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搬个球啊

林家女 +A -A

  她怎么就忘记了,忘记了杨氏住在这里,杨氏的子女住在这里!当初二房搬过来的时候,便是安置在了东侧,而看看眼前的院子,可不就是杨氏和二老爷林钧的院子。

  “大小姐,不可啊。”如果这个事情传出去,林汐便是个忤逆长辈的罪名,怎么能这么做,让周家的人知道了该如何是好啊。

  孙嬷嬷不知道,此刻的周家对如此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实在是不会计较了,比这更过分的,林汐早就做过了。可惜,孙嬷嬷现在还不知道真相,做不到樱桃和小桃那么的淡定。

  “嬷嬷别瞎想了,我是那么没分寸的人吗?昨天二婶答应让她屋子里的人全力的协助我。今天二婶不在家,她们就敢偷懒了,我看这院子里的丫头也该收拾,没有主子在,就会偷懒,我今天教训她们,也是替二婶着想的。”

  林汐淡淡的说着这话,外面的人缩了缩脖子,这话只有大小姐敢说,这事情也只有大小姐敢做,她们可没这个胆子去冲锋陷阵的。

  “走吧,进去看看。”林汐带着一群人呼啦啦的往里走,平日里只能站在门外的粗使婆子也走了进来。这小院子给杨氏布置的很有情调,如今站了百十来号的人,突然就变了味道。

  “大小姐,给大小姐请安。”一个丫鬟站了出来,赶忙给林汐行礼,心中叫苦,这大小姐一看就是来找事的,她一个小丫鬟怎么挡得住这么多的人!可是不挡着,回来夫人饶不了她,小丫鬟快哭了。

  其实,她真的想多了,要是真的想要找事,何必用这百十来号的人,林汐一个足够了。今日有正经事情要办,林汐没这个时间为难她们。

  “张嬷嬷呢?”林汐淡淡的问道。

  “奴婢不知。”小丫鬟快哭了,丫鬟心中苦啊,今天夫人出门,大丫鬟都带走了,院子里就她一个二等丫鬟,只能推她出来受罪。

  “不知道就算了,回来这个事情我自然和二婶禀告,也怪不到你们的身上,既然张嬷嬷不在,我也不好吩咐她,你们这院子里的人便和我走吧,昨天二婶答应我了,借她的人给我帮忙。”林汐说完转身就走,樱桃却留在后面,将屋子里的人喊了出来,确保没有遗漏的。

  丫鬟们震惊了,不是来打架的?不是来砸场子的?小姐,您有话好好说啊,别这么吓人,带这么多的人来好不好!

  后来,林汐十分威武的在东面转悠了一圈,将两个姨娘的丫鬟婆子,林沁院子里剩下的,甚至是庶女林湘院子里的都没放过,全部带走了。

  而这一圈下来,众人也知道了,原来林汐是要搬嫁妆,当初杨氏派了张嬷嬷帮忙,今天却不见张嬷嬷的影子,结果害的她们跟着受罪。这一刻,众人对张嬷嬷的不满到了极点。

  而林钧的两位姨娘知道林汐的事情沾染不得,不敢说帮忙,却也不敢拒绝给人,毕竟林汐才是这里正经的主子。而且,是给二夫人杨氏添堵的事情,两个姨娘做起来一点也不手软。

  便如此下来,林汐带了一百多人到了荣华院,此刻的将军府后院已经没了人,除了厨房还有几个厨娘在忙活午饭,竟然不见半个人影。

  荣华院,林�和姜柔然的住所,如今已经没了人,虽然经常有人负责打扫,可是,还是能看到萧索的味道。

  孙嬷嬷看着这熟悉的院子,台阶上厚厚的灰尘,眼睛便有些湿润,人死灯灭,将军和夫人走了,谁还记得他们。孙嬷嬷下意识的去看林源,便见小小的人脸色没什么变化,还带着一丝兴奋,心下酸涩,不怪少爷,他根本就不记得将军和夫人。

  再去看大小姐林汐,便见大小姐眉头紧皱,面色不好看,孙嬷嬷的心中多少有些安慰。这说明小姐还记得自己的爹娘,还知道想念将军和夫人,夫人泉下有知……呃,小姐她在做什么?

  林汐眉头紧锁的看着那把大锁,好样的,门都给锁上了,里面是什么情况不用想也知道了。这杨氏的小算盘,够精明的啊。

  ……

  此刻在将军府外,有一个小小的院子,不过,这院子今日竟然坐满了人,一个个的管事婆子也不嫌弃天冷,坐在一起寒暄,说着这一年的不容易。

  “张嬷嬷,还是您老人家慈善,疼我们,还请我们吃茶聊天。”一个年轻的媳妇如此说着,将脚靠近那炭盆子,心中悲苦。娘的,这么冷的天,院子里吃茶,有毛病啊。

  “是啊,张嬷嬷一向对我等不错。”另一个婆子将身上的棉袄紧了紧,喝了一口热茶,还好,这张嬷嬷身边有两个小丫头伺候,不然,这热茶水都不一定有。

  “本来我是要定大有茶庄的位子,好好的请请你们。不巧,人家今天客人多,咱们进不去,我想在院子里吃茶也是不错的,你们别客气,我们聊聊天。”张嬷嬷笑了,将手中的暖炉抱着,紧了紧身上的披风,脚下两个炭盆子烤着,倒是真的不觉得冷。

  “是呢,这一年您也受累了,还能想着我们,这就挺好了,大有茶庄有什么,还不如您这里呢!”

  一个媳妇轻轻的拍了一下张嬷嬷的马屁,立刻被一群人在心中鄙视了。大有茶庄有什么,有屋子,有房顶,有热饭热菜!不用在这里吹冷风!这张嬷嬷是越来越抠门了,二夫人身边伺候的得脸人,手指头缝里漏出来的都比她们得到的多,怎么就这么舍不得那二两银子啊。

  “谁说不是呢,我置办了席面,一会你们就在我这里吃。”张嬷嬷笑眯眯的说道。

  席面?看看那冷锅冷灶的厨房,众人可不敢指望了,还是一个稍微有些经验和脸面的婆子站了起来,恭敬的说道:“张嬷嬷这是哪里的话,您这一年对我们多有照顾,怎么好让您破费。”

  “不破费,你们几个人的饭我还能管不起吗?一定要吃,吃了我们下午接着聊。”张嬷嬷十分坚持的说道。

  众人:“……”下午还聊?再聊下去就冻死她们了。

  “张嬷嬷,咱这样吧,我们请您,我们姐几个谢谢您的照顾,咱们大有茶庄用个粗茶淡饭,您也别嫌弃我们。”那嬷嬷受不住了,要死了,吃完饭接着吹风,呵呵呵,她们要命不要钱还不成嘛。

  “哎呦,那多不好意思,不行,不行,可不能让你们破费。”张嬷嬷说着这话,人却站起来了,将几个管事的媳妇婆子气的不行,却只能带着笑脸往外拽人,能怎么的,人家后台太硬了啊。

  果然,在众人的劝道下,张嬷嬷总算松了口,跟着往大有茶庄走去,而心中暗暗的得意。她找管事的婆子媳妇吃饭,不用自己花钱,关键是林汐那里,她找不到人,看看她怎么搬嫁妆。就她院子里的那几个丫鬟,细胳膊细腿的,搬个球啊!

  太晚了,困得不行,改不下去了,明天虎牙给大家三更啊,别打我啊。(*^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