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臭脾气

林家女 +A -A

  北地实际上是个统称,因为这里的十二城靠近北方,同时又和那北寒国接邻,因此这十二城便被统称为北地,也成了大雍王朝和北寒国之间的一道屏障。

  早上城门才开,金平城的大小官员的轿子就挤满了这城门口,无论官职大小,无论年轻年长,全都相互寒暄着,说说这几日越加寒冷的天气,讲讲年下了各家都准备的如何。可以看出大家至少表面上相处的都不错,而且动作一致的,那眼睛时不时的往城外看。

  其中站在最前面的自然是金平城的周知府,这周知府面容和善的同周边的下属交谈,同时眼神时不时的往远看去,待到看见烟尘滚滚的时候赶忙整理了一下朝服,面上带着几分慎重。

  “来了吗?文轩侯府的人?”在官员之外,还有几个身穿杭绸直缀的老者,看似乡绅,但是,从那站着的位置看,几个人在这金平城的地位应该不低。

  “不是的二老太爷,是魏副将军来了。”边上那稍微年轻一些的男子如此说道,那老者淡淡的哦了一声便不再说什么,他们韩家和军中向来没什么交情的。

  “魏副将军。”周知府神色平和的看着眼前的壮汉,一身的戎装,如鹰般的眼神,看的人心底发麻,果然上过战场杀过人的就是不一样。

  “周大人。”那魏副将军转身下马和周知府打了个招呼。

  “不知道今日魏副将军也会来。”周知府说着迎了上去,从官职上看两人不分上下,但是,从实际的权势来说,周知府弱势了一些。虽然他管着这里的财政和官员,但是,在军队面前,这些都不够看。

  “临时决定,也未和知府大人打个招呼,倒是我莽撞了。”一个壮汉,竟然能说出这番话来,看来也不是个真莽撞的。这让后面赶上来的林钧听了心中一沉,这魏达可不是个好打发的。

  “林参将也来了。”周知府笑的和善,明知道眼前的两人不和睦也不多说什么,面上做的没有一点疏漏,便好似不知道两人暗中较量一般。

  “周大人率领官员迎接文轩侯府亲眷,我自然不能不来捧场。说起来林家和韩家多年交好,老侯爷更是对北地的安稳贡献巨大,我作为晚辈,于情于理都要来此迎接老夫人的。”一段话点出了韩家和林家的交情,同时也全了所有人的脸面。

  “韩世叔。”林钧一身的军装,走到那韩家老者面前,恭敬的行了一礼。

  “林家侄子,难得你有心了。”那老者满意的一笑,还抬手将林钧给扶了起来,眼神更加的慈祥了。

  “据说当年的老侯爷和林将军一见如故,成了忘年之交,两位都是风采非凡之人,更是在北地的百姓中威望颇深,两人交好也成为了一段传奇。可惜啊,老侯爷病逝,林将军为国捐躯,两个人物全部走了,留给我等的只有一个传奇故事了。”魏副将军看着林钧冷笑道,话如刀子一样的割下来。

  什么多年交好,韩家的根在金平城,你林家是从京城来的,怎么交好?还不是有个厉害的林将军得了老侯爷的青睐,这才将林�派到了这里做了将军。现在打着死了的大哥的名号给自己的脸上贴金,他林钧可真是要脸!

  魏副将军的一段话说的周边的官员频频的看向林钧,早就知道林家和韩家关系不错,现在听了这话细细的品来,原来林钧的脸皮也真够厚的。如果是父辈的关系他攀扯一二倒是无妨,这兄长的人情,还是故去的兄长的人情,他可算是够钻营的了。

  林钧虽然神色没什么变化,这心中到底是愤恨,恨魏副将军找到如此机会,将他的脸皮生生的给扯下。只是这话说的巧妙,并未有半点对他的指责,他真没想到,魏副将军这样的武将也能耍弄唇舌。

  “谁说不是呢,两位可都是为北地的安稳,为北地百姓的安居乐业做了贡献的。”周知府感受到了两人的不合,马上开口打了圆场,他不管两人怎么斗,至少今日不能坏了他的事情。

  “诸位,我们还是出城迎接吧,本官想老夫人的车马也快到了。”周知府打头,众人跟随出城,方才的事情就好似没发生一般,但是,众人心中对林钧到底还是有了看法。

  “来了,回禀二老太爷,侯府的车马来了。”

  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急匆匆的跑来出现在了众人眼前,众人便知道,这是韩家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而当地的官员也整理了一下衣衫,等了一上午,总算是来了。

  果然,小厮的话音才落下,便见尘土飞扬,一队身穿黑色铠甲,手中拿着亮银长枪,骑着高头大马的军士飞奔而来,在场的文官全部惊呆了。只有魏副将军眼神一暗,看到了那旗帜上飘扬的三个大字,麒麟卫。

  “是麒麟卫啊。”周大人感叹了一声。

  “没错,这就是麒麟卫,天子近卫。没想到,竟然是护送着韩家人归来的。”魏副将军和周知府并肩而站如此说道,而那身后的林钧在听到这话的时候眼神一闪,带着一股势在必得的决心。

  “麒麟卫总指挥史韩玉辰韩大人谢谢诸位大人的迎接,文轩侯府此次回乡祭扫并不想兴师动众,归来的女眷也不好和各位大人见面,诸位还是回去吧。稍后文轩侯府会派人到各府表达谢意。”一个年约二十长的十分清秀的男子如此说道,众人奇怪的看着他,这是什么意思,文轩侯府避而不见?不想大张旗鼓?

  不对啊,不是听说老夫人身边有文轩侯的嫡长子陪同的吗?怎么现在反而说都是女眷了?而这个说话的人是谁?怎么韩家的事情由一个兵将说了算了?

  “周某恭迎文轩侯老夫人回归故里!稍后会亲自入府拜访,老夫人舟马劳顿,我等不敢耽误老夫人的休息,还请诸位入城。”不管事情如何,虽然没人出来和他们寒暄,周知府还是好脾气的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而魏副将军什么话也没说,主动让开了道路,只看了那骑在马上的韩玉辰好几眼。

  韩玉辰感觉到了打量的目光,同魏副将军一个对视,两人都在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寒光,韩玉辰挪开了眼神,一挥手道:“进城!”

  坐在马车中不便露面的蒙氏气黑了脸,而老夫人董氏无奈的笑了,看看那红了眼圈的大丫鬟便知道,这孙子的臭脾气又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