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要银子

林家女 +A -A

  “脑子有病!”林汐默默的念叨了一句。

  “小姐,你说什么?”樱桃距离林汐最近,如此问道。

  “没什么,我说有的人就是脑子有病,出来逛个街都能碰到,晦气。咱们也走吧。”林汐如此解释了一句,拉着林源的手,往回走,虽然她心大,有心再逛一会,可是看看林源有点被惊吓了的样子,只能暂时放弃,下次再说了。

  “是,小姐。”樱桃和小桃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后怕和坚定,经过此次的事情,她们学武的决心更加的坚定了。她们要好好的习武,保护小姐……算了,还是保护少爷吧,小姐太彪悍,用着她们的可能不大。

  看着林汐走远,周毅轩的神色变了几变,终究没有开口叫住对方,但是,神色却有了一些变化。一个姑娘,杀了人眼睛都不眨一下,他不知道是该欣赏,还是该震撼,总之,不讨厌便是了。

  “哥哥,你在看什么。”周艳艳往周毅轩的身边靠了靠,她刚才也吓得要死。

  “没什么,来人,带表公子回去。”看看佟念被扎的那一刀,周毅轩的神色有些变化,但是,并未多加理会,自食恶果罢了,不值得同情,可惜啊,这刀扎的地方不对,不然父亲可少了许多的麻烦。

  而那地上摊着的女子,却再也没有人提起,好似佟念没有调戏过她,林汐和周毅轩也没有救过她一样,所有人都有意的将她给遗忘了。只是,周边人看她的目光都带着鄙视,如此不堪的女子,恐怕此后再也没有什么好亲事可成了吧。

  ……

  有点意犹未尽的回到了院子,守着院子的丫头们才松了一口气,将林汐和林源上上下下的检查了个清楚,这才放下了心。

  而这一会的功夫,那黑胖子便不知道去了哪里,小丫头们找了一会才找到了它,便抱了回来。林汐接过,温柔的抚摸着黑胖子的后背,便感觉到手中的兔子一个哆嗦,林汐一笑,这家伙也会害怕。

  “干什么去了?”心中问黑胖子。

  “打探敌情。”黑胖子得意的说道。

  “打探到什么了?”林汐笑了笑。

  “那个杨氏出手了,你的好祖母已经答应了,明天带人去文轩侯府。”黑胖子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哦,那还真的得恭喜我这个二婶了,总算是心想事成了。”林汐笑的有点冷,齐大非偶,高嫁也有高嫁的坏处,想想今天看到的韩玉辰,林汐淡淡的一笑。

  “走,咱们趁火打劫去。”林汐淡淡的起身,斗志昂扬的走了出去。

  黑胖子:“……”这家伙怎么最近越来越土匪了呢?

  什么,来请安?看看外面的天色,蒋氏真的不知道这个时辰来请什么安的!蒋氏虽然看到林汐会不由自主的心口疼,但是,也万万没有不见自己孙女的道理,因此还是和颜悦色的看着林汐,尤其是她身后的孙子林源。

  “请祖母安。”林汐行礼的时候又晃悠了一下,蒋氏赶忙让她站起来,身后的林源便自主自发的站在了蒋氏的身边,一脸的求抱模样。

  “听说你奶娘孙氏回来了?”蒋氏纯属没话找话说。

  “谢谢祖母惦记,奶娘早就回来的,给我带了冰糖葫芦,果脯蜜饯,糖炒栗子等一些小玩意,味道不错,回头我给祖母带点过来,您也尝尝。”林汐开口十分配合的说道,其实心中还有点心疼呢,求之不易的零食啊。

  蒋氏:“……”谁问你这些了!这个丫头,除了吃别的事情也说不出这么多的话来。

  “算了吧,我年纪大了,不喜欢吃这些东西。”蒋氏没好气的说道。

  “祖母说的是,奶娘也说了,姑娘在家中喜欢吃什么都好,但是,一到了婆家要立规矩,要做贤妻良母,不能光想着吃了。看祖母这样我就知道奶娘没骗我,果然祖母您得多给我准备点嫁妆银子,不然我以后可不是得看周家人的脸面吃饭,饿着了怎么办?饿瘦了怎么办?到时候心疼的还是祖母您。”

  众人:“……”前两天要嫁妆,今天是来要嫁妆银子的吧?众人赶忙将头低下,怎么也没想到,这大小姐如今这么的厚脸皮。

  “你还瘦了!你什么时候胖过!这么多年你吃的也不少,怎么就不胖呢?”蒋氏猛的发觉自己的话给林汐带偏了,这会儿不是胖不胖的问题,这会儿是嫁妆银子的问题。

  “大小姐,你这是担心老夫人不给你嫁妆银子吗?”杨氏冷冷的问道,想到刚才蒋氏答应的事情,杨氏的心中便有了底气。

  “二婶不要以己度人,我是老夫人的亲孙女,祖母岂会不为我打算?我是个没爹娘的,不比妹妹好福气,有二婶你和二叔给她操心,我能指望的只是我的亲祖母。二婶你这么挑拨离间对得起我死去的爹娘吗?”林汐的小嘴一张一合的,说出来的话就好似刀子。

  “母亲,您可得给我做主啊,小辈对婶娘不敬,我还有什么脸面在这里。”杨氏听了林汐的话气的哆嗦。蒋氏倒是觉得没什么,听听挺有道理,自己不给孙女准备,还能给你个儿媳妇准备。但是,忤逆长辈到底说出去不好听,因此便准备当个和事老一个打压一个安抚,便将事情接过。

  “要哭回自己屋子哭去,大过年的给谁添晦气呢,做客就要有做客的样子!祖母年纪大了,二婶这哭哭啼啼的做什么,当自己是没出阁的姑娘呢。就我这订了亲的人也知道没事不能再娇惯自己,怎么二婶做了人家十几年的媳妇还敢给婆婆撒泼耍横吗?”林汐言辞狠厉的说道,倒是将杨氏给惊着了,这林汐真的变了,她不蠢,她聪明着呢,这说她的话哪一句不是直接命中要害!

  林汐则淡定的看着杨氏,她吃了这么多次的亏也没学乖,看来是没看明白蒋氏的心啊。在蒋氏心中,比起儿子和孙子,孙女不是那么的重要,但是,比起孙女,儿媳妇那就是无关紧要的存在。婆婆不挑剔儿媳妇便罢了,怎么着,你还敢撒娇耍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