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打脸

林家女 +A -A

  大家小姐,贵族公子,本应该谱写一曲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奈何小姑子出来搅局,这事情貌似有些索然无味了。但是,众人都低估了那小白莲的战斗力。

  “公子救我是恩情,我李红秀不是那忘恩负义的人,红秀从没想过要嫁给公子,只求公子给我一个报恩的机会,为奴为婢的我也心甘情愿。”那女子一张带泪的脸看着周毅轩,周毅轩却只觉得厌恶。

  “呸,为奴为婢,谁不知道你的心思!休要在这里卖弄小心思,我哥哥不是你可以肖想的!”那周艳艳真的生气了,这女子死皮赖脸的贴上来,如今要不是自己在,哥哥那柔弱的心肠没准就把这祸水给带进周家了!

  “小姐看不上奴婢,奴婢知道,奴婢现在就听大少爷一句话,奴婢是生是死,也就听大少爷一句话!”那女子根本就不和周艳艳纠缠,而是转向了周毅轩,气的周艳艳恨不得上去扇她。如果不是在这里,她一定会上去扇她!这个贱人!

  “周公子为人良善救你的性命,你现在却要挟她,难道这就是你报恩的方式?难道周公子不答应你就死在这里,众人就不明白谁是谁非了吗?好心救人却被痴缠,不成便以死相逼,礼义廉耻,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吗?!”那孟小姐转过头,温和的看着李红秀,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一点也不客气。

  “小姐不知道是哪位,这是我和周公子之间的事情,不知道这位小姐是以什么身份插手周家的事情,插手周公子的事情!”李红秀不是个好惹的,反问的话字字命中要害。

  “你!”孟小姐万万没有想到,这丫头这么的奸诈。

  “哎呦,说出去笑死人了,一个大姑娘竟然管别家汉子的闲事了,真的是不要脸,骚狐狸,不知道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呢。”

  那身穿补丁衣服的女子如此说着,一脸的尖酸刻薄,话说出来,孟小姐的脸瞬间就红了,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眼睛中都带着泪光了,默默的看着周毅轩。

  此处无声胜有声啊!林汐心中淡淡的点评了一句,口中的瓜子吃的都慢了起来。这剧情精彩的,可真的比看电视剧还过瘾,真人,现场,宅斗大戏!完全还原事件真相,全古董道具,太有范儿了。

  “闭嘴,我家小姐岂是你能污蔑的,看我不撕了你的臭嘴!”

  跟着孟小姐的丫鬟婆子不干了,瞬间便和那妇人扭打到了一起,场面有些暴力了,林汐看看,哎呦,见血了,那妇人是个打架的好手啊,一个打两个,不落下风。

  看着眼前混乱的场景,周毅轩只觉得疲惫,就好像深陷泥潭,分明要挣扎出来,周边却有一群帮倒忙的人,让他越陷越深,一点办法也没有。

  亲妹妹也好,林汐也好,一个不怕事大,一个淡定的观看,对他没有一点的帮助,他一直觉得婚姻之事并不重要,女子都是一样的,现在看来是他想的少了,一个聪慧的女子持家,才能让他在仕途上心无旁骛的打拼。

  “够了!”一声怒吼,却不是出自周毅轩的口,只见站在中间的孟小姐气势沉稳的喊了一声,然后便让自己的丫鬟婆子退了回来。

  “周公子,是我僭越了,不该如此多事。说来如今这里能管这个事情的除了周公子您自己,也就只有林姐姐合适了,毕竟是您未过门的妻子。”孟小姐说完对着周毅轩淡淡的一笑,一转身便要往回走。

  “姓孟的,你等等。”

  一道声音让本想飘然远去的孟小姐停下了脚步,一脸不解的看着林汐,不知道为何,她在林汐的眼中看到了嘲讽。

  “第一,姓孟的,我和你不熟,不要叫我林姐姐,我听着腻歪。第二,你也说了,我是没过门的,你见过谁家没过门的就管人家家里的事情的?难道你以后定亲了就要管着男方家中大事小情吗?你书读的少不要紧,你娘没好好教你也不要紧,关键是,别出来丢人。”林汐眼神冰冷的看着那个孟小姐。怎么,她不说话当她好欺负呢,一个接着一个的给她挖坑,她是吃瓜……子的群众好不好。

  “林小姐,我是好心,你要是不明白,那……那就算了。”孟小姐一脸的泪水,哪个姑娘被人这么说面子也挂不住,难得的孟小姐还没撒泼,周边的人都不赞同的看着林汐。

  “别给我玩小白莲的那一套,会哭了不起啊!你当大家都是傻子?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你这么虚伪做作的表演真的觉得能骗得过大家?!好好的大家闺秀你不当,非要做抛头露面装可怜的事,看看你自己这个样子和那位坐在地上的有什么区别?都虚伪的让人恶心。”

  众人听了这话心中不好受了,怎么就觉得这姑娘说的都实话呢,这两个还真的有点像,不过是一个穿的华贵些,一个穿的清贫些。

  孟小姐不哭了,被林汐这样的羞辱,她怎么还有脸继续哭,心中虽然恨的要死,面上却还要装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林家小姐,你这么羞辱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孟小姐惨淡的问道,一脸的不敢置信。

  “说不上羞辱,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我和你说实话是因为我还当你是个人,希望你能迷途知返。”林汐淡淡的一笑,那笑容让人万分的无语,并深深的刺痛了孟小姐的心。

  “我知道林小姐对我多有误会,我只能说,那些都是林小姐多想了!”孟小姐的神色猛的一变,变的圣洁不可侵犯。

  “孟小姐,我再说一遍,我根本就不记得你这个人,怎么会误会你呢,人太看得起自己也不好,那叫自视过高。”你当地球围着你转的,还误会你,根本就不认识你是哪颗葱好不好。

  “林汐你虚伪,你就是嫉妒孟姐姐比你漂亮,比你温柔,比你得我哥哥的心!”周艳艳看不得孟小姐哭泣,再看林汐那个样子,周艳艳便控制不住的冲了出去,话也脱口而出。

  这个瞬间,林汐看到了孟小姐脸上的窃喜,看到了周毅轩的愤怒,看到了周艳艳的挑衅,看到了围观群众的好奇。还有,那个恶少谁,你那一脸的兴奋是因为看到好戏而高兴呢吗?

  关键是,林汐真的没想到,自己不过顺手救个人,就能出来这么多的事情,她招谁惹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