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抓住

林家女 +A -A

  这边小丫鬟带着粗壮的婆子跑了过来,却不见珍珠的身影,着急的不行,明明就崴了脚,怎么到这里人就不见了呢。不敢耽误少爷的事情,小丫鬟和婆子分散去找人,却谁也没敢跑到碧秋院里面,笑话,二夫人的规矩不是摆着好看的,被知道了,真的会出人命的。

  而此刻的碧秋院内,珍珠早就被扒光了衣服,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感觉到一阵痛楚,微微睁开了眼,看到头顶上的纱帐不断的摇晃,只觉得无比的渴望,渴望什么她却不知道。

  而林钧也没想到,这丫头这么的娇媚,不知道怎么的,他自己也觉得有些控制不住,好似又回到了青年的时候。掐着细细的腰,全身上下都是精神,一点也不想放开身下的人。

  半个时辰后,将军府的大门打开了,外院的婆子们抬着小轿,将蒋氏和杨氏往二门送,感觉到了身边压抑的气氛,谁也不敢说话,一路上氛围都十分的沉静。

  因为心情不好,这一路没人敢吱声,进了二门,静的离奇,可是蒋氏和杨氏对这种沉静都没在意,一路上安静习惯了,反而觉得如此也是正常的。直到蒋氏回了自己的院子,丫鬟们服侍着躺下休息了,杨氏才转身往自己的院子里走。

  这个时候的杨氏满脑子都是如何处理文轩侯府的婚事,一点也没注意到,这一路上走来,没有看到一个人影。直到,她走进自己的院子,杨氏疑惑的抬头……怎么回事,丫鬟们都跑到哪里偷懒去了。

  杨氏抬脚往里面走,不见半个人影,那积压的怒火便再也压制不住,想着一会一定要好好的收拾这群偷懒耍滑的,却在自己的房门口猛的停了下来。

  林沁不解的看着杨氏,母亲怎么突然不往前走了?刚想说话,便被杨氏一把抓住了胳膊,林沁胳膊被抓的生疼,本想喊一声,却看着杨氏的脸色,生生的将那疼痛的喊叫压了下去。太可怕了,她从没见过这样的母亲,神色狰狞的好似要杀人。

  屋外的众人都不敢吱声,只觉得大冷的天出了一身的汗,这里面传来的一阵阵的呻吟声太明显,让她们想要装作没听到都不行。然而众人谁也不敢出声,大气也不敢喘,生怕刺激了愤怒的杨氏。

  跟随着杨氏的众丫鬟更是羞红了脸,便见杨氏身边的大丫鬟抚琴脸色通红,往后退了半步,而丫鬟红香却狠狠的咬了咬牙,不曾动弹。细看便会发现,红香咬着牙,手微微的伸着,好似恨不得掀开帘子看看,到底是哪个不要脸的敢这么勾搭老爷。

  “送小姐回去。”杨氏一句话,便有人将林沁给往外拉,此刻的林沁也猛的明白了过来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脸色惨白的逃跑了。这样的事情,她可不能在场啊,父亲也真是的,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呢!

  而杨氏更是咬牙,心中恨到了极点,她不相信,这么多的脚步声,外面的说话声,里面会听不到,可是那叫声还在继续,这是当她死的吗?!

  “贱人!”一甩棉帘子,就算是杨氏自诩为高门贵女,在捉奸的时候,那流程也是差不多的,踹门,抓人,用力扇。

  尤其是当杨氏打开门,看到那白花花的身子还在纠缠着,床上的被子被扔在了地上,同一件件的衣服混在了一起,便眼睛发红,此前的激烈可想而之。杨氏哪里受的了这个,不管吓呆了的林钧,上去一把就抓起了床上的女人。

  珍珠还迷迷糊糊的,被林钧要了两次,一边觉得满足,一边腰酸背痛的不行,此刻被杨氏拽起来,两个大巴掌打的更是头晕眼花的。

  而杨氏在看清楚床上的人是谁的时候,也被气的不轻,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的儿子,结果却和儿子的爹搞在一起,杨氏感觉受到了双重伤害。男人被偷,儿子被绿……话说,儿子算不上绿啊。

  当杨氏看到珍珠的时候,心口疼的不行,不再想着自己看不上她,要让她留在老夫人身边当眼线的打算,只觉得这么一个低贱的东西,竟然敢把自己耍的团团转,就觉得撕了珍珠也不解气。

  “滚出去!”众人自然不敢跟进来,跟着进来的只有红香一个,看着林钧光着的身子脸色一红,却并未走出去,而是狠狠的盯着珍珠,恨不得代替杨氏上去撕扯。而现在被林钧这么一吼,红香的眼神中就带着泪光,一咬牙,转身出去了。

  众人知道这是捉奸,要不是二老爷在里面,怎么着都不要紧,可是,二老爷在,那就不一样了,主子的身子能随便的看吗?众人不敢造次,只听到里面的耳光声和哭泣的声音。

  杨氏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狠狠的攥住,再回头,看到了一脸愤怒的林钧,此刻的林钧已经匆匆的穿好了衣服,这才来阻止杨氏。

  “林钧!难道你要帮着这个贱人吗?”杨氏被气的浑身哆嗦,手指着珍珠问道,而珍珠则将身子缩成一团,呜呜的哭,事情怎么变成了这样,她还不明白。

  她只记得要去大少爷的院子里,怎么就碰到了二老爷,还稀里糊涂的成了二老爷的人!看看那乱七八糟的被褥,再感受自己两腿间的痛楚,珍珠什么也不用说了,明白已经成了事实。她现在如果不给二老爷做姨娘,那就是个死!于是,捂着脸哭,哭的十分真实。

  “够了!看看你的样子,像个泼妇。”林钧看着杨氏的样子十分的不耐烦,再看看那一身青紫的珍珠,目光中就带着一点怜惜,终究是他刚才太过放纵了些。

  “你!你好!我为你生儿育女,为你孝敬长辈,你就这么对我!为了一个丫鬟,你连夫妻情分都不顾了吗?”杨氏觉得自己的心气的不行,这人简直就是没良心,她在韩家受尽屈辱,他竟然在自己的床上睡了别的女人!

  “她不是一般的丫鬟,是母亲身边服侍的,不过是个女人而已,你想打便打了,但是,也得顾忌着点母亲的颜面。”林钧看着杨氏十分平静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