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伤了

林家女 +A -A

  周家,灯火通明,整个金平城最有名的郎中此刻都在周家的厅堂中,一个个的面露难色,看着周知府的脸色,再看看那哭哭啼啼的周夫人,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你们都是咱们金平城的有名郎中,难道连个刀伤也看不好吗?”周夫人佟氏愤怒的用手指着底下的几个郎中如此说道。

  “夫人,这不是刀伤的事,刀伤倒是好说,关键是……”

  一个郎中说道一半,这话怎么也说不下去了。今日大街上的热闹他也听说了,知道这个佟家公子一向的坏事做尽,强迫了好几个女孩子,最终虽说是收入了府邸,到底不是个善人,这样的人有此报应,也是活该。

  “那是什么事情?”佟氏还有点蒙圈,丫鬟说血流不止,恐怕有性命之忧,这,难道不是刀伤?

  “这个事情,夫人还是不知道的好。”另一个郎中面色难看的看着周大人,周大人,您一家之主,这个时候倒是说话啊,夫纲呢,夫纲!让个女人在外男面前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样子。

  “夫人先回去,我会给你带消息过去的。”周知府刚才正想着如何将这事情的影响降低到最小,根本就没听到郎中说的是什么。

  “不,我就在这里,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周夫认平日里是个识大体的,但是,现在,自己的亲外甥躺在那里生死未卜,她怎么能离开。

  “母亲,郎中有些话不好对你说,还请母亲先回避吧。”从门外走进来的周毅轩看着自己的母亲,又看了看父亲,便觉得如果母亲继续如此下去,父亲的仕途恐怕还是止步于此更好些。妻贤夫少祸,妻不贤,父亲爬的越高,恐怕摔的越重。

  “轩儿。”看着自己的儿子,佟氏最终还是走了,她能不顾丈夫的颜面,却不能不在乎儿子的看法,而且,她这个儿子自小便聪慧,基本没说错过什么。

  “到底如何,还请几位实话实说吧。”周毅轩开口道。

  “回公子的话,这佟公子伤的是男人的根本,血流不止,我等实在无能为力,恐怕这以后是,废了。”那郎中中的一人站了出来说道,众人跟着点头。

  “什么!”周知府这才反应了过来,男人的根本,废了?那不是说,这个佟念此后再也不能成为男人了吗?

  这,这可如何是好,这佟念是老佟家的独苗苗,这要是不能成了男人,还未成亲,还没有嫡子,这佟家……还好,还有几个庶子,如此,也算是有后了。周知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想着心中宽松了一些,只是,对佟家那边,还是要让自己的夫人去说说。

  “我等已经尽力了,但是,实在是无能为力。”郎中们齐齐的说道,看着周大人的脸色难看,也没什么好说的,左右他们的东家能力不小,他们的性命应该无碍。

  “几位言重了,医者仁心,我相信诸位是尽力了。”周毅轩如此说道,便让管家给了几个人诊费,将人给送了出去。

  “哎,这可如何是好。”周知府为难了,想到自己大舅哥那难缠的样子便头疼。

  “顺其自然,不能改变的事情还纠结什么。”周毅轩声音十分的淡然。

  “只怕佟家那边不好交代。”周知府在自己的儿子面前,没有什么好隐瞒。

  “佟家?出了这样的事情,说佟念咎由自取也不为过,中间还夹杂着文轩侯府,父亲应该想的是,文轩侯府那边怎么也该交代一下,难道父亲为了佟家,连前途也不要了吗?”如果对面的不是自己的父亲,这些话周毅轩真的不想说,对妻子太过看重,也不是什么好事。

  按照他的想法,这佟念开始便不该放纵,便是佟家都葬送在佟念的手中,周毅轩也不吃惊。如今佟念废了,便省得给周家惹麻烦了,也算是个好事。

  “你当时在身边,这佟念,到底是被谁给伤的?”周知府不得不问两句。

  “自然是那贼人。”周毅轩不想说,那人是为了对付林汐才果断出手的。而且,周毅轩也觉得十分的奇怪,那人分明是扎在了腿上,怎么会伤着了根本呢?

  ……

  “什么!你说谁?林汐!”佟氏的身边站着周艳艳,听着周艳艳绘声绘色的告歪状。

  “可不是嘛,如果不是林汐闯了出来,那人根本就不会伤了表哥的。”她才不管是不是因为林汐,她就知道,自己不喜欢林汐,不能让她进周家的门!

  “她怎么会出现在那里!”林汐不是要死了吗?不是在熬日子的吗?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林家的人算计了他们!而且,还害的他们佟家的子孙,成了个废人!一想到这一点,佟氏便觉得自己要晕过去,这可怎么和哥哥解释,外甥在自己这里出了这样的事情,她还有什么脸面面对佟家的人,这都是因为林汐,林汐!

  “不知道,当时带着两个丫鬟在逛街,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生病的人!”周艳艳狠狠的说道,岂止不像生病的,分明就是力大无穷,生龙活虎,那个母老虎。

  “可恶,竟然敢骗我们!”佟氏心中恨极了,她们怎么敢,这个林家,欺人太甚!

  ……

  而与此同时,在文轩侯府的老宅,众人也不平静,老夫人怀中抱着哭哭啼啼的韩玉锦,一边柔声的安慰,一边让人请了韩玉辰来。

  “祖母。”韩玉辰还是一脸的大胡子,脸色没什么变化,可是,老夫人就是在韩玉辰的面孔上看到了风雨欲来的架势。

  “你说说,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夫人看着韩玉辰问道。

  “妹妹没和您说吗?”韩玉辰疑惑的问道。

  “你妹妹自然是说了,我是想要听听你怎么说。”老夫人一点也不上当,不会让韩玉辰那么简单的过关。

  “孙儿没什么好说的,贼人已经抓到,正在审问。”韩玉辰一板一眼的说道。

  “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我问的你不是这件事情,你心中清楚!”老夫人董氏猛的一拍桌子,如此说道。当年的英姿此刻还能展现一二,结实的檀木桌子,瞬间裂了个缝。

  “母亲息怒。”文轩侯夫人蒙氏赶忙跪下如此说道,韩玉辰却一动不动。

  “玉辰!”蒙氏脸色变了变。

  “我问你,你是不是知道你和林家嫡女的婚约,才想要杀了人家!”董氏盯着韩玉辰的眼睛问道。

  “是!”韩玉辰看着老夫人董氏如此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