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开门的正确方式(一更)

林家女 +A -A

  林汐走了几步,搬了个球……不是,是搬了个石头过来,找好了角度,就要往那大门上的青铜大锁上砸,被孙嬷嬷一嗓子嚎叫给制止了。

  “不行啊,大小姐,使不得啊!这是您父母的院子,不能损毁,不能啊。”孙嬷嬷不敢相信,连大小姐也忘记了夫人,这可怎么办,估计夫人泉下有知,会哭的。她有负夫人所托啊。

  “不能砸?”林汐不大高兴,损毁什么啊?她不过是砸个锁,又不是砸门,又不是拆墙的。

  “不能砸,小姐这里面的事情多着呢,您可不能犯糊涂。”砸了婶子的院子那叫忤逆长辈,砸了自家爹娘的院子,那更是不孝啊,这事情传出去,林汐的名声也就彻底完了。

  “不能损毁,那是不是只要不损毁就行了啊。”林汐转头问道。

  “不损毁,问题,应该不大吧。”孙嬷嬷实在是不明白这不损毁是几个意思。

  “好了,我知道了。”本想找个简单省事的办法,非得弄的这么难弄。

  林汐看了看这大门,放弃了一脚踹飞的念头,走到了那大门的边上,看了看结构,单手一用力,便见大门发出咯吱的声音。

  能动,有缝隙,林汐小心的转了转,便感觉手上一沉,不错,下来了。然后众人就见林汐弯着个腰,将大门直接从门石上卸了下来,然后轻轻的拎着,连同那没卸下来的半扇,直接靠在了青石的墙上。

  孙嬷嬷:“……”她刚才做了什么!她怎么就拦着小姐砸锁头了,她怎么就这么想不开的!现在好了,大门卸下来了,就那么一只手。

  众人:“……”大小姐这手劲,一拳头能打死她们吧?是吧!

  林源:“姐姐好厉害!”这是唯一一个将心里话说出来的。

  “没什么,这大门瞎轻巧,估计要是城门会好一点。”林汐点点头如此说道。

  众人:“……”她们听话,听话,别说了,想吓死两个吗?

  看看那跪了一地的丫鬟,樱桃摇了摇头,可以预见,此后大小姐的凶悍必将深入人心。打开了大门,林汐便长驱直入毫无阻拦,对两边院子的颓废视而不见。她又不是原来的林汐,做不来那么的多愁伤感,活着的人得先顾着,死了的以后再为他们讨回公道。

  “这个门呢?”看着放姜氏嫁妆的房门,林汐很客气的问了孙嬷嬷的看法。

  “小姐,您还是把锁头给拽下来吧,别伤着您的手。”孙嬷嬷带着几分真诚说道,众人齐齐的撇嘴,嬷嬷,咱能实话实说吗?您是怕伤着那个门吧。

  果然,听取了孙嬷嬷建议的林汐很配合的一把将锁头给掰开,连石头都没有,轻轻的一拽,开了!众人都觉得骨头疼,更加的老实了,不敢埋怨,甚至连刚才婆子们的调笑声也不见了,倒霉催的,谁想死了,还敢笑。

  面对寂静的人群,林汐倒是没什么反应,主要是屋子里的嫁妆让林汐眼红,大大小小的箱子,摆满了这厢房。据说,这都是她娘成亲的时候带来的,林汐觉得这才是一个受宠的闺女该有的出嫁姿态。

  “姐姐,你别伤心,等我长大了,给你赚更多的钱。”小小的林源已经能看明白了,林汐眼神中的羡慕,那是对娘亲当年有人为她这么操持的羡慕。

  “好,姐姐等你长大了孝敬我。”林汐一转身一脸笑容的看着林源,捏了捏他的小脸。

  “好的,姐姐,我记住了。”林源十分认真的回答。

  众人:“……”怎么觉得这对话哪里不对,孝敬,是弟弟该对姐姐的态度吗?孙嬷嬷的嘴皮子哆嗦了一下,小姐,可别把少爷给带歪了啊。

  “三人一组,一组一箱子的给我搬回去。”林汐找了一个干净的凳子坐了下来,丫鬟樱桃和小桃便搬了一张桌子,准备了文房四宝,将人飞分配好,每个人搬运的嫁妆出门前点数查清楚,然后,进了林汐的院子,再查数一遍。缺了少了的,就找那三个人。

  众人看林汐这样子,不得不说,您多虑了,就您的嫁妆,谁敢拿,不想活了?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说的便是这个意思了。

  分组很快,还是孙嬷嬷安排的,尽量不将一个院子的人分到一组,每组也是有老有少的,这样心不齐,才能避免相互包庇。然后这嫁妆出门前点数的清楚,而孙嬷嬷带着两个丫鬟回去了,那嫁妆进门前会再次点数一遍。

  众人这会是真的服了,原来大小姐做事情这么的有章法,而且,叫她们过来真的是来搬嫁妆的啊。

  “路上小心些,如果损毁了,便此后月月拿自己的月钱来赔偿吧。”林汐冷冷的加了一句,众人腿软了,看着那些珍贵的物件,再也不敢有半分的算计。

  “添上几个火盆子,给大家取暖。”林汐这么吩咐葡萄,小丫鬟赶忙去张罗了起来。

  “珍珠姑娘。”林汐猛的一声,让一旁的珍珠吓了一跳,转身看林汐的样子都带着几分呆愣。

  “大小姐有什么吩咐?”珍珠傻傻的问道。

  “这里太冷了,还劳烦姑娘去大厨房,告诉她们送些热汤和碗筷过来,大家也劳累了,总不能饿着肚子,冷手冷脚的干活。”林汐慈善的说道,好似刚才的土匪行径都不是她做的一样。

  “是,大小姐。”能躲开这里,给外面送个消息,珍珠自然是非常高兴的。

  “嗯,去吧。”林汐看了一眼珍珠,笑的十分的自然。

  珍珠急匆匆的去了,便见樱桃走了回来,端着一个托盘,托盘颇为沉重,不过樱桃却端的稳稳当当的。吉祥看了一眼,只觉得眼皮子一个劲的跳。

  “都拿来了?”林汐问道。

  “都拿来了,我拿着屋子里的散碎银子换的,六十贯的大钱,账房那里也只有这么多了。”樱桃将托盘放下,便听到哗啦啦的铜钱碰撞声。

  那一个红色的托盘上放着六十贯的大钱,码放的整整齐齐的,堆得高高的,林汐看了笑笑。让人干活,单单是惩罚是不够的,还要明确奖励,这就叫做恩威并施。

  吉祥看明白了,这些便是干完活之后的赏钱,如此看来,这大小姐一点也不鲁莽,甚至还知道笼络人心,这样的大小姐更是让人看不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