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下马威(二更)

林家女 +A -A

  韩府外,众人齐齐的走下马车,却见韩家府门大关,老夫人蒋氏的脸色变有些不太自然。这,难道是韩家没有收到拜帖?想想便摇了摇头,怎么都觉得不大可能。

  而杨氏看到如此场面也是一愣,心中咯噔一下,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一般的人家有客人来,就算不亲自迎接,也会派个管事的嬷嬷迎一下,怎么韩家如此张狂。

  “去敲门。”蒋氏便是见到如此场面,也知道自家不能心浮气躁,帖子也递了,人也到门口了,不能因为没人迎接就走,到时候不懂礼数的就成了她们了。

  “是。翡翠走上前前去敲门,虽然臊的脸色微红,却还得维护蒋氏的脸面。

  “谁啊?”门被打开,便见一个小小的门童站在里面。

  “这位小哥,劳烦通报一声,威武将军府老夫人特来拜会了。”翡翠看着那门童,十三四岁的年纪,心中更加奇怪,这韩家门童这般的小,能清楚各家的情况吗?适合做这个门童吗?

  “你等等。”不过三个字,便将那大门猛的给关上,翡翠的脸色不好看,听到了将军府的名号还敢如此,如果不是有人挑唆,便是年纪太小。

  而蒋氏也觉得脸上无光,就好似给人打了一巴掌一样,这分明就是下马威,这是韩家在表示对林家的不满。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何会成了这个样子。

  “母亲。”林沁有些担心的抓住了杨氏的胳膊,心中却有些高兴了起来,难道韩家真的对林家很不满吗?如果是这样那真的是再好不过了,她便不需要嫁入韩家了。

  “没事的。”杨氏安抚了女儿,心中也没什么底,怎么回事呢?如今只能静观其变了。

  果然,一行人在门足足的站了一刻钟的时间,直冻得人腿脚发麻,那门房才去而复返,身边跟着一个管事嬷嬷样子的人,走了出来。

  “哎呀,是林家的诸位夫人啊,怎么今日来了?这门房也太小不知道事情,不知道林家几个贵客到来,竟然拦在了门外。”那嬷嬷眼神中带着精明,笑眯眯的看着几个人,便将所有的过错都推给了一个小小的门房。

  “不妨事的。”蒋氏就算是一肚子的气,也不能说我们家早就给你们递了帖子这样的话,人家一句没看到,被耽搁了,你有什么话说?

  总归这窝囊气是受了,那便看看到底是为了什么吧。文轩侯府厉害,在京城也是数得上的,何况家中的姑娘又是得宠的贵妃娘娘,别说如今的林家,便是当年的林家也得罪不起。

  “诸位夫人请。”那嬷嬷在前面带路,领着众人往后院而去。

  别说,这韩家真的很大,比起林家还大了不少,这个嬷嬷也是个能言善道的,将这韩家的一草一木都介绍的十分精细。可是,怎么也抹杀不了林家人一路走进了韩家,连个轿子也没给的事实。

  这一刻,蒋氏的脸色已经非常的难看,总算明白了韩家的手段。不过,她很奇怪,到底是什么事情惹得韩家这么不高兴,非得要在大冷的天冻她们这么久,还要在路上如此耽搁。

  蒋氏到了韩家老夫人院子里的时候,肚子里已经全是火,脸上没有一丝的笑容,而看那婆子丫鬟们正好奇的对着自己看来看去,蒋氏的神色便变得更加的难看。

  这让一边的杨氏万分的焦急,婆婆这个脸上哪里是来做客的啊,寻仇的还差不多,但是,如今没有机会,杨氏也不能提醒,只能看蒋氏身边的柳嬷嬷。柳嬷嬷才扶着蒋氏笑着道:“老夫人注意脚下,这韩家的府邸可是真大,我们今天跟着可是开了眼界,不知道京城的文轩侯府是什么样的光景呢。”

  听了这话,蒋氏看了一眼身边的柳嬷嬷,也明白如今的林家势弱,不可能和韩家抗衡,就算人家给你气受又怎么样,你还不是得笑脸相迎?这么多年,蒋氏在家中说一不二,脾气又不好,人也容易犯糊涂,此刻被柳嬷嬷这么一提醒才明白,自己得控制。不为了别的,为了林家,为了自己剩下的儿孙吧。

  因此,等进了门的时候,蒋氏的脸色已经好看了许多。绕过那落地屏风,只见一屋子的女眷,正中罗汉床上坐着一个老夫人,这老夫人年岁看似比自己还要年轻些,可是蒋氏知道,能有资格坐在这里的,只有韩家的老夫人董氏了。

  “见过文轩侯老夫人!”蒋氏给董氏行了个半礼,因为董氏是有一品诰命在身上的,虽然她也有诰命,比起董氏,差了不止一点半点。而自己的诰命,还是当初念在大儿子的功勋,皇上赐下的。

  “见过文轩侯老夫人。”杨氏和林沁也齐齐的给董氏见礼,十分的标准,不带一点的含糊。

  “哎呦,林老夫人可不要客气,快,坐下说话,坐下说话。”话虽然这么说,老夫人董氏却并未从罗汉床上起身,不过是有丫鬟将蒋氏给引入了座位中。

  此刻的蒙氏看了一眼杨氏,心中不屑,也不曾起身,她是文轩侯夫人,便是通家之好的老夫人来了,也不过得她一句问安的客气话。这蒋氏和杨氏算什么,想想那林汐的婚事,蒙氏索性不开口。

  “见过林家老夫人,林家二夫人。”韩玉锦从小便被教授礼仪规矩,便是如今韩家和林家的关系微妙,也不曾废了礼数,她不能让韩家的名声有半点的瑕疵。

  “哎呦,这可是文轩侯府的小姐,这样貌,这身段,可真真的是让我开了眼界。我一见大小姐就喜欢,这见面礼,还望大小姐不要推辞。”

  被杨氏握着手,韩玉锦并没有说什么,而杨氏手上退下来的镯子,韩玉锦便是接过了,也并未戴上,而是交给了身后的丫鬟。

  “谢谢林二夫人厚爱。”韩玉锦只不过是意思一下便走了回去,眼观鼻鼻观心,不再说话。如此情况便有些尴尬了。而杨氏和蒋氏齐齐的看向文轩侯老夫人董氏,不知道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