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劝阻(四更)

林家女 +A -A

  年三十,周家热闹非凡,周毅轩却在自己的院子中,手持书卷,一杯热茶,不曾关注窗外的喧闹,好似那些都与他无关。

  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周毅轩随身服侍的小厮墨砚却觉得不大对劲,他们公子有心事!这个小厮跟着周毅轩已经十几年了,自然明白什么时候他家公子是真的在看书,而什么时候就是拿着书本在发呆。

  实际上,在墨砚的心中,周毅轩不是个凡人,他家公子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能保持平静,甚至是神游天外,那眼神也紧紧的盯着书本,还不停的转动。不过,有个问题他家公子不知道,那眼神是动了,可是书没翻页。

  他家公子看书不快,可是,也不会这么慢,半个时辰了,一页都没翻过去,要不是他对公子太了解,一般人还以为公子正在思考什么高深的问题呢。

  所以,墨砚自认为,这个世界上最理解公子的人就是他,就是公子的爹娘也得往后排排。上午公子去了韩家,这回来便这幅样子,想来是在韩家出了什么事情啊。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家公子也觉得为难呢?

  “毅轩!毅轩!”房门外传来了焦急的喊声,墨砚看到周毅轩轻轻的放下了书,眉头一皱,便知道这事情肯定不小,让他对夫人都没了耐性。

  当佟氏进门的时候,就看到自己风朗俊秀的儿子在看着她淡淡的笑,一副的云淡风轻。佟氏的脸色就变得更加的难看,心口堵着疼,这样好的儿子,竟然让林家给坑了,弄不好还要成为整个北地的笑柄,凭什么啊!

  “毅轩,走,和我去见你的父亲,过了年我们就上门,我们去退亲!”可不能让林家先来退亲,要不然周家的脸面就更加难保了!

  “母亲要和父亲说什么,退亲的话怎么好轻易的说出口呢。”周毅轩忍着皱眉毛的冲动,淡淡的和自己的母亲说道,小厮墨砚却知道,他家公子动怒了。

  “那林家好手段!孙女死皮赖脸的贴上来坏了你的名声,老的也不是个好东西,自家的孙女定过亲的事情竟然也敢隐瞒!这是要坑我们周家啊!娶过门已经够憋屈的了,以后还要听人家说你是抢亲的,捡了人家不要的!我这心……我恨不得掐死那林汐!”佟氏为自己的儿子心疼,咬牙切齿的要找林家算账。

  “母亲,不用如此动怒,何必呢,气坏了身子。”周毅轩淡淡的说道,看了一眼门外站着的周艳艳,眉头一皱。

  “哥哥,你可不能吃下这个亏,那个林汐不能娶!”周艳艳看到周毅轩看她,马上跑了进来,本来顾忌哥哥的脸面,不敢进屋子,周毅轩一个眼神,她到底还是没忍住。

  “胡闹,我的亲事你做妹妹的怎么好来指手画脚。”周毅轩看着这个不知道轻重的妹妹,顿时觉得头疼。都定了亲的人,还是如此的不稳重,只知道用些小心思,将事情给弄的更复杂,如此女子娶回家,也是个累赘。如果娘家兴盛还能帮上几分,如果娘家失势,未来如何很难说。

  周艳艳给周毅轩一句话说的红了眼眶,她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她的哥哥。她才不要那样的一个嫂子,只会舞刀弄枪,蛮不讲理,难道以后她回娘家,还要受那个蠢货的嫌气吗?周艳艳一边看不上林汐,一边又担心林汐真的在周家站稳脚跟,她一个姑奶奶的日子会难过。

  “我不能管,父亲总是能管,我去找父亲。”周艳艳下定了决心将事情闹大,一转头跑了,而没看到周毅轩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家族的兴旺不许人破坏。

  “毅轩,你听娘的,我不会害你的,这林汐真的不能娶!”佟氏哭了,她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看起来很好说话,实际上他决定了的事情谁也不能改变。

  “母亲,亲事已经定下,我没断然没有退亲的道理,北地的百姓对林家和韩家十分拥护,我们主动退亲,就算是情有可原,人心向背却不是那么好衡量的。到时候人们只会说是我周家背信弃义,而韩家则是不计前嫌的娶了林家女。”

  佟氏给周毅轩说的一愣,会这样的吗?真的会吗?自己的夫君在这里做知府已经好几年了,难道还抵不上林家的声望?

  “再说,我贸然退亲,这事情往小了说是私事,往大了说便是品德,未来儿子进入官场,成为翰林,品德遭人构陷,此事便是突破口。”周毅轩接着说道,便见佟氏的身子有些颤抖。

  “不,不会的!林家理亏,一定不敢这么做的!”佟氏一边强调,一边看着周毅轩,周毅轩却只觉得疲惫。

  “母亲,事情我已经说清楚了,当初和林家定亲我们没什么选择,现在退不退亲,选择仍然不在我们。”周毅轩觉得和佟氏说话太费劲了。

  佟氏被周毅轩的两个理由给震惊了,心中悔恨的不行,当初怎么就让儿子单独出门了呢!那林汐就像是狗皮膏药,沾上就没个好,撕也撕不下来!

  “那怎么办?就等着吗?!”佟氏情绪有些激动。

  “等着,总归会有个结果。”周毅轩仍然笑眯眯的,眼神中却没有一点的笑意。

  “还有,母亲如果真的想帮我,便对林家好些,对林汐好些,母亲如此将不满摆上台面,谁肯相信,我们和林家退亲是逼不得已的?”周毅轩仍然温文尔雅,说话的声调也不高,却让人听了一个激灵。

  “我,我就是不服气。”精明强悍的佟氏遇到自己的儿子,什么气势都没有了,对外人她能狠心,能强势,对自己的儿子,不能伤了感情。

  “母亲明白就好,过去的就算了,以后还请为儿子考虑,不要听别人的挑唆。儿子以后要走仕途,品行不容有损,妻子也不能受委屈。”周毅轩再次表明了态度,而这个时候站在门外的周知府看了儿子一眼,点了点头。

  自己的孩子自己清楚,周知府明白儿子比他强悍,心中也舒服了,周家未来的期望都在儿子身上。

  “好了,你看看你,听风就是雨,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也值得你找孩子哭。听毅轩的吧。艳儿,还不扶你母亲回去。”周知府别的做不到,帮着儿子料理清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是可以的。

  今天的四更,都在这里,顺便求个票票。(*^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