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归人

林家女 +A -A

  进入腊月的天越发的冷了,此刻的院子里站着主仆二人,其中梳着妇人头的女子不过三十岁上下的年纪,一身淡粉色绣红色菊花交领褙子,头上插着赤金丁香花的簪子,耳朵上一副小巧的赤金垂珠耳坠,应得皮肤更加雪白。

  “孙姨娘,老爷正在和夫人说话,没时间见姨娘,要不然姨娘就先回去吧。”丫鬟红香娇俏的笑着,神情中带着淡淡的鄙视。

  “那真是的太不巧了,妾做了一道老爷最爱吃的红枣雪蛤汤,还请红香姑娘帮着拿进去吧。”孙姨娘说着,她身后跟着的小丫鬟便将那大红色的食盒递了过去,顺手将一个小小的香囊塞到了红香的手中。

  “姨娘放心,奴婢一定将姨娘的心思告知老爷。”红香捏了捏那香囊,知道这个重量至少也得有三两的银子,这孙姨娘出手果然是最大方的。

  “那就劳烦姑娘了。”孙姨娘说完并不多说什么,而是扭着丰满的腰肢走了,哪怕是从后面看也是风情万种。

  红香看着那水蛇腰扭着走了瞬间呸了一口,将那食盒往厢房送了过去,一个姨娘,一个商户,再好的姿色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正室夫人给压得抬不起头来。

  这边红香将那红枣雪蛤汤自己给享用了,那边孙姨娘身边的小丫鬟就开始为自己的姨娘打抱不平了。

  “姨娘,夫人不给您脸面也就算了,如今夫人身边的丫鬟也太大胆了,再怎么尊贵也不过是个奴才,怎么敢给姨娘您脸色看。我看姨娘您也太好性了,就该让奴婢大嘴巴扇她。”小丫鬟看不得红香那个得意的样子。

  “无妨,一个丫头而已,就是心大了点,不过心大也有心大的好处,他们那边乱了,我们才能有机会。”孙姨娘笑着往回走,一点也没有落寞的情绪。

  “姨娘,奴婢不明白了,您分明就知道去了也是无用,为何还要去呢?”丫鬟真的不明白,姨娘还亲手做了羹汤给二老爷。

  “你不需要明白,老爷明白就行了。”孙姨娘淡淡的说着,往回走去。

  ……

  冬日寒风猎猎,一队人马由远及近,官道上的人这才看的清楚,那被扬起的尘土是因为一只军队的到来。高头大马,铠甲长枪,前面的旗帜上写着麒麟卫三个大字,众人赶忙退让开,这是军队前行,谁敢阻拦。

  抬起头偷偷的看,这队护卫十分的精神,一个个的神色严肃,紧绷着的脸上带着寒光,目不斜视的骑行而过。而在这几百人的最前面是一个身穿亮银铠甲的高大男子,骑着黑色的高头大马,身材健壮,坐得笔直,一脸的刚毅。说是刚毅,实际上有点过儿,毕竟那脸上的胡子有点太茂盛,看不太出来这人的长相,但是,那冰冷的眼神,让周边的人忍不住底下了头,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军队中间是数辆巨大的车马,拉车的是纯白的高头大马,青色的车子上面有标志,只见文轩侯府四个字,众人不敢再造次,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这是女眷们用的马车。

  这个时候文轩侯府竟然出门了?看这个样子,竟然还不是一般的出行,那分明是主子出行才能有的车马队伍和奴仆随从,甚至要麒麟卫相互送的,难道马车里的是文轩侯?

  文轩侯府在北地的名声很大,不为别的,只因为老文轩侯韩凝是北地人。当年韩凝跟着太祖皇帝从北地发家打天下,真的等到太祖皇帝坐上了皇位之后论功行赏,他便得了个文轩侯的爵位。

  不过老文轩侯已经过世,留下发妻董氏看守整个侯府和满堂的儿女,今年董氏梦到了韩凝,瞬间心中不安,难道是老侯爷地下不安?这便和自己的长子,也就是现任的文轩侯商量,她想要回老家看看,祭祖顺便修葺祖宅。

  百善孝为先,文轩侯自然不会拦着,因为初一百官都要入宫拜见,自己走不开,便让妻子蒙氏跟着,又派了长子韩玉辰一路带领麒麟卫跟随,这才放下了心。如今这路上的人便是文轩侯府韩家的人,而他们距离北地不过三十里远了。

  “玉辰啊脾气太倔强了,这么大冷的天何苦来的呢,非要在外面骑马,就不能在车子里面陪陪我这个老婆子。”

  一个身穿宝蓝色五寿捧寿妆花褙子,头上戴着赤金镶南珠头面的老夫人对着她面前坐着的妇人如此说道。妇人身上穿着翠绿色缠枝花的刻丝褙子,面色红润,头上戴着赤金红宝石的簪子,比起老夫人少了些稳重,却多了一丝的精明。

  “母亲,辰儿不是不愿意进来陪你,只是他既然领了圣命,成了这麒麟卫的首领,不露面总不好。”女子是文轩侯的夫人,也是董氏的大儿媳妇蒙氏,笑起来也带着三分的精明,不过这话老夫人董氏却是喜欢听的。

  “哎,我也知道,这子孙能有本事自然是好的,在其位谋其事,玉辰能当成这麒麟卫的首领,一方面是因为陛下的荣宠,何尝不是因为他自己争气啊。”老夫人董氏夸起自己的孙子来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

  “祖母,您可不能这么偏心,在您的心中,难道只有大哥是好的?就不知道夸奖夸奖孙女。”说话的少女十三四岁的年纪,穿着大红色的大红刻丝蝴蝶葡萄褙子,生了一张玉面,唇红齿白,乌黑的长发一半用珠花固定,一半披散着,娇俏可爱,生生的将这车厢内的一个个俏丫鬟给比了下去。

  “呵呵,看看,这都多大了,还吃自己哥哥的醋,我什么时候不疼你了,你们啊都是我老太太的心头肉。”老夫人董氏将那少女,也是文轩侯府嫡出的大小姐韩玉锦搂在了怀中,笑着点了一下她的鼻尖。

  “哼,我知道老夫人喜欢大哥,反正我也是争不过的,老夫人能把疼大哥一半的心分给我这个孙女,我就知足了。”韩玉锦如此说道,逗得老夫人蒙氏再次笑了起来。

  “好了,我疼你,都疼你行了吧。”老夫人顺手将桌子上的糕点塞入韩玉锦的手中,塞住了那泼辣的小嘴。

  “月华,眼看着也要到了,你下去和大少爷说,一会进城了,大冷的天也不要和外面迎接的官员太多攀谈,可是,也别冷着个脸。毕竟是祖地,别让人说咱们韩家目中无人。”老夫人董氏终究还是不放心自己那孙子的冷淡性情,忍不住的让自己车上的大丫头下去叮嘱一二。

  “是,老夫人。”

  大丫头打了帘子下去,可是心中发苦,大公子能听自己的吗?别说是她,就是老夫人亲自说,也不一定就管用的吧。哎,想到大少爷,她便忍不住的腿软,那位可是出了名的冷酷无情,回头她弄不好要在众人面前折损一次脸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