看不到,可是众人就是能想到很多,就好似看到了那雪白的小腿和美丽的脚踝。

    一件男子的披风挡在了孟小姐的裙子上,遮住了众人的窥视,孟小姐抬头去看,看到了一个书生样的男子。这个人她知道!是秦家的人,父亲的一个门生,父亲官居六品!

    “啊!”想到刚才发生了什么,孟小姐只觉得人生都灰暗了,她本是要摔倒在周毅轩的身上,却不想被别人摔在了自己的身上,还弄破了衣服,虽然是穿的厚,可是,刚才那一亲,也等于失了清白!

    “呜呜呜……”孟小姐捂着脸哭了起来,周边的人也已经完全是呆愣的状态了,什么情况,这个,该怎么办?而地下那群名副其实来看热闹,想着顺便给自己的孩子相个人的夫人们,被相的小姐们,公子们也愣了。特么的,还真的能看成热闹啊!

    众人以为孟小姐是因为羞愧才哭,只有她自己知道,是因为害怕,难道她要嫁给父亲的门下,一个父亲才六品小官的男子?不,她不甘心啊!

    “孟小姐,你别怕,我会负责的,明天,我就让母亲上门提亲。”男子一张脸羞了个通红,但是,眼神却十分明亮的盯着孟小姐看,一点也没有害怕或者悔恨的样子。这样的结果,他求之不得,他没想到今天真是太顺利了。

    男子此话出口,周边的人就感觉怪怪的,再去听,孟小姐哭的声音更大了!哎,大家虽然都是男人,也明白人家这意思是不愿意了。可是,不愿意又能怎么样呢,当众给人压在身下了,裙子都撕破了,嘴巴也亲了,这想想都觉得膈应,还能娶回家吗?

    那秦恒更是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想要去哄哄,却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但是,也不能不管啊,就蹲下了身子,想要将人给扶起来。大哥,男女授受不亲啊,你压人家亲人家一下还不够,还要上手怎么的?

    周边的几个公子便撇撇嘴,暗道自己倒霉,打扰了抢头香不说,还碰上了这样的糟心事。更有那消息灵通,知道秦恒和孟大人之间的关系便更是不屑,这秦恒分明是在孟家经常出入,想必早就见过孟小姐了吧。恐怕这一跤摔的也不简单,那么宽的路,非得跟人家屁股后面走,还绊倒了,给人压得那么结实,这就是算计了。

    恐怕这秦恒是早就对孟小姐有意思,如今看到机会,直接就动手了!这下孟家不想自己的女儿受委屈,就只能将人嫁给他了!或许,两人私下早就有来往,只等今天一个机会也说不定呢?

    所以说,人们总是喜欢把八卦当成案件来分析,一件别有用心的强扭瓜事件,愣是演绎成了两人私相授受,不清不白的一个结局。

    “滚开!”一声怒吼,来自从山脚下跑上来的一位夫人。来人发髻有些凌乱,气喘吁吁,此人正是孟小姐的母亲。

    孟夫人一看自己女儿身上的男子披风,更是恨不得撕了这个秦恒,心中难受极了。一把将那披风扔下,一面将孟小姐扶起来,只见孟小姐已经哭花了脸。

    “母亲,母亲!”孟小姐心中的愁苦,只有孟夫人知道,本来是兴致满满的要去算计人家,结果被人黄雀在后了,她怎么能不怨恨,不委屈。

    “没事的,此事母亲给你做主!”本来孟小姐敢如此行事,也是获得了孟夫人的默许的,这孟夫人是个泼辣货,女儿愿意为了好的前程拼一拼,她自然不会阻拦。只要事成,以孟夫人的个性,周家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

    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眼皮子底下有头白眼狼,愣是让人家捷足先登。看看秦恒那不敢说话的样子,孟夫人就更来气,如果真的如表现的这么懦弱,又怎么敢算计她的女儿!

    “哎呦,孟夫人,您可别气坏了身子,这个事情是我们恒儿不好,您放心,明天我就带媒人上门。”那秦夫人姗姗来迟,总归是自己的儿子占便宜,一点不看着急,甚至笑眯眯的样子,分明是不将孟小姐看在眼中的。

    “不要脸的东西,脏心烂肺的算计我们,也不照照你儿子那德行,能不能配的上我的女儿!这个事情咱们没完!”孟夫人转头就骂,一点也不避讳,孟家夫人强势,谁都知道,因此几个公子哥赶忙往后退了两步,可不敢招惹。他们也是在场的,万一给赖上了,想想都觉得头疼。

    众人在山脚下看着,听不到声音,只觉得两方在对峙。那孟家的小姐是个好的,可是她那母亲就不是了,也正因为如此,孟小姐的婚事才一直搁置了下来。想要娶她就等于要面对孟夫人,有这个勇气的人真的不多。

    “呵呵,我儿子肯负责是给你们孟家面子,怎么,不愿意啊!那就让你自己女儿一辈子当老姑娘吧!”秦夫人的底气足着呢,你能怎么样,又不是犯法了,还能将她儿子关起来不成。

    “你放心,我女儿我就是养一辈子也不能嫁到你们家!”孟夫人泼辣,却不蠢,这个秦恒一看就是个心思阴险的,将女儿嫁过去?她就真的养一辈子,也不能让女儿吃这个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