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还是丫鬟

林家女 +A -A

  杨氏胸口起起伏伏,人都有点哆嗦了,用手紧紧的握着那床边的柱子,才不至于一巴掌朝着林钧的脸扇过去,她顾忌!她顾忌个屁!他怎么有脸说这个话,让她顾忌老夫人的脸面,他拉着老夫人的丫鬟上床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她的脸面,他给留下一点半点了吗?!

  “你也不用吓唬我,今天打死了她,我自己向老夫人领罪去!”杨氏说着又要上手,而这个时候珍珠已经趁着机会穿上了中衣,趿拉上了鞋子,恭敬的跪在地上了。

  珍珠明白,此刻如果二老爷不护着自己,那么很可能她的小命今天就交代在这里了。于是,十分乖巧的跪下,就是希望杨氏能顺顺气,希望林钧能看在她可怜的份上,怜惜一二。

  “你放肆,男人三妻四妾再平常不过,我有多少女人,你都是正妻,谁也越不过你去,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哪里还有点贤惠的样子。”林钧皱着眉头看着懂得瑟瑟发抖的珍珠,如此问杨氏。

  杨氏气的眼泪都下来了,三妻四妾,也就是说,他林钧想要睡几个女人,她都得忍着!原来,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吗?杨氏还记得,才成亲的时候,他说吴姨娘是跟着他时间最长的大丫鬟,没功劳也有苦劳,作为通房太委屈,要提一提。她纵然心中不舒服,却也没反对,毕竟那是在娶她之前的事情。

  后来的孙姨娘,他说是为了拉拢孙家才如此,而且,孙姨娘必须得有个儿子,这样孙家才能放心的将钱财交给他们。她也忍了,让孙姨娘生了儿子!

  现在呢,现在他说,自己想要多少女人都正常!她这么多年的付出,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杨氏觉得窝火,觉得委屈,完全就将林钧的话断章取义的给理解了。

  “来人,将这个贱人给我带走,我倒要去问问老夫人,此事该如何发落!”

  杨氏这次顾不得脸面了,她不能受了这个窝囊气,不然,明天满院子的丫鬟都敢爬床了!杨氏的吩咐一下来,众人纷纷进来,不敢看林钧,只带着珍珠往外走,甚至没人给珍珠穿上个厚衣服,就这么冷的天气直接拽了出去。

  珍珠一出屋子便彻底的清醒了,实在是冻得不行,却不敢说话,甚至不敢和林钧开口求情,不然,杨氏根本就可以不带她走,直接让人打死她!

  林钧看着这样的杨氏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跟着,看着珍珠冻得瑟瑟发抖,脸色更加的难看了,杨氏真的是一点脸面也没给他留下。何况,他和珍珠两人才温存过,这会子看着珍珠受罪,林钧的心中倒是真的有点不忍。

  进了院子,杨氏便开始哭泣,一边哭一边喊:“请母亲给我做主,我不能活了!”

  杨氏如此一闹,将满院子的丫鬟给吓到了,一个个看着衣衫单薄,冻得发抖的珍珠,都不敢相信,这还是老夫人身边那最得力的丫鬟吗?

  “怎么了!这又是怎么了!”才为了文轩侯府的事情愁得不行的老夫人蒋氏,看着哭哭啼啼的杨氏,头都大了。

  “母亲,您得给我做主啊,媳妇被欺负的没办法活了!”杨氏哭的悲惨,跪在地上不起来,蒋氏再看看身后跟进来的垂头丧气的林钧,还有那冻得发抖的珍珠,眼皮子狠狠的一跳,不会吧,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的吧。

  “儿媳妇,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一想到那种可能,蒋氏就觉得硬气不起来。

  “儿媳妇没脸活了,老爷竟然拉着个丫头,在儿媳妇的屋子中,苟且!”杨氏说着哭着,哭的是真的伤心啊。

  “老二!这可是真的!”蒋氏狠狠的瞪了林钧一眼,显然是动了气的。

  “儿子一时糊涂,母亲不要生气。”林钧看看蒋氏被气的不轻,只能开口认错。

  “是,是珍珠?”蒋氏看着底下跪着的珍珠,心中有些心疼,但是,更多的是气愤,这个珍珠平日里看着是好的,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难怪今日要主动留下来帮忙,原来是存了这样的心思。

