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要嫁妆

林家女 +A -A

  显然这个时候的重点不是查清楚定亲的事情是谁说出去的,而是要安抚林汐,蒋氏也很为难,可是,既然已经定亲了,就算是对周家那边的态度不满意,成亲的事情还是不能改变!

  “大丫头,你知道了也好,上次你落水是周家的公子给救上来的,你病了所以不知道,因为这件事情外面的风言风语很多,所以不管你愿不愿意,这亲事也必然是要定下的。”蒋氏想了想才开口说道,同时注意着林汐的神色变化。

  “是啊,还是那周家主动上门求娶的呢。”杨氏加了一句。

  “哦,看来丫鬟们说的是真的了,我和周家的确定亲了。”林汐面无表情的说道,众人也无法从她的神色中推断中,此刻林汐心中所想。

  “是的,这是喜事,那周家的公子无论是样貌还是学问都出众,身份也和你相当,也能配的上你,你不算委屈。”蒋氏耐心的哄劝着。

  众人:“……”岂止是配得上,是太配的上了好不好!果然自家的孩子是个宝,人家的孩子看成草,老夫人这也太自信了。

  “哦,那不重要。”林汐的话脱口而出,震慑了一片人。什么叫做那不重要,那什么重要啊!

  “我只是想说,既然我定亲了,也是有婆家的人了,那嫁妆的事情祖母可是有了章程了。”林汐继续淡然的说道。

  众人:“……”大病了一场,难道这大小姐不仅变得更蠢,脸皮也变厚了吗?

  一屋子的人鸦雀无声,都被林汐给震惊的没话说,看着脸色难看的蒋氏,还有那眼神凶狠的杨氏,都觉得大小姐今日要倒霉了。就是那方才还在嫉妒的林沁也瞬间被震撼了,就这么个东西,竟然要嫁给她的周公子!

  “咳咳,嫁妆的事情你不用操心,祖母会给你办好的。”蒋氏觉得自己今天操的心要比一年还多,她不能再和大丫头说下去了,心中堵得实在是难受啊,哪有大姑娘直接要嫁妆的!

  “我听说那讲究的人家是自小便给自家的女儿存下嫁妆的,我娘没的早,想来是没给我准备。而祖母您呢,年纪大了,我怎么好意思让您因为我的事情再操劳!算了,来的路上我想过了,也别费事了,就把我娘当年的嫁妆给我吧,大家都省事。不管母亲当年的嫁妆薄厚,我都不嫌弃。”林汐有些悲伤的说道。

  杨氏:“……”你还不嫌弃!谁不知道你母亲是姜家嫡女,而姜家虽然官职不高,都是些清贵的职位,可是那三个儿子赚钱的本事太高!当年姜氏出嫁十里红妆,那是实打实的一百二十抬嫁妆啊!

  蒋氏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林汐,那姜氏的嫁妆的确很丰厚,按照她的意思是要留下一半给源哥做聘礼的。可是,孙女说只要嫁妆不要别的东西了,这样看来也不是不可以。女子的嫁妆都是要留给子女们的,姜氏没了,嫁妆自然是留给林汐和林源的。而且,周家对这门亲事不满意,多带些嫁妆过去,也好给林汐防身用。

  别说,姜氏的嫁妆蒋氏从来没动过歪心思,那东西她看的上也不会要。她一个老太太不缺钱财,自然没有图谋故去的儿媳妇嫁妆的意思。只是,蒋氏不惦记,杨氏却把那些东西看成了囊中之物的。

  “大小姐,您带多少嫁妆过去,还是根据男方的聘礼来比较好,太重了不大好看。”杨氏如此说着。

  “男方的聘礼多少?二婶放心,男方送的聘礼我就不带过去了,都留给源哥。我知道那疼女儿的人家也会将男方的聘礼给女儿带走,不过我们又不是小门小户,生怕嫁妆少了女儿被婆家看不起。祖母疼爱我,我的嫁妆自然不会丢了将军府的脸,让周家看不起的。”林汐一段话将杨氏的借口给戳破了,男方怕嫁妆多?开玩笑呢!从来都是怕嫁妆少了!

  “嗯,大丫头说的有道理,就这么办吧,回头我让人把库房的钥匙给你。”蒋氏想想这门亲事到底是亏待了林汐,心中有意要补偿,便如此说道。

  “好,我明日再来给祖母请安。”林汐笑着说道。

  蒋氏:“……”你还是少来两趟吧!心中这么一想,蒋氏又觉得自己不对,怎么能这么对待自己的子孙呢!

  ……

  林汐带着林源高高兴兴的走了,身后跟着震惊的樱桃,小姐怎么能这么干呢,好几次她差点就跪了。要嫁妆,她去了一趟不是为了小厨房,不是为了恶心二夫人,而是为了要嫁妆啊!

  难怪昨天小姐让她将手中的银子算算,看着那几百两的银子发呆,难道那个时候小姐就打算好了要钱……啊呸,要嫁妆?

  昨天下午,林汐心血来潮的要清点下自己的个人财产,于是让樱桃开了柜子,将里面的钱财都拿了出来,看着眼前那一堆的碎银子,林汐的心情很不好。

  “樱桃,银票呢?”林汐看着樱桃问道。

  “小姐,我们什么时候有过银票?”樱桃真的吓到了,这要是小姐记不清楚,她可真的说不清了。

  “也就是说,我身边就这么一点碎银子?”林汐不满了,这原主也太穷了,还将军府的大小姐,才两百多两私房钱。

  林汐不是个钱串子,但是,也明白没钱寸步难行的道理。她是什么人,她是要做一番吃喝不愁大事业的人,没了银子,她吃啥,她喝啥?

  “每个月小姐有十两银子的月钱,加上长辈们年年节节的红包,也就这些留下来了。这还是小姐不喜欢打扮,从来都是佩戴府里分下来的首饰和衣服才能省下的。哦对了,每年过节您外祖家里都会给您和哥寄来一些好东西。”

  林汐看了看樱桃指着的那盒子里拇指大的红宝石,巴掌大的玉石,还有桂圆大的珍珠,其次便是小巧的金猪和各种属相的金色摆件。

  “这些是外祖家给的?”竟然都是珠宝,还是没有做成首饰的,看那成色真的不错。

  “不仅仅是这些,每年您和哥还有一千两银子的压岁钱,但是,老夫人怕您乱花钱,便收起来了,说是您大了再给您。”樱桃低声说道。

  “哦,看来我这外祖家还是很疼我的嘛。”林汐拿着珠子看了看便扔了回去,又不能吃,没什么好看的。

  林汐这话樱桃却不好接了,说不疼吧,年年都送东西来,说真的疼爱吧,哪有人八年了都没登门的!所以说,她不好说,也不接话。

  “不行啊!太少了,我的小金库几乎没什么含金量,我得想个办法。”所以说,樱桃当时真该多想想林汐说的话,原来她家小姐所谓的想办法就是这个意思,直接要嫁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