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碰撞

林家女 +A -A

  林汐说要好起来,那就真的飞速的好起来了,一天可以下床,两天可以在院子中自由行走,三天就已经能吃酱肘子了!厨房的人将这个消息告诉给杨氏的时候,杨氏的嘴巴张的大大的,她的脑海中林汐还是几天前那要死不活的样子呢。

  “混账!什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看她就是装神弄鬼!”

  杨氏可不相信什么受到父母庇佑的话,她只是没想到那个蠢钝如猪的林汐竟然变得聪明了,不过是一个月的功夫,便想到装死的办法回到了将军府,着实是可恶。更加可恶的是,她还被蒙蔽了。

  “走,去看看!我倒是要看看她好的有多快。”杨氏心中不服,她怎么可能让一个小丫头片子给骗了。

  “夫人,这个时候去恐怕不好,她才好转,万一碰上了老夫人……”张嬷嬷有点心中没底,比起夫人,她其实更加愿意相信林汐好起来是真的受到了那死去的威武将军夫妇的庇佑,当天林汐回来那小脸,她可是看的真真的,死气沉沉,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好了起来。

  “怕什么,碰到老夫人我也是名正言顺的去探病,我要是不去,那才惹得老夫人不痛快呢。”杨氏淡淡的一笑,整理了下自己的鬓角,这才穿好了披风,在丫鬟和婆子的簇拥下走了出去。她倒是要看看,林汐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杨氏进门的时候看到的是整理干净的院落,丫鬟们规矩的做事,脸色十分的镇定,甚至带着笑容,杨氏的心跳漏了一拍。这院子她不是第一次来,但是,以往的丫鬟们见了她都是畏畏缩缩的,哪里像是现在这么沉稳,有了这样的气度。

  “二夫人来看小姐了。”甜杏清脆的嗓音响起,坐在罗汉床上的林汐根本就没动,笑话,她久病初愈,哪里来的起身相迎的力气。

  进了屋子便觉得温暖如春,二夫人杨氏看着那斜歪在罗汉床上的林汐,瞬间收拾了脸色,赶忙上前两步,亲昵的看着林汐笑道:“我的大小姐,感谢菩萨保佑,竟然真的就好了起来了。”

  “劳烦二婶惦记了。”林汐不冷不热的客气了一句,尤其是在杨氏那么精彩的热情后,就让人觉得十分的憋屈了,至于被憋屈的人是谁,肯定不是林汐就是了。歪在床上的人就着樱桃的手吃着酱肘子,嗯,味道不错。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就算是杨氏见多识广心思深沉也愣了一个瞬间。怎么回事?以往将她当亲娘,这次竟然这么冷淡?难道是因为在庄子上的事情对她存着怨气?也对,那庄子上的人做的太没遮掩了,倒是让她难堪。而且,一个久病初愈的人能吃这么油腻的东西?二夫人的眼神一闪,便转换了话头。

  “看大小姐的胃口不错,想来这是真的好了。”二夫人杨氏本想坐在床边,可是那里坐着个樱桃,看她来了也没起身行礼,杨氏没说什么,咬咬牙,坐在丫鬟搬来的椅子上。林汐看了她笑笑,然后又吃了一大口。

  “不知道怎么了,这些天就想吃些有油水的,可能是前段时间在庄子上饿的狠了。”林汐一点面子也没给二夫人留,直接如此说道。

  “说起这件事情来我就气得难受,也怪我,将军府中事务繁忙,对庄子上的事情就疏忽了,竟然养的她们奴大欺主,差点害了你,真的是该死!万幸你没事,不然我万死难辞其疚。不过你放心,那些害人的奴才已经都让二婶给发卖了,以后再也不会在你眼前晃悠,看着碍眼了。”

