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奶娘

林家女 +A -A

  听了黑胖子的消息,林汐恍然大明白,原来她被推下水,被定亲,就是因为挡了人家的路啊。文轩侯府,听起来挺高大上,一看就知道是不好混的家,她这个人没那么高大的追求,这个侯府她是不想进的。

  可是呢,她也真的不想这门亲事给林沁得了去,那就等于让自己的敌人变得更加强大,更加的难以对付。对于整个将军府,林汐真正忌惮的只有林钧一个,因为实力代表一切,林钧不管如何都是个参将,这背后是实打实的军权。

  将军府内杨氏也好,丫鬟婆子也罢,她们就算有玲珑心肠也是白搭,不说她不蠢,就算她蠢,最后用拳头也能扫平一切。可是,林钧是官,有声望有地位,他如果想要整治自己,就算不容易想来也不会太难。

  这也是为何林汐还愿意和杨氏周旋,没有直接一拳砸碎丫的鼻梁骨。因为她得装傻充楞,在没有绝对的能力保护自己和身边人的情况下,她可以和杨氏撕破脸,却不能直接面对林钧,至少现在不能。

  看看那熟睡的林源,林汐慢慢的握紧了手,上辈子的杨家已经是无耻之徒,这辈子林家也不安生。一个林钧一个杨氏真的是再次的刷新了她三观的下限,听那意思,原主的母亲也是被他们算计的了!那源哥身上的毒也不做他想,肯定不能冤枉了别人。

  “黑胖子,你说的那个药浴准备好了吗?”林汐低垂着头,浓密的睫毛在眼下留下了一片的阴影。

  “我早就准备好了,只等你下定决心。”黑胖子兴奋的说道。

  “你确定有用?”林汐不情不愿的问道。

  “肯定的,以前主人最喜欢泡这个药浴了,真的百毒不侵,脱胎换骨啊!”黑胖子极尽所能的劝说着。

  “真的能提升修炼速度?”还脱胎换骨,一听就知道肯定很疼。

  “必须的,多泡几次,这修为提升的更快!”黑胖子肯定的点点头。

  “黑胖子,要是没用,我就把你毛全部剃了,让你感受下什么叫做脱胎换骨。”林汐一个眼神过去,黑胖子毫不迟疑的哆嗦了一下,这女人,太凶残了吧。

  ……

  所谓药浴便是将一些珍贵的药材放入一个大的炼丹炉中炼制,当炼制成汤液之后便放入灵泉水,制成沐浴的汤液,这汤液可逼出体内的杂质,可扩大身体的经脉,让人的修炼速度更快。

  林汐本是极品灵根,修炼速度本来就快,可是黑胖子不知足,想到当年主人一直坚持用这沐浴的汤液,便决定也给林汐弄一份。反正以前这活也是它干的。

  “不太疼,就开始的时候有点疼,后来主人都拿它当洗澡水的。”看着犹豫的林汐,黑胖子如此劝说着。

  林汐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她林汐是那么怂的人吗?她不过是稍微的给自己打打气,她这么懒散的人做到这一步,真的是不容易啊。狠了狠心,林汐垮了一条腿进去,瞬间便定住了,而身后的黑胖子猛的一推,林汐整个人泡在了巨大的浴桶中。

  “死黑胖子!”林汐只喊了这么一句便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身子被禁锢在了浴桶中,动弹不得半分。

  “我知道很疼,很疼,但是,你这么个没毅力的人,我只能用这个办法,如果不这么办你一下子都呆不住!”黑胖子委屈的说道。

  林汐只听着耳朵边上有黑胖子的声音传来,听了这话更加咬紧了牙根,没错,她是没有毅力,那你找个有毅力的来泡泡这个试试啊!疼死了好不好!如同全身被针给包围了一样,疼的钻骨头,而这么强悍的疼痛下,她竟然还不晕,晕了吧,晕了就不疼了。

  果然,在林汐的衷心期盼下她晕了,而黑胖子在旁边照料着,虽然晕过去了,那药浴还在继续,一点点的黑色泥水从林汐的身上产生,融入了浴桶中,黑胖子看了满意的点点头。

  疼!林汐只觉得钻心的疼!她不记得自己晕了几次,每次都是被疼醒了再晕过去,她心中暗暗的决定,一定要让那个黑胖子好看!

  动了下睫毛,猛的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青色的纱帐,林汐愣了愣,然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还好,这泡药浴总算是结束了!那黑胖子呢!

  “黑胖子!死黑胖子!你给老娘滚出来!”

  林汐只听到杂乱的脚步声响起,然后看着一屋子的人震惊的看着自己,而一个身穿青色褙子的妇人走在了最前面,坐在了林汐的床边。

  “小姐,可是梦魇了,别怕,奶娘在,奶娘回来了。”那妇人一副要将林汐给抱入怀中的样子,可是看看林汐的个头,终究放下了手。

  “嬷嬷,小姐上次落水后很多事情很多人都不记得了,嬷嬷不要伤心。”

  樱桃看到妇人的脸色不好,便开解道,心中也十分的怅然。孙嬷嬷傍晚才到了将军府,换了一身的衣衫吃了饭便赶过来看看,可惜小姐睡下了,孙嬷嬷这就在外面和她们换了位子,希望明天早上小姐一睁眼便能看到她,却不想小姐竟然连孙嬷嬷也不认识了。

  “我的好小姐,这是吃了多少的苦啊!不怕,奶娘回来了,从今往后谁敢欺负小姐,奶娘都不答应。”想到自己差点和小姐生死两隔,孙嬷嬷的心就难受的不行,再想到要不是她先前有事情离开了将军府,小姐也一定不会被那杨氏给算计了,心中便更加的愧疚。

  原来眼前这妇人便是林汐的奶娘孙嬷嬷,前段时间因为在外面办差事的丈夫徐矿出了意外砸断了腿,便跟着府中的小厮带着儿子一起去看望了。却不想,趁着她不在的机会,那杨氏便动了手,还差点害死了林汐。如此想来,那徐矿的腿伤怎么来的也十分值得怀疑,毕竟这事情未免也太巧了些。

  “奶娘。”林汐看着那孙氏的眼神中浓浓的疼爱,便明白这人应该是真心对待原主的,只可惜,芳魂已经消逝,再也回不来了。

  “哎!小姐这脸色看着倒是不错,本来我担心的要死,如今看来我家小姐是吉人自有天相啊。”孙氏看着林汐水嫩的脸如此说道,不过几句话的功夫,两个人便熟悉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