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投鼠忌器

林家女 +A -A

  蒋氏神色复杂的看着林汐,又看了一眼闭嘴不说话的林源,突然觉得心中十分的累,再想到昨日二儿子求自己的事情,今天晚上杨氏的小意打探,心中更是憋屈的慌。

  是啊,没事哭哭啼啼的给谁看呢?还不是给她这个婆母看的,就想着占便宜,占了那么大的一个便宜还不够,还要和一个孩子计较。一个孩子就算说错了话,一个当婶子的就不能包容一二吗?难道真的不觉得给自己女儿谋划的那门亲事对不起大丫头吗?还要咄咄相逼。

  不得不说这林汐算计人心的本事已经可以出师了,不过两三句话便让杨氏吃了个大亏,看看那蒋氏的脸色,杨氏也不敢再哭哭啼啼的了。当年的林爸爸要知道自己这懒散的闺女肯这么用心,都得激动的睡不着觉。

  “好了,大丫头你倒是说说,祖母给你准备多少的嫁妆银子才合适啊?”蒋氏笑着问道

  “祖母,您也别在意,我说这些不过是给您逗个趣,我记得每年外祖家都给一千两的压岁钱,如今想来也有八千两了,祖母您再添上一点,凑个整数一万两便足够了。”林汐十分缓和的说着,一副好脾气的样子。

  “胡说,你的压岁钱是压岁钱,怎么能做嫁妆银子!这样吧,如今你也大了,懂事了,那压岁钱祖母也就不帮着你存着了,便交还给你。”看到刚才林汐的样子,如果不是知道这个大孙女向来是个没心眼的,她都以为大孙女的话是在故意臊自己。压岁钱当嫁妆,还是外祖家给的,那是人家姜家素女嫁人,还是他们林家的孙女嫁人啊!这个瞬间,老夫人蒋氏存了给林家争口气的念头。

  “谢谢祖母。”林汐一点也不心虚的接了那檀木的盒子,里面躺着的银票正好八张,的确是每年姜家给的压岁钱,由此可见,蒋氏是真的没动别的念头。这点比起杨氏了那就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杨氏努力的将自己眼神中的嫉妒压下,蒋氏糊涂她知道,但是,她不知道蒋氏这么糊涂!不过是个孩子两三句话,便将八千两的银子要走了,那可是八千两啊,什么时候她的儿子女儿也能有这么多的压岁钱!

  杨氏根本就没想想,这八千两不是蒋氏给的压岁钱,而是人家外祖家给的,他们杨家要是有这个心,也可以给她的儿女一人八千两的压岁钱啊。可惜,她在杨家没这个体面,杨家如今地位不是昔日能比的了,可是照样没人想起来她这个外嫁的女儿,年节倒是有不少东西送来,却在压岁钱上一下子就被姜家给比下去了,是不是真心的关爱,一眼便能分辨的出。

  “我虽然每年给的压岁钱比不得你的外祖家,但是,这嫁妆银子还是要出的,你和沁儿出嫁,祖母都是给一万两,以后两个哥成亲也是这个数。”

  蒋氏这么多年气姜家也在此,你姜家有钱给孩子压岁钱,那也不能给这么多啊,让她这个当祖母的怎么办?比着给?她可是有六个孙子孙女的,一碗水端平,一年就是六千两,八年就是五万两,她可当不起这个胖子,不如留到成亲的时候给了吧。可是就算如此,那也是一笔不小的钱财,蒋氏给的起,却也不轻松。

  “此外,府中再拿出两万二千两,这算是你父母给的,他们虽然不在了,你的亲事我还是会替他们给你操办起来。”想到早逝的大儿子,蒋氏的神色有些哀伤,一转眼八年过去了,当年的小姑娘如今也要出嫁了。

  “谢谢祖母疼爱。”林汐对蒋氏说不上亲切,却也没有多大的埋怨,毕竟她不是原主,也体验不到原主的爱恨情仇。她不过是要自己该要的东西,要回他们欠下的债,而这,才刚刚开始。

  蒋氏就算将帕子给撕碎了也不能阻止那银票流水一样的到了林汐的手里面,而林汐竟然还有脸认认真真的数了起来。

  “大小姐不是二婶说你,这银子都是你的,回去再看也不晚啊。”杨氏的心中恨得要死,却不能埋怨,只能冷言冷语的嘲讽,完全忘记了刚才被林汐给摆了一道的事情。

  “二婶说错了,我这不是为了数银票,我这是为了让祖母高兴,让祖母看看这么多的银子交到了子孙的手中,那是祖母这么多年辛苦持家的成果。有的人就是持家一辈子,也不一定积攒下这样的家业,何况是给孙女当嫁妆银子。”林汐撇撇嘴,拿到银子心情好,不遗余力的夸赞蒋氏,并且嘲讽杨氏,恨得杨氏牙痒痒却不能说蒋氏半个不字。

  “祖母,源哥娶媳妇也有这么多的银子吗?”神助攻源哥笑着问道,两个小虎牙非常的惹人喜爱。

  “自然不是的。”蒋氏笑着说道,哄骗起来小孩子一点也没罪恶感。

  “没关系的祖母,我是男孩子,该让着姐姐的。”源哥有些沮丧,不过还是拍着胸脯安慰蒋氏。那小样子真的是暖人心。

  “我的源哥,祖母怎么能委屈了你,这将军府除了给你姐姐的嫁妆,剩下的都是你的。”看到源哥的样子,蒋氏刚才被林汐给堵得没缝了的心也总算再次的转好,果然孙女不如孙子贴心。

  杨氏这是第一次听到蒋氏说这样的话,顿时心中便难受了起来,果然这老太婆一心惦记着老大家的孩子,这两个贱种,她还真的想把将军府留给他们。那他们二房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的是为了什么!杨氏低下了头,生怕自己狰狞的表情给蒋氏看到,而蒋氏正专注的看着林源,根本就没在意她。

  “哦,那大哥哥和二姐姐呢,他们成亲也有这么多的银子吗?”林源好奇的问道。

  “这就看他们爹娘的打算了,我这里是一碗水端平的,看你二叔二婶怎么打算,到时候我老太太就不跟着掺和了。”蒋氏笑着说道,眼神却盯着杨氏,只见杨氏猛的抬起头,给了蒋氏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看老夫人说的,都您的子孙,没有您把关怎么行呢?”杨氏现在没心情计较别的,只希望这文轩侯府的亲事蒋氏别反悔才是。

  “儿孙自有儿孙福,我这把老骨头还想多活两年,孙子孙女的亲事定下来,别的事情我就是想管也管不了了。”蒋氏深深的看了杨氏一眼,意思是应下了去文轩侯府的事情,但是,以后二房银钱方面的事情,她却是不管了。

  “哪里敢让老夫人操心,我这个当娘的自然会好好的规整的。”杨氏只能如此说道,听的林汐一笑。鼠忌器啊,这就是所谓的投鼠忌器了,正是因为知道杨氏今日有求于蒋氏,她才敢这么直接来要钱,不然等亲事定下来,这钱可就不好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