  杨氏的话接的很顺,一点难为情的意思也没有,心中想着,果然是因为这个和她在闹别扭呢,这个林汐的脑子蠢,糊弄两句就是了。

  “帮着我们姐弟打理将军府,这些年辛苦二婶了,毕竟这本该是我的担当,只因年纪太小,不得不麻烦二婶了。”林汐说着朝着杨氏真诚的一笑,笑的杨氏心中砰砰砰的乱跳。

  “应该的,应该的。都是一家人,哪里说的这么外道。”

  杨氏嘴上这么说着,心中却十分的震惊,这林汐此刻竟然像是换了个人一样,不再撒泼耍横,竟然会动脑子了。这么多年,她何曾说过这将军府是他们姐弟的话?哪一次不是感激她为将军府的付出,这丫头什么时候就变了!

  “二婶可是不舒服?”林汐觉得杨氏的脸色很精彩,果然,还没到那所谓的没脸没皮的地步,还知道做贼心虚。

  “没有,你这屋子里暖和,猛的一进来,人难免有些晕。”杨氏很快的就掩藏了自己眼神中的真实想法,再次抬头已然是一副慈爱的模样。

  “婶娘也该注意点身体才是,毕竟二叔和堂哥堂妹都指望着婶娘一个人关爱呢,如果婶娘病倒了,二叔和堂哥的身子可让谁去操心好呢。”吃完了酱肘子,将一杯碧螺春直接饮尽,她不是那大家闺秀,做不来一盏茶喝上几十口的文雅事,茶再好也得有时间品,一盘子的酱肘子,她现在就是渴。

  看着林汐豪爽的饮茶,杨氏将差点脱口而出的训斥咽了下去,这丫头还是一样的鲁莽,但是,为何这动作她做起来却一点也不难看,感觉慵懒中甚至还有一些妩媚?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竟然能有如此的风情?

  “你二叔的腿伤已经好了,早就去军中忙碌了,你大哥哥的身子倒是还需要再调理一段时间。当然,这些都不是最紧要的,现在你才定下亲事,自然是可着你的亲事忙活。”

  杨氏用帕子掩着嘴笑,这笑容中的含义只有她自己明白,那周毅轩林汐可是一直放在心中,如此,这对林汐来说,应该算是一件好事吧。如果不是怕蒋氏不同意,她还真不想让林汐嫁入周家呢,太便宜她了!转移了话题,用周家的婚事试探,她就是想看看林汐的反应到底会如何。

  “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二婶为了我一个侄女能放着自己的儿子和夫君不顾,林汐真的是太感激了,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二婶呢。”林汐如此说着,嘴角挂着嘲讽的笑容。

  杨氏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会和林汐斗唇舌,她怎么可能变化如此之大,这话是在拐弯抹角的说她不遵守三从四德!这丫头片子,好大的胆子!杨氏的脸色瞬间变了变。

  “你!”杨氏猛的站了起来,她已经确定,林汐是真的在嘲讽她,这个丫头变了。

  “你到底是谁!”杨氏眼神紧紧的盯着林汐,一眨也不眨。樱桃等人悄悄的将往林汐的身边靠了靠,生怕杨氏作出什么伤人的举动。

  “看来二婶真的是太劳累了,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了。我是这将军府的嫡出大小姐林汐啊,难道还是别的人不成?”林汐笑着说道,这笑容看的杨氏十分的不自在。

  眼前的人是林汐没有错,但是,她就是有一种直觉,这人不是林汐,不是那个蠢笨的被自己握在了掌心八年的林汐。而正在这个时候,杨氏便听到林汐的声音再次的传来。

  “对了,我差点死了,总算长进了一些,看清楚了一些人,想明白了一些事,我和周家的婚事,还真的得感谢二婶的成全呢。就是不知道二婶所求的,能不能实现了。”

  林汐看着虚张声势的杨氏笑了,她懒,她不想动,所以,她需要将将军府给整理干净,将林家二房给收拾干净,现在真的没必要留下什么脸面了,撕破了脸,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