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小白莲

林家女 +A -A

  看到林源那好奇的神色,比她这个穿越人士还夸张,林汐有些心酸。于是拿出自己的小钱袋,看到喜欢的东西便只有一个动作,买!有钱就是任性,两百两家产,挥霍个路边摊还是足够的了。

  而且,林汐早就想好了赚钱的办法,因此也没想着省钱,只要林源喜欢的,便直接买下。只苦了身后的樱桃和小桃,两个人手上吃的喝的玩的,不值钱的小东西一大堆。

  站在古代的街头,林汐竟然有种自己已经融入这里的感觉,虽然还有些陌生,却并不害怕。这可能就是所谓的艺高人胆大了,林汐带着好奇和审视的目光看这个世界,只觉得也十分的精彩。

  不过不得不说,此时人们的厨艺还是不咋地,虽然是来寻获美食的,但是,这里的路边摊味道一般般,连传说中的阳春面也没能满足林汐那挑嘴的胃,颇有些遗憾。还好,这个时候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也算多姿多彩,耍杂技的,说书的,卖字画的,谈恋爱……啊呸,眉目传情的,调戏良家妇女……哎,这个就不太厚道了。

  此刻的林汐还是个有正义感的现代穿越古代并不小心沾了修仙边的女子,看到这个恶少调戏良家妇女的戏码怎么也不能无动于衷啊。不是说古代人淳朴的吗?怎么眼瞅着姑娘被调戏也没个人出头呢?

  “小娘子,你别怕,我不是坏人。”

  一声绸缎精致衣衫,一把雪白的扇子,一个歪带着的帽子,加上那外八字步,一嘴的污言秽语,这简直是标准的恶少打扮,想认错了都不行。

  “公子还请自重!”女子十五六岁的样子,长的柔柔弱弱的惹人疼爱,如今孤身一人,难怪会被人调戏。

  “造孽啊,这佟无赖又出来惹事了,这不知道是谁家的姑娘,又要倒霉了。”人群中开始有人小声的讨论,便有人开始附和。

  “小点声,这人可是有个做知府的姑父,别引火烧身。”另一个拽了一下身边的人就要走,而林汐也发现了周边的人多是敢怒不敢言的看着。

  林汐笑了,做知府的姑父,看来是个高等级有背景的恶少啊!如此恶少最好不过,打起来才有成就感。林汐此刻并不知道,眼前这人的身份并不那么的简单。

  “喂喂喂!说你呢,没错,就你,长的那么难看大冬天还摇扇子装人渣的那个!”林汐粉嫩的手指轻轻的一指,众人便看明白了那所谓人渣是谁?

  而此刻,齐齐的抽气声传来,其中包括了樱桃的。樱桃只觉得欲哭无泪,怎么自家小姐变成了这样了?这么有正义感真的好吗?

  “小娘子在叫我?”恶少一回头,本来是打算算账的,因此表情十分的凶恶,可是当看清楚了林汐的相貌,那态度猛的一转变。瞬间用了一张温和的脸看着林汐,看的林汐十分的不耻,当大家智商都没上线呢!

  “就是你,看着也人魔狗样的,怎么当街做调戏良家妇女的事情呢,不知道这天下还是有王法的吗?”林汐可是记得,这家伙貌似有个做知府的亲戚?不顺手坑一下,不痛快啊。

  而这个时候,喧闹的街道上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看着林汐出头,便不肯走,想要看看这事情是个什么结局。而在这大街的南侧有一个酒楼名叫食味轩,三层的酒楼十分有名,在这里吃饭的多是有钱有权之人,一道菜十几两银子,一般人岂能消费的起。

  “毅轩,你不下去管管吗?”一个男子好笑的看着楼下的闹剧,问旁边的好友,而周毅轩却并未如同他预料的变了脸色,只是静静的看着,那眼神好似是落在了……女子的身上?这真的是太奇怪了,不近女色的周大公子什么时候对女子有兴趣了?

  不过看看那女子长的也真心有几分姿色,看着身上的穿着,好似是什么人家的小姐,也难怪周大公子多看了两眼。

  而此刻周毅轩的脑海中只想到一个问题,她不是据说病的要死了吗?看如今这个样子,难道是将军府那边做的手脚?想到这里,周毅轩看着林汐的目光便带了几分打量。

  “伶牙俐齿的,爷喜欢,把你也带回去算了,一起收了做小妾。”那佟少爷一点也不觉得抓了林汐有什么不行的,看着穿着倒像是个正经的小姐,但是,一旦入了他的府门还能有什么想头。就算他不碰,人家相信吗?大不了娶了!

  “你府上的妾室都是这么抢回去的?”一把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樱桃,林汐往前走了一步,急的樱桃都冒汗了。好汉……好女不吃眼前亏,小姐要是有个什么,她万死难辞啊!

  “多半是的,小娘子放心,跟了我吃香的喝辣的,不会亏待你的。”佟公子给这个问题弄的一愣,下意识的回答道。

  “蠢货!”听到佟公子如此回答,周毅轩飞身往楼下走去,再也不敢耽误,这个蠢货是要害他周家吗?也不知道这个蠢货骂的是佟公子还是林汐。

  “我倒是佩服,你这么强抢民女竟然无事,想来公子你家中权势太大,一手遮天啊。”林汐一脸佩服的说道,这样的蠢货有个特长,叫做坑爹。

  “小娘子有所不知,我的姑姑那是……”

  “闭嘴!佟念!”一声怒吼传来,那佟公子一回头便见到周毅轩一张冷脸看着自己,瞬间让美色给迷得晕头转向的脑子清醒了。看了一眼林汐,又看了一眼周毅轩,脖子一缩,怂了。

  而这个瞬间,某个一直充当背景板的被救少女瞬间满血复活,朝着那站的笔直,一脸怒容,衣衫飘飘的周毅轩跑了过去。

  “公子,救我!”

  声音如同黄莺般婉转,清丽的莲蓉……面容上带着几滴泪水,而那微微张开的小嘴,那撞过去在人家怀中不愿意起来的苗条身子,真的是一枝梨花压海棠……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吧。男男女女的,谁压谁并不重要,反正都是压。

  林汐咬了一下后槽牙,这本以为是救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拯救一个女人与不幸,却不知道这么恰巧的偶遇野生小白莲,转身就被坑了一脸的血。小白莲,你瞎啊,没看到救你的人在这里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