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敌意

林家女 +A -A

  樱桃愤怒的看着这个场景,那女子真不是个好东西,自家小姐救了她,不知道感激,那周毅轩不过是出来说了一句话就扑过去,这是做什么,还要不要脸了!

  而周毅轩也是身子瞬间的僵硬,然后猛地一推,就见那女子狠狠的倒退了几步,然后用一种伤心欲绝的神态看着周毅轩。

  “难道公子是嫌弃我被人调戏了,那我只能以死明志了。”女子说着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震惊的一群看热闹的人群不要不要的,怎么回事,剧情进展的太快,他们的脑子还没转过来。

  “哎呦,我说这位公子,您可不能这样的,这人你抱也抱了,摸也摸了,总不能不负责任吧。”走出来的女子三十岁多的样子,一身的衣衫补丁加补丁,一看便知道是个穷困人家。

  “佟念,还不滚!”根本就不理会那哭泣的女子和这缠上来的妇人,周毅轩只和眼前的佟念说话。

  “表哥,您怎么在这里?我不知道这小娘子是你的人,真的!我要是知道怎么也不能和表哥你抢人啊!”

  众人一听这话,瞬间恍然大悟,哦,原来是这样的,本来就是表哥的人,表弟要抢走,现在抢不走了,那女子正和表哥诉说委屈呢?这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人的想法,当然,周边众人中至少有九成是看热闹的。

  林汐朝着樱桃伸了伸手,樱桃很无奈的将那瓜子抓了一把递给了自家的小姐。不是她说啊,她家小姐的心真的够大的了,这未婚夫婿给人这么算计,怎么能看的下去!

  林汐怎么看不下去了,在她的眼中,那周毅轩就是个陌生人,为一个陌生人操心,她还真的没这个嗜好。再说,这难得的死缠烂打的戏码也可以看看啊,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这位姑娘,是在下的表弟失礼,我定然将他交给家中长辈处理,如果姑娘有何要求,可以提出来,我自然会代为转达。”英俊的面庞,温和的态度,众人点点头。

  “周三公子!竟不知公子在此,小女唐突了。”清柔的声音来自人群外,众人便见一群少女从楼上缓缓走下,看她们的穿着,无疑是这金平城中的高门大户家的女儿,身边的丫鬟婆子更是无数,直接就隔出了一片区域,闲杂人等想要靠近是断然不可能的。

  这女子的一声招呼也惹的众人一阵呆愣,周家三郎,那是金平城的传奇,三岁识字,五岁成诗,七岁便成了秀才,十三岁为乡试案首,眼看着过了六年,马上要入京赶考,据说周家三郎的目标是状元郎!

  正是因为如此,众人一提到周知府一定会想到他的儿子周三郎,而一提到周家三郎,金平城的姑娘们便瞬间羞红脸,如此身家才学,还长的玉树临风,岂能不让女子们惦记。

  如今一有人说出周毅轩的名号,众人便收了此前玩笑的心思,看着周毅轩的眼神都带着崇拜。如此变化倒是让林汐没有想到,暗叹古人淳朴,不过是会读书,便这么的敬重。

  “三哥哥,你怎么管这些事情,没事惹得一身骚!”一个女子往前走了两步,一身鹅黄色的短袖小袄,下沈是粉色的马面裙,在这样冷的天气中倒是显得打扮的清新俏丽。

  “五娘,休要胡说。”周毅轩好看的眉头微微的皱起,自己这个同胞的妹妹最是不知道轻重,此时人前,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怎么能说如此污言秽语。

  想到这里,周毅轩皱着的眉头没有放开,往人群中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了站在那里的林汐,瞬间,周毅轩的脸才算真的撂下来了。

  她竟然在吃瓜子,一个大家小姐当众吃东西好不好先不说,为何自己被女子痴缠,连一个无关的女子都肯给他解围,而她这个名正言顺的未婚妻竟然不管!周毅轩一转脸,并没有看到身后的几个女子变了脸色,尤其是当周毅轩的视线落在了林汐的身上,后面几个人的心更是冒起了酸水。

  “林家大小姐也在啊,真是巧了,听闻最近林姐姐的身子不好,我正想着哪日去探望一二,不想姐姐恢复的这么快。”最先说话的女子扭着帕子朝着林汐走去,经过周毅轩身边的时候,那半披着的头发被风吹起,霎是美丽。

  “怎么,姐姐难道不舒服了?”女子一双杏眼看着林汐,薄薄的唇上是上好的胭脂,林汐却皱了眉头。

  “这人是谁啊?我认识吗?”林汐问的是身后的樱桃。

  “回禀小姐,这是孟家的小姐,您以前见过两次的。”

  樱桃自然不会当着这么多的人面前说自家的小姐失忆了,恶疾可是会被婆家嫌弃的,甚至能成为周家拒婚的理由。至于这位孟小姐,那得罪也就得罪了,反正是对未来姑爷有那见不得人的心思,不得罪也不可能交好。樱桃甚至觉得如此打脸也挺好,让对面那群女人知道,自家的小姐不好惹。

  打脸不打脸的林汐真的没考虑,关键是她真的不认识这个人,因此才问的樱桃,看樱桃的意思,这人无关紧要,林汐便也不打算结交。不说认识不认识的,单单从这女子的面相看,这姑娘实在不是个良善之人,这样的人能不搭理就不搭理。

  “林姐姐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也是可能的。”

  孟小姐被打了脸,还得自己找台阶下来,但是,她并不打算就这么算了,好不容易找到的机会,如此放弃太可惜了。孟家小姐的手帕自攥紧了些。

  “哼,不过是个平民女子,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便想要往我兄长身上攀,做我周家的下人你这样的都不配!还敢要负责,一样的没皮没脸,都不是好东西!”

  周五娘的话看似骂的是那小白莲,可是眼神却狠狠的盯着林汐,看的林汐眉头一皱,如果没弄错,这人骂的是自己?

  “艳艳,看来母亲对你的管教还不够!”周毅轩冷声说道,看到林汐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心中便微微一动。

  “是啊,五妹妹这嘴巴是越来越厉害了。”一直站在周毅轩身边的男子这会才开口说了一句,企图缓和下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