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惊吓

林家女 +A -A

  看着林汐的笑容,杨氏的表情瞬间有些凝结,那个瞬间杨氏甚至觉得自己面前的不是个十几岁的黄毛丫头,而是个心机深沉的同龄人,这个认知让杨氏觉得更加的气闷。

  “大小姐说是的什么话,我怎么不太能听的明白了呢?”杨氏笑着说道,身姿不变,一点也看不出来此前她曾经心惊过。

  “芍药那个丫头是个激灵的,我这次落水可多亏了她,二婶难道回来没赏这个忠心护主,一心要把我从水中拉出来的人?”林汐笑着说道,眼神盯着杨氏,果然见杨氏变了脸色。

  “说起来大小姐倒是提醒了我,芍药虽然跳下了水亲自救大小姐,但是,那个丫头照顾不当,竟然引着你去那危险的地方,只能算是功过相抵,我不处罚她便罢了,哪里还能奖励!主子去危险的地方不知道劝阻,要她们有什么用!”杨氏的话说的滴水不漏,一个不知道劝阻,便将芍药给摘了出去。

  “二婶这话说的有道理,这次是我也就罢了,我从小身子壮实,这次落水也不过是去了半条命,改天要是二妹妹也如此,一不小心落了水,那能不能救回来可就难说了。这些丫头是该好好的管教一二了。”林汐笑着说,但是,嘴角那冷冷的嘲讽,杨氏没有错过。

  “你,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杨氏一听到林汐提到林沁,瞬间便坐不住了。她听出来了,林汐这是在威胁她,用林沁威胁她。

  “二婶这是怎么了,我不过是就事论事,顺着二婶的道理说,二婶怎么就变了脸色了!哎呀,我说二妹妹落水只是个假设,哪里就那么容易落水的,只要二妹妹少出门,二婶多多的看护,想来是没这个机会的。”林汐不动声色的喝着茶水,却见杨氏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你在威胁我!”杨氏总算明白了,林汐真的是在威胁她,林汐是想要和她撕破脸,就算她再怎么哄劝,貌似也没了作用。

  “呀,这都被二婶给听出来了,可真是不容易啊。我以为以二婶的聪慧程度,还得来两次才能明白我多不待见你。”林汐放下了茶盏,冷冷的说道,。

  “大小姐,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杨氏突然放轻了语调,如此问道,眼神中都失望和痛苦,好似一个被人误会的可怜人。

  “哦,误会?我倒是不知道,不如二婶说来我听听?”林汐动了动身子,虽然是躺着,但是那气势,丝毫不比杨氏弱。

  “我不知道大小姐听了谁的挑唆,竟然怀疑我!我自认对林家尽心尽力,对将军府尽心尽力,对你们姐弟尽心尽力。我日夜操劳的撑起了这个家,不知道大小姐到底为何这么猜忌!二婶到底是做了什么让大小姐不满意,大小姐尽管说出来,二婶一定给你赔礼道歉,就算是因此被老夫人处罚我也是认的。只希望大小姐别再误会下去了。”杨氏的神色是委屈的,是愤怒的,是伤心的,如果不是知道了她的真面目,林汐还真的要为她的演技喝彩。

  “是啊,你为了将军府日夜操劳。”林汐小声的说了一句,神色有些落寞。

  樱桃见此心中一沉,小姐别是让二夫人的两句好话给哄了,再次相信了她。这么多年,小姐和少爷暗中吃的亏难道还不足以让小姐清醒吗?

  “所以啊,何必这么寄人篱下的为别人操劳?又不是自己的家,何必这么死皮赖脸的赖着不走?我记得二叔的职位是参将吧,又不是没有自己的府邸,这么寄住在别人家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林汐一抬头好笑的看着杨氏,只惊得杨氏往后猛的退了一步。

  “大小姐,你这么说太伤人了,我们一家子留在这里还不是为了你们姐弟,你们年幼失怙,我和你二叔怕你们受欺负才留下,怎么能想到,今日落的大小姐这番话!”杨氏反应过来,马上义正言辞的说道。

  “受欺负?受谁的欺负?父亲和母亲不在了,还有祖父和祖母在,难道,二婶是怕祖父和祖母不顾血脉亲缘,虐待我和弟弟?!”林汐的表情足够的夸张,眼角的幸灾乐祸藏也藏不住。

  “不!你血口喷人!林汐,你敢血口喷人!”杨氏不敢相信,林汐敢说这样的话。

  “你敢做,我怎么就不敢说了?你有脸做,我怎么会没脸说!血口喷人?说别人或许还行,说你可真的不委屈!杨氏,你这么多年做过什么,你自己知道,我在地下的父亲和母亲也知道!”林汐说着猛的坐了起来,手指直接指着杨氏,神态张狂。

  “林汐!”杨氏怎么也没想到,一向蠢笨张狂的林汐会有这样的时候,不再将她当做母亲,而是当做了仇人!那张狂的样子没有变化,但是,那神态分明是精明的。

  而正在这个瞬间,本来干冷的天气居然有了变化,屋子中的青色纱帐无风自动,一道道的冷风从地上吹起,吹到人的脸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而那本来放在桌子上的杨氏的茶盏猛的掉落在了地上。

  “啊!”一声声的惊叫声响起,屋子里的丫鬟们被吓得瑟瑟发抖,大白天的要闹鬼不成!樱桃等人虽然害怕,还是紧紧的保护着林汐。

  “杨氏,不要激怒我,我是死过一回的人,你那些龌蹉的心思,瞒不过我的眼!”林汐冷冷的说道,风吹起了她的头发,让人觉得十分阴寒,杨氏猛的又往后退了一步,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林汐却张不开嘴巴。见此,林汐那纤细的手指放下,灵力悄悄的收回,风没了,纱帐也不飘了。

  “二夫人,夫人。”张嬷嬷拽着杨氏的袖子,主仆两个紧紧的挨着,不知道是谁颤抖的更厉害些。

  “人家都说,做贼心虚,我看二夫人这不仅仅是做贼心虚了吧,看来是做了什么阴损的事,如今被人找上门来了。”林汐看着杨氏似笑非笑的说道,那眼神中光芒一闪,吓得杨氏再也忍不住转身就往外跑。

  看着二夫人带着人跑了出来,那门外的丫鬟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忙追了上去,而林汐则淡淡的笑了,笑的屋里的丫鬟们逐渐的安定了下来。小姐对待她们极好,就算是像小姐说的,她是死过一次的人,所以才有点……她们也不怕,小姐一定不会伤害她们。她们甚至高兴,小姐总算是真正的立起来了,再也不会被二夫人迷惑。

  “樱桃,你去和老夫人说,我被二夫人气的躺下了,要吃药。”林汐很干脆的往床上一趟,闭着眼睛平静的说道。

  众人:“……”小姐,您这么糊弄老夫人,这么告黑状真的好吗?!刚才屋子里的恐怖氛围瞬间便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