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不同

林家女 +A -A

  佟氏被不情不愿的周艳艳给搀扶走了,而周知府则坐了下来,小厮墨砚很有眼色的跑出去去泡茶,知道这父子二人是要闲聊了,他一个小厮在,不合适。

  “你母亲就是那个性子,你多担待些吧。”周知府第一句话说的不是林家怎样,而是为自己的妻子给儿子道歉。

  “母亲的性子霸道,父亲也没少吃苦,不过母亲今日的性格也是父亲放纵出来的,妻贤夫少祸,儿子不该这么说,却也担心父亲为后院事情所累。”周毅轩平日里不会说这些,怎么都得顾忌父母的颜面,可是,今日佟氏的做法真的让他失望。

  “咳咳……你母亲对我帮助良多,这些恩情不能忘记。后院事情我有分寸的,你母亲如果太过了,我会约束的。”周知府在外面是个笑面虎,到了家中也是如此,笑眯眯的好似没脾气,只有在儿子周毅轩面前才会展露真正的样子,眉头微微的紧锁,带着几分威严。

  “艳艳的亲事定了,成亲的日子是不是也要定下来才好。”周毅轩喝着茶,淡淡的说道。

  “你母亲的意思是等过两年,周家的地位提一提,成亲也热闹些。”周知府如此回答。

  “既然订了亲,便还是早些成亲吧,热闹不热闹的是给外人看的,自己的日子还得自己过。”

  周艳艳定下的亲事很稳妥,正是周知府手下一个官员的嫡次子。不是家中的老大,便不需要管理家中事物,小儿子受母亲疼爱,周艳艳也能被婆婆高看几分。加上上面有周知府压着,婆家也不敢给脸色看。

  “那孩子倒是个好的,据说今年要考举人,能过就好了,艳艳也不会那么排斥了。”

  周知府无奈的笑笑,这门亲事是自己亲自寻的,没想到女儿和妻子都不愿意,觉得门第太低了。呵呵,门第高了,她们也得有那个本事站稳脚啊。可怜他这个当爹的,还得为女儿的亲事操心。

  “父亲好眼光。那就等举人考下来就成亲吧,也算是双喜临门。”周毅轩无所谓,人品是第一位,学问不过是手段而已。

  “好,我回去和你母亲说,女儿大了不能留。”周知府明白这是周毅轩的底线了,便不再纠结。

  “林家的婚事,你怎么想?”周知府问道。

  “尽早成婚吧,夜长梦多。”周毅轩想想今天林汐的表现,就忍不住的想笑。

  “也好,韩家那边随便他们折腾去吧,折腾大了,对他们自己也不好。”周知府可不想做背信弃义的人,那么,谁忍不住谁说话就是了。

  周毅轩点点头,此事如此处理便好。周知府看着儿子笑了,看来儿子是很满意林家的亲事啊,如果不是满意,他这儿子有的是办法退亲。可别说什么声誉受损的话,他周毅轩会没办法处理?呵呵,没准还能赚个美名呢。不过是不想退亲罢了,连韩家都得罪了,看来是很满意的。

  ……

  同一时间,韩家的老夫人董氏正在跑,满屋子的追着韩玉辰跑,手中的拐杖耍的虎虎生风,丫鬟婆子早就给打发了出去,没人看到这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

  “你个兔崽子,你跑什么跑!”老夫人一边追一边骂,气都不带喘的,十分流畅。

  韩玉辰一张冷脸仍然面无表情,不过动作一点也不慢。他要是有个一般的祖母,和人家老太太一样,一生气扔个杯子摔个瓶子什么的,他保证不躲,费事。万一气性大的,厥过去,他还得被骂,不划算!

  可是,不是他不想当孝顺孙子,而是他祖母实在是厉害,那拐杖里面可藏着玄机,让它打一下,半个身子都得废了,没个几天好不了!吃过亏的韩玉辰可不傻,不跑等着挨打啊。

  “老夫人,您歇歇,年纪大了,跑几圈意思意思就行了。”身边服侍的老嬷嬷劝道,董氏这才反应过来,是啊,累着自己不划算。

  “好了,给我消停点,别跑了,碰坏了我的东西,你也赔不起。”董氏生气的看着孙子,觉得自己都是白操心了。

  “您不追,我干嘛跑。”韩玉辰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你!你还有理了你!”董氏一个杯子扔过去,韩玉辰赶忙接住,毕恭毕敬的给放到了桌子上,怕一会老太太再心疼。

  “你说说你,我让你给人家送礼,不是打架去的,你给人家门房和护院都打了,你傻啊!这是结亲呢,还是结仇呢!你说说,你直接往里走,他们护院还敢打你啊,怎么不长脑子!”董氏一想到在林家发生的事情,就觉得头疼。

  “我不娶!”韩玉辰只强调这一句,剩下什么话也不说,娶个女人做什么,折磨自己吗?

  “你不娶!人家还不想嫁呢!你觉得你自己还是什么香饽饽,人家上赶着嫁给你!你自己数数,京城里有没有敢嫁给你的人!”董氏气狠了,指着韩玉辰的鼻子问道。

  “没有更好!”韩玉辰无所谓的说道,一脸的寒霜。

  “哎,可怜我这么大的岁数,还要给你操心,就怕哪天突然走了,你的亲事还没个下落,一辈子就一个人,我怎么能受得了。”董氏用手绢往脸上一捂,声音沉痛。

  “祖母,这招用太多了,您能换一个吗?”韩玉辰一开口,董氏脸上的帕子就拿了下来,狠狠的摔在韩玉辰的脚下,脸上哪里有一点泪水。

  “我告诉你娶也得娶,不娶我就让人代替你娶回来,小兔崽子,我还管不了你了!滚!给我滚!”董氏没好气的说道,这会一点也不想看到韩玉辰,心口堵得慌。韩玉辰利索的起身,大步走了出去,气的董氏更加难受了。

  “老夫人,您何必生气,孙少爷的性子您还不知道吗?”老嬷嬷笑眯眯的劝慰董氏。

  “哎,就是知道我才难受啊,当年他……哎,不说了,怪我,都怪我啊!”董氏这会眼睛中真的有了泪水,让人看了心酸。

  “您别想那么多,我看这林家的大姑娘是个好的,心宽,心善,而且还敢看着咱们孙少爷,可见真真是缘分天注定啊!”老嬷嬷笑的很开心,让董氏也瞬间转移了注意力,真的是个合适的?

  “你说,快给我说说,那孩子怎么样?哎呀,早知道,我就该去亲自看看的!”这话说的没有假,为了自己的孙子,董氏真的敢亲自去看。

  “我都告诉您,您可别去了,再吓到人家。”老嬷嬷一本正经的说道,然后将自己到了林家的所见所闻,全部讲给了董氏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