  “是,儿子一时糊涂,将珍珠给收用了。”林钧将责任主动揽了过来,这倒是让珍珠的心中一暖,自己也总算没有倒霉到底,二老爷是个有担当的。想到林钧还算年轻的脸,一身的儒雅,珍珠心中便开始有了打算,其实,跟着二老爷也不错,虽然大少爷也很好,但是现在,总归没了选择。

  “你啊!糊涂!想要珍珠,和你媳妇说一声,我这里还能不给你吗?偏偏要偷着来,弄的这么难看。”蒋氏怒其不争的说道,实际上已经向着自己的儿子了。不过是个丫鬟,收用了就收用了吧,难道还打自己的儿子一顿吗?

  “母亲!”杨氏不敢相信的喊叫道。

  “哎,我知道你委屈,这件事情是老二做的不对,我让他跟你认错。”蒋氏和稀泥的说道,自古做婆婆的哪有不向着儿子向着儿媳妇的呢。

  “我受不起!”杨氏硬邦邦的说道,她很少这么顶撞蒋氏,如今却也不管不顾了。

  “哎,我知道你心中有气,但是,你也该想开些。男人哪有一辈子就守着一个女人过日子的,咱们这样的人家更是如此!老二这还算是好的呢,碰到那些不管好的坏的都给你领进府中的人,你能怎么样?”蒋氏觉得自己劝告的苦口婆心,杨氏却恨得牙痒痒,果然都不是好东西!

  但是,杨氏也明白,如今这事情僵持下去她没有任何的好处,不能让蒋氏和林钧都对她不满。发泄了怒火的杨氏看了一眼珍珠,冷冷一笑,相当姨娘?不可能!看她怎么收拾她!

  其实,早在杨氏将珍珠往这里带的时候便算计好了,不能让珍珠做姨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是她的丫鬟,卖了算了,眼不见心不烦。但是,珍珠不行,她是蒋氏的人,按着蒋氏的性格,定然会给珍珠一份体面。而她不能拦着,不能得罪蒋氏,却也不能受这个窝囊气,让人觉得她好欺负。

  因此,杨氏在最初的愤怒后,马上带着珍珠往这里来,便是为了让蒋氏觉得理亏,为了让珍珠得不到好处。不得不说,杨氏考虑的够周到,戏也演的不错,林钧都未发现她的目的。

  “是,母亲说的是,我就是气不过,老爷竟然在我的床上……这太羞辱人了,这让我以后还怎么服众!”杨氏咬牙说道,蒋氏听了也很头疼,果然,这地方找的有点不恰当。

  “如此的确不当,这样吧,我做主,这珍珠便还当做一等丫鬟,放在老二的身边,提姨娘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不让珍珠当姨娘,实际上便是对她的惩罚,珍珠心中苦楚,却不能不认。磕头给老夫人蒋氏谢了恩,接着又给杨氏和林钧磕了头,杨氏淡淡一笑,眼神中都是阴狠。

  而林钧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放在身边伺候也好,倒是方便了许多。对林钧来说,是姨娘还是丫鬟都没差别,不过是伺候自己的人,贴心便好。完全不知道,此刻珍珠的内心是多么的苦逼,临时换人也就算了,好歹要当个姨娘啊,现在姨娘也没捞到,还是个丫鬟,还是在二夫人眼前,这日子可怎么过!

  这个时候的珍珠已经忘记了以往和杨氏的同盟关系,心中对杨氏恨得不行,她又不是主动勾引的,何况二老爷两个姨娘,多她一个怎么了,不过是多个月例银子的事!可是,杨氏硬生生的将她定在了丫鬟的身份上,完全不顾及以往的情分,不想想她为二房做了那么多的事情。珍珠心中,此刻最恨的就是杨氏。

  果然,再好的感情也禁受不住一个男人的考验,同盟关系再坚固也不能共享一个男人,本是合作关系的两人,便如此走上了争斗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