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周公子来了

林家女 +A -A

  “不劳烦大妹妹和弟弟费心了,我确实是好了。”林�的脸色微微发红,再说下去,估计他都没脸见人了。

  “那就好,大哥哥可是二房的嫡长子,肩负着传宗接代,为二房开枝散叶的重任,可要爱惜身子啊。”林汐意味深长的说道,眼神带着精光看着林�,看的林�一哆嗦。

  众人:“……”这是一个姑娘家该说的话吗?他娘也不好这么直接说吧。

  只见林�的脸红了,林钧也不喝茶了,一屋子的女眷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林汐,觉得这个世界真的要疯狂了。一个大姑娘,这么说完了,还好似什么事情也没有的样子。林沁愤怒的看着林汐,一脸的通红,却什么话也说不出。

  “怎么,我说错了?浩哥可还小,祖母要想抱上重孙,可不就指望大哥哥了吗?难道说,这次生病,毁了大哥哥的身子……哎呀,我不知道,我不是有心的。”林汐捂着嘴巴,一脸震惊的说道。

  众人:“……”你不知道什么!关键是,你到底知道了什么啊!

  “没事,我听人家说,身子不好可以慢慢的调理,实在不行还能过继子嗣,大哥哥,你也别太伤心了。”林汐一脸忧愁的安慰道。

  众人:“……”你这都听谁说的啊。

  “林汐,你敢咒我儿子!”杨氏震惊过后才反应了过来,指着林汐说道。

  “二婶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哪一句话咒到大哥哥了?不过是关心他的身子。我的意思是,这男子生病也不能小看,不能仗着自己年轻就胡来,万一落下病根,后悔都来不及。我是关心,是好意,二婶怎么就能想反了呢?还是说,大哥哥实际没有什么病,我这么说,二婶才觉得我是在咒他。”林汐一脸严肃的看着杨氏,看的杨氏淡淡的心虚。可不就是没病吗?

  “怎么可能……没病,谁还没病装病!这样的话,大小姐还是不要说了!”杨氏的脸色还不好看,可是,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的愤恨了。

  “好了,大过年的一家人难得的团聚,不要吵闹了。”蒋氏的眉头越皱越紧,因为她看到林�通红的脸,杨氏那心虚的样子,就忍不住的怀疑,难道当初大孙子真的没事?那为什么要装病呢?

  人不能怀疑,一旦怀疑那这疑心便开始滋长,怕是要生出事端来的。看了一眼林�,再看一眼杨氏,蒋氏觉得头疼,好好的孙子,难道真的让杨氏给带坏了吗?

  对林汐,蒋氏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觉得对不起林汐,一方面又不能答应文轩侯府的亲事,如此,蒋氏心中矛盾和愧疚一直在拉扯,让她觉得胸口堵得难受。

  “老夫人,周家的人送来了年礼!”正在这个时候,张嬷嬷脚步轻快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如此说道。

  北地风俗,定亲之后,年节时候男方都要给女方送节礼,以此表示对女方的看重。本来前几天周家就该上门的,但是,没想到,居然拖到了年三十,周家才派人送东西来了,这分明就是拖到最后不能再拖延了的意思啊。想到这些,蒋氏的脸色又难看了一些,不过杨氏仍然笑眯眯的,看不出神色的变化。

  “那还不快点请进来。”杨氏笑着说道,看了一眼林汐,却见林汐的神色平静,好似这事情根本就和她没有关系一样。

  杨氏哪里知道,林汐早就换了人,哪里知道北地有什么风俗,不过觉得有人来送礼是好事情,总比拿东西出去强。至于送的什么的东西,谁来的,对她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看了一眼林汐,再看了一眼神色各异的众人,蒋氏只觉得脑瓜子疼,这群儿孙就不能让自己省省心吗?没人注意到,一直不高兴的林沁神色猛的一变,带着点兴奋的往外看去。

  “带小姐们去屏风后面。”蒋氏一句话,翡翠点了点头,赶忙带着林汐和林沁以及林湘往屏风后走。

  林汐倒是无所谓,到了哪里不是呆着,走前还抓了一块糕点,最近跑药浴,饿的快。而林湘仍然是面无表情的跟着,不紧不慢,好似对这里发生的事情一点也不关心,和她没有一点的关系。只有林沁,走的磨磨蹭蹭,一副不愿意离开的样子。林汐就奇怪了,这有什么好看的吗?

  果然,三个人才进入屏风后,便听到了脚步声,看样子人还不少。林汐慢慢的吃着她的糕点,眼神从屏风后往外面看,以她现在的修为高,这屏风的那点缝隙,足够她看的清清楚楚的了。

  只见一群妇人抬着两抬东西走了进来,打头的妇人穿了一身宝蓝色的褙子,头上戴着金钗,手上是银镯子,给蒋氏行了礼,又给在场的众人行了礼,派头十足。

  “给老夫人,二夫人、二老爷和公子见礼,代我家夫人问老夫人安。”那婆子一看就是管事的,精明利落的样子和身后呆愣的抬东西的婆子不一样。

  “怎么是你来了,你家少爷人呢?”蒋氏冷声问道。

  “回老夫人的话,今天是年三十,少爷在家里陪着老爷夫人和一堆的亲戚,实在走不开,便让奴婢将年礼送来了。”那婆子说这话的时候,一点也不心虚,甚至没有一点的不好意思。蒋氏看了气的心口疼,杨氏则幸灾乐祸的笑了,而林钧的面色也不好看,果然,内招妇人只知道耍弄这些小手段。

  “既然知道今日走不开,便该早些送来,如此岂不是让人看轻了我林家的孙女!”蒋氏忍不住的说道,这不仅是给林汐没脸,也是给林家没脸。

  林汐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为何蒋氏让她们躲起来,为何林沁一脸的可惜,原来是在这里呢。呵呵,这可真是有意思,看来这佟氏是对这门亲事十分的不满啊。

  “老夫人息怒,实在是走不开,不然公子一定会亲自前来。”那婆子一脸的赔笑,意思很明显,打骂随便你们,人就是没来。

  然而,正在这个时候,只见张嬷嬷去而复返,脸色有些奇异,好似在笑,但是,笑的不太自然。看着张嬷嬷进来,众人也不解。

  “老夫人,门外周公子来了。”张嬷嬷轻声说道。

  “周公子?哪一个?”蒋氏一时半会的还没反应过来,那送礼的婆子也是一愣,不可能是自家的公子吧,不可能吧!

  “老夫人,自然是大小姐未来的夫君,未来的大姑爷周家公子了。”张嬷嬷不得不这么说,不然一会老夫人丢了面子,到底是她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