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上香

林家女 +A -A

  热热闹闹的一个年总算是过去了,虽然林汐不知道对这个年林家的其他人过的满意不满意,反正她是满意的。吃的饱,穿的暖,还高歌一曲,抒发了一下心中的情感。大年初一,精神饱满的林汐带着林源去给蒋氏拜年。

  拜年,初一的拜年很重要,当然,更加重要的是有红包拿,哈哈,大红包!而这才是激励林汐早早起床的最大动力。

  “樱桃,这有些太早了吧,你看看,天还没亮呢!”林汐望着有些发黑的天空不解的问道。

  “小姐肯定是忘记了,今天是要去抢头柱香的啊!”孙嬷嬷在边上给林汐整理了下衣服,看看林汐的手炉,心中安定,应该冻不着。那寺庙虽然不远,但是,今天的路会格外的不好走,如此便是到了天色也该亮了。

  “抢头柱香?”林汐不解的问道。

  “大年初一,我们这里的百姓都要去那城外的普照寺上香的。”孙嬷嬷看着林汐,知道她忘了很多的事情,赶忙给补充了一句。

  “我们也要去?女眷不是怕抛头露面的吗?不是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吗?”林汐不解的问道,她倒是不怕冷,修炼之后她的身体素质不是好了一点半点。

  “北地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何况是大年初一,大家也都想去上香,就是不能抢到头柱香,那也能抢个后面的啊。”孙嬷嬷也带了香火,她想为小姐求求。

  “那个啥,我觉得吧,整个将军府没个主子不合适,要不然我留下看家得了。”想到那人山人海,你的肩膀撞到我的胳膊肘子,你的脚尖勾引了我的鞋后跟的样子,林汐就头皮发麻。对了,有个词专门形容这个情况的,叫做摩肩擦踵。

  “老夫人的命令,大家都得去,而且,我们带着护院,不会被人冲撞的!我们出发的早,到了山上,底下的普通百姓才到呢。”孙嬷嬷笑着说道。

  林汐无语了,这意思就是,我们有钱又有权,不要害怕吗?特权意识要不得啊,有本事你也和普通百姓同一起跑线,看谁能比谁爬的高啊!

  “这么多的人,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可就不好了。”林汐语重心长的说道。

  “小姐放心,军队也会出动,就为了维护秩序的,那些找麻烦的,争抢的,还有碰撞别人闹纠纷的,都会被带走。”孙嬷嬷接着说道。

  林汐:“……”真的假的,想的这么周到?!

  等林汐到达的时候,便见一屋子的人,林家的男女老少好似都已经到了,就等他们一样。而这个时候,那一向喜欢找事的林沁竟然也没说话,显然才起床,没什么精神挑起战火。

  “好了,大小姐来了,我们终于可以出发了。”杨氏笑着说道,一副慈祥的样子,而林汐根本就懒得看她,虚伪,不累吗?

  “走吧!”蒋氏脸色有些差劲,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不过,越是年纪大,越是要求一个安心,上香,蒋氏从不间断。

  林汐不管众人什么看法,只带着林源上了后面的马车,而林源的手中还抱着黑胖子。

  “小姐,您再睡一会吧,到了地方奶娘叫你。”孙嬷嬷温柔的说道,林汐却摇了摇头,她不困,如果真的困了,她早就说了,不必孙嬷嬷提醒的。

  “没事,我不困,只想看看这沿途的风光。”难道的坐马车光明正大的出来,看看街道两边打开的大门,从里面走出来的人或者骑马,或者坐车,都往城外走,林汐便知道,这一定是去上香的人群了。

  “看看,大家都是这个时辰就出门的,到了那里,正好就是上香的时辰。”孙嬷嬷笑着说道,从车窗的缝隙中能看到外面的动静。

  “小姐,您冷吗?”孙嬷嬷忍不住的问道。

  “不冷。”林汐说的是实话,但是,大家相信不相信她就不知道了。

  马车行驶的很慢,因为路上的人慢慢的多了起来,林汐往外看,能见到各府的马车上面的灯笼将这整条道路都给照亮了。而顺着这些灯光正好能看到那路边的大树,好似是伸出来的枯瘦的手,让人觉得心中一惊。

  小丫鬟们赶忙收回了视线,只有林汐一直看着,觉得非常的有意思,乡野田间的既视感啊,无污染的空气啊,就是有点冷。看看车子里睡着了的林源,林汐将头缩回来,还是为弟弟着想,别风吹进来冻着了孩子。

  不到半个时辰,林汐便觉得马车停了下来,打开帘子看了看,前面的路已经被堵死,此刻天色已经不那么的暗了,能看到远处的小山和山上的寺庙,灯火通明,两边的山路上都是拿着火把的士兵。

  “小姐,咱们得下车了,这到了前面还要往上爬,爬的最快的就能上今年的头柱香了。”孙嬷嬷颇有几分振奋的说道。

  “前面那么多的人,这头柱香,我们能抢到吗?”林汐十分的怀疑。

  “小姐,这些人来的早也不一定就有用的。”孙嬷嬷笑着说道。

  “为什么?”林汐不明白了,既然来的早没用,那干嘛还来这么早啊?看热闹啊!

  林汐跟着众人往前走,便见前面男女老少的有一百来人,不过都有一个特色,那就是身上穿的都不差,丫鬟婆子们陪着,一看便是非富即贵!也难得,这群人那么早起床还这么精神饱满,想来是因为富贵人家有马车,车上还能休息还能睡着,丫鬟婆子伺候着,到地方正好睡醒。而普通人家可不是不会起这么早,自己走来,那多受罪。林汐打了个哈欠,如此想着。

  “林家老夫人来了。”一个面色红润,脸盘圆润的媳妇走了过来给蒋氏行了个礼,至于这夫人是谁,林汐不知道,也不搭理,便只站在蒋氏的身后。

  “是啊,你婆婆今年身子可好些了?”蒋氏十分亲切的和众人打招呼,然后问了问人家的婆婆。

  “婆婆身子不好,多谢老夫人还惦记着。我家婆婆卧床多年,我们也请了大江南北的名医,说是只能养着。虽然没什么起色,到底也没严重了。”那媳妇会说话做事,两句话便将自己的不容易和孝顺讲了出来。

  “你婆婆是个有福气的,能有你们这么好的儿子和媳妇。”蒋氏笑着夸赞。

  “这不是,老爷和我来这看看,今年要将香插的高高的,保佑婆婆早点好起来。”那年轻的媳妇显然是个会来事的,分明是来看热闹的,愣是让人家找到了一个完美的借口。

  “好,你婆婆知道了,心中定然感到安慰。”蒋氏拍了拍那媳妇的手,便往前面而去。一路上和众人不时的说两句话,却没有停下脚步。

  林汐就纳闷了,这么明显的插队,大家都傻子吗,没看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