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过年

林家女 +A -A

  黑胖子看着林汐做贼一样,鄙视的撇了撇嘴,再看看仙府中的几十口大箱子,更加的无语。姑娘,咱们这是仙府,高大上的仙府,堆着这么多的金银财宝,太俗气了好不好!

  “小主人,您这样,让以后的仙府继承者怎么看您啊!”黑胖子苦口婆心的劝解道。

  “富婆呗。”林汐对此不以为意,矫情,黑胖子有本事风餐露宿……啊呸,是不吃不喝,她自己还要吃饭的好不好,好吃的哪个不要钱啊!林汐忍不住的在自己的心中鄙视了一下黑胖子。

  “可是,金银都是身外之物,只要您好好的修炼,这些世俗的东西就如同粪土。”黑胖子高声的劝告。

  “这么高档的粪土,有本事你给我找点来啊。”林汐两个大大的白眼免费送给了黑胖子,自己一转身进了屋子,准备每日一泡,折磨人的泡澡啊。林家先祖没事就不能琢磨点正经的事情吗?咱要修炼就好好修炼,吸收灵气,吃吃丹药的不好吗?干嘛搞这个邪门歪道,泡澡,弄的她跟着受罪。

  “源哥的毒,什么时候能解!”林汐忍着疼痛咬牙问道。

  “凝气五层,你成为凝气五层,便能用灵力将他体内的毒素给逼迫出来。”黑胖子十分肯定的说道。

  “多久时间!”林汐又看了它一眼问道。

  “三个月,三个月足够了。”黑胖子看着林汐没有起身的意思,淡淡的笑了,果然,只有林源能牵动林汐的神经。

  “好,我忍了!”三个月为了源哥,她也可以忍耐。而且,杨家,呵呵,前世今生,欠下了账总要还的!

  ……

  不提珍珠的事情让二老爷林钧没脸再和蒋氏说林汐的嫁妆,也不说大少爷林�在听说珍珠的事情后,心中对父亲的不满,杨氏却是真的气狠了,直接躺在床上,找了郎中来看,说是郁结于心,要好好的放松心情才好。杨氏躺下了,张嬷嬷便去查,总算查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杨氏才发现,原来这个事情还和林汐有关系。

  “夫人,您别生气了,气坏了自己的身子不值当的。”张嬷嬷在身边劝解杨氏,也只有她敢这么和杨氏说话了,毕竟几十年的陪伴和帮助,张嬷嬷显然就是杨氏的半个母亲。

  “嬷嬷,我不生气,我是难受,为了一个丫鬟,多年的夫妻不给我留一分的脸面,如果不是我不肯妥协,这珍珠就成了姨娘了。”杨氏冷着脸说道。

  “男人都是这样的,不过是贪图新鲜,不会长久的。”张嬷嬷接着劝解。

  “长久不长久的我不在意,男人,我早就看透了,我现在做的这些不是为了别的人,是为了我那一双儿女。”杨氏不屑的撇撇嘴,林钧真的以为自己多在乎他呢,不过是生气他竟然在自己的屋子,太打人脸面了。这一次不闹,就还会有下一次,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夫人何必说气话,这么多年的夫妻,置气过了就算了。”张嬷嬷的眼皮子跳了跳,才如此说道,隔墙有耳啊。

  “我知道,我就是气的狠了,才这么说。我嫁进了林家,不靠老爷靠谁去。”杨氏虽然这么说,可是,神色平静,无悲无喜。

  “夫人能想的明白就行!”张嬷嬷笑着说道,说起来今天的事情倒是她小瞧了那大小姐,自己将人给带走了,她还能想到办法,还出了这样的事情,夫人不怪罪,已经是运气了。

  “珍珠那里你盯着点,别让她闲着,再有什么不好的话传到老夫人那里。咱们的事情,她多少也知道一些。还有,老爷书房的那两个,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让她们自己争斗去吧。”想想文轩侯府的事情,杨氏没精力去现在对付珍珠,暂且让她轻松两天,过了这个风头再说。

  “是,夫人您放心吧,我不会让她闲着的。”张嬷嬷最擅长调理人,一个珍珠,自然不在话下。

  “嗯。”杨氏慢慢的闭上眼睛,心中已经有了算计,林汐觉得嫁妆挪过去便是她的了,简直是想的太简单了。如果她死了,这嫁妆自然就出不了林家,而周家和文轩侯府的烦恼也就没有了。

  蒙氏,看不上她的女儿!哼!文轩侯府也不一定就能长久的存在下去,她虽然没这个本事,但是,杨家有啊!

  珍珠的事情如同一颗石子投入了湖中,并未激起水花,不过是几圈的涟漪,而林家也逐渐的平静了下来。林汐更是整日的吃了睡睡了吃,美其名曰给自己补补身子,果然那脸肉眼可见的圆了起来,让樱桃和小桃十分的满意。林汐上次经历了一场大病,太瘦了,瘦的让人心惊。

  平淡的日子过的总是非常的快,转眼到了除夕。丫鬟们伺候着林汐穿了一身大红色的衣衫,戴着红色的头饰,装扮的如同喜庆的娃娃,才往蒋氏的院子里走去。林汐看了看那大红色的灯笼,各种图案的窗花,才感觉时间过的真是快,转眼就已经一年了,她来到这里一年了。

  院子被丫鬟们打扫的干干净净,林汐领着林源到了的时候,便听到屋子里面一阵阵的笑声传来,感觉到林源的情绪猛的低落,林汐攥了攥他的手。

  “姐姐。”林源觉得自己和这热闹的气氛格格不入。

  “不要多想,你有姐姐。”林汐笑着说道,给林源整理了衣衫,才带着小小的人走了进去。

  “孙女请祖母安。”林汐屈膝给蒋氏行礼,便听到那一屋子的热闹瞬间消散。

  “孙子请祖母安。”林源也学给蒋氏行了个大礼,瞬间便让蒋氏的笑容回归。

  “快,到祖母这里来。”看到林汐的那个瞬间,蒋氏的心堵了一下,这段时间因为文轩侯府的事情,她是吃不好睡不好,知道不怨孙女,还是不想见到她,便免了她的问安。

  却忘记了,今天是年三十,怎么都要见面的,这一见面,蒋氏又有些不自在,她心中竟然隐隐的觉得,是自己亏欠了这个孙女,所以才不想相见,见面便是此刻的心情,让人难受。所以,不见到没发现,见到的时候蒋氏才觉得不自在,就算怀中有林源,眼神还是忍不住的去看林汐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