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夫妻一对

林家女 +A -A

  樱桃不说话了,总觉得小姐真的是越来越聪明了,虽然看起来还是直来直去的蠢,但是,实际上这一切都是算计好的。小姐想要弄小厨房,便要挑拨大厨房的关系,自己只要对着有心争夺大厨房管事职位的王二媳妇抱怨几句便够了。

  大小姐的饭菜就敢怠慢,到了院子里都凉了,那么老夫人的饭菜你们怎么就不敢?到了院子里都是热的呢!说者有意,听者有心,樱桃的抱怨就是引子,便是那王二的媳妇蠢钝不曾到老夫人的院子说什么,相信大小姐也有办法让老夫人明白,同样是主子,他们是被人苛待的。

  而嫁妆的事情因为有了前面的铺垫也就变得顺理成章的了,老夫人疲惫不堪,对二房人的私心有了戒备,便会同意小姐的要求,果然,小姐真的变厉害了。

  樱桃在胡思乱想,而此刻的林汐只想着,回去吃点什么呢,脑力劳动果然不适合她啊,太消耗精神了,肚子都饿了。其实她能不能得到嫁妆不重要,只要不让二房的人拿到,那就是痛快!

  父亲说过,人心这东西很简单,你只要抓住了她想要的便够了,有了所求的便有了弱点。果然多年的教育,她这木头脑袋早就开窍了,只是她一直不知道罢了,因为她懒,因为前世有父亲护着。

  林汐想到这些攥了攥拢在袖子里的手,形象不多好看,林汐却一点也不在意,这天太冷了,吸了吸鼻子,将心中的思念压下。现在没人为她遮风挡雨了,她得自己努力,二房想要将军府,她就让他们什么也得不到!这么做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源哥,是为了林家。好好的大树,有了枯枝烂叶子的总要清理才行。

  “源哥,你和姐姐说说,一个八岁的孩子为啥能那么的聪明,我说什么都知道配合呢?”林汐伸出手拎着源哥的小手,如此问道。

  “姐姐,你不高兴了吗?”源哥有些无措,他是真的喜欢姐姐才要帮忙的,他不想姐姐嫌弃他。

  “亲,你吃过BJ烤鸭吗?”林汐看着源哥认真的问道。

  “姐姐想吃烤鸭子?”源哥歪着个头问道,难道姐姐刚才不高兴就是因为她饿了?

  “嗯,我想吃烤鸭子了。”林汐看了源哥一眼,那孩子一脸的懵懂,林汐有些失望,是啊,不可能那么巧。

  林汐攥着源哥的小手接着往前走,留下一脸凌乱的樱桃。怎么小姐最近的心思越来越难猜了呢,好好的就跑到了烤鸭的身上?等等,鸭子可以烤着吃?

  “源哥,聪明是好事,不用藏着掖着,以后姐姐给你撑腰,你可劲的聪明,听到了没?”林汐知道有个词叫做早慧,他们家的弟弟应该就是那个传说中让人羡慕嫉妒恨,让街坊邻居家小孩深深埋怨的别人家的孩子。

  “好,我听姐姐的。”以往防备着周边的人而将自己真实的性格藏起来的孩子,如今笑的阳光灿烂。跟上来的樱桃听了这话心中叹了口气,她有一种小少爷要被小姐带歪的感觉。

  ……

  回到府中的林钧看到杨氏的脸色便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果然等到杨氏将今日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学给他听了之后,林钧沉思了起来。

  他对林汐的印象一直都是非常差的,骄纵愚蠢,两个词便足以形容。可是看今日的情况,虽然林汐依然十分的蠢钝,说话不计后果,可是这人却好似是精明了许多,而这事情最终的结果也朝着对她有利的方向走了。

  “林汐如何不用去管,你只想办法让她别有命活到成亲便可,那姜氏的嫁妆再怎么样也不能让她带走!”如果让外人听到该感叹,林钧此人何其凉薄狠毒,林汐也是他的血脉亲人,却为了钱财之争而下杀手。

  “上次落水后她便谨慎了许多,如今更是不在大厨房用饭了,我倒是不好下手了。”杨氏想了一会才如此回答,夫妻二人密谋杀人却如同闲话家常一般。

  “你没办法?那姜氏是怎么死的?只要你想,这后宅里办法多的是。还有源哥,也要尽早的料理干净才是。”林钧喝着茶水,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说出来的话多么的狼心狗肺。

  “办法总是会有的,只是老爷您也得容我些时间筹划。”杨氏笑着坐了下来,看着林钧的目光中带着爱慕,如此一个冷血的夫君,也不知道杨氏有何喜欢之处。

  “我是能容你,我只是怕耽误了女儿的大好前程。”林钧如此说,深深的看了杨氏一眼。

  “文轩侯府那边可是有动静了?”杨氏听了这话马上往前探着身子问道。

  “文轩侯府的老夫人这段时间见了许多女眷,此前热闹的时候我们不去,免得和那些人一样落了下成,如今却正是时候。过几****递个帖子,和母亲带着沁儿一起去一趟吧,当年两家的婚约也该执行了。”林钧如此说道。

  “我倒是愿意去的,但是,当年定下婚约的毕竟是老文轩侯和林�,如今我带着女儿上门,只怕人家不认!”杨氏有些为难,这门亲事她自然不愿意放弃,她设计林汐便是打着李代桃僵的主意,可是要想成事,却需要老夫人蒋氏的配合。

  “母亲那里我去说。”林钧对此毫不迟疑,他亲自去,母亲绝对不会拒绝。

  “老爷,我看老太太那边好似是对我们有了怀疑,今天那臭丫头说整个将军府都是他们姐弟的时候,老太太竟然也没反驳。”杨氏迟疑了一会便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给林钧听。

  “你不用担心母亲那里,我们做的事情母亲不一定就一无所知。”林钧的神色深沉,里面还有杨氏看不懂的深意。

  “老太太知道什么!”杨氏的脑子瞬间就是一冷,看着林钧问道。

  “该知道的母亲自然都知道,不过是向着我这个儿子,什么也没说就是了。这么多年我们占着将军府钱财的事情,怎么可能瞒得过母亲,不过因为我的职位低,家中人员多,母亲有意贴补罢了。”林钧喝了一口茶,如此说道。

  “那,那件事情,老太太可是知道?”杨氏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焦急的问道。

  “你觉得母亲要是知道,你我还能安生的坐在这里吗?”林钧看了一眼杨氏,果然是庶出的身份,这么简单的问题也看不明白。

  “那就好。”杨氏终归是害怕,听到林钧口气不好也没说什么。

  “我既然回来了,今晚就去陪着母亲用了饭菜再回来。”林钧起身同杨氏交代了一句,杨氏赶忙将他的大氅拿了过来,送了林钧出门,心中稍安。她却不知道,一道小小的身影从草丛中一晃而过,朝着远去跑去。

  谢谢大家的支持,尤其是打赏的大大们,还有大家的推荐票支持,非常的感谢,(*^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