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醒来

林家女 +A -A

  林汐的嫁妆没定下来,杨氏自然是开心的,但是,当听到大丫鬟说的话,杨氏的高兴荡然无存,心中只有愤怒。狠狠的将自己手中的粉彩茶盏猛的摔在了地上,心口那疼痛的感觉也没消失。

  “混账,不知好歹,我要不是她的母亲,我会为她这么打算!****碎了心,她还敢如此!”杨氏愤怒的话脱口而出,屋子里的丫鬟都不敢动,那张嬷嬷给众人打了个眼色,丫鬟们才敢鱼贯而出,速度很快,生怕走的慢了被牵连。

  “二夫人别生气,小姐还小,大点自然就明白了。”

  这屋子里能说的上话的人也只有她,虽然知道杨氏现在心中不痛快,这该说的话还要说,还不能说小姐的坏话,人家是母女,哪里有隔夜的仇。夫人现在不过是需要有个台阶下来罢了。

  “她还小吗?过了年就十四了,我算计来算计去,还不是为了她,为了她以后能过的好。我难道还是为了我自己个吗?”

  杨氏的头一抽一抽的疼,张嬷嬷赶忙伸手给她按了起来,这是多年的老毛病,杨氏一生气便会头疼,看来这次是真的动怒了。

  “夫人还是去看看吧,小姐年纪大了,难免气性高些,您不去劝抚一二,怕是小姐心中的气不顺。”张嬷嬷再次的劝解。

  “哎,她这是生气我给她做了决定,一心惦记着周家,她也不看看那周家人能不能看上林家。佟氏别看是个破落户出身,她心气高着呢,一心想要给她那儿子找个京中的大家闺秀!”杨氏越说越是气愤。

  “周家也未免心太大了。”张嬷嬷撇撇嘴道。

  “哼,那个佟氏对自己的儿子寄望颇高,要不然也不会把他送到京城中读书,婚事上面更是从来不松口。平日里她看这北地的姑娘都是昂着个头,没有一个能让她看的上眼的,憋着心气的要给她儿子找一门能借的上力的亲事,咱们家的姑娘再好也不合她的心意。那个周毅轩还不错,可惜了,有这样一个婆婆,谁敢把女儿嫁过去。”

  杨氏坏了林汐的名声的确是为了高攀上侯府,但是,同时也是真的在为女儿林沁考虑,周家并不是个好的选择。

  “您这些话可以和小姐说说,小姐大了,总是能想的明白的。”张嬷嬷知道杨氏满心为了林沁打算,才如此劝道。

  “我让她的丫鬟将林汐给撞了下去,现在她一心怨我,我说什么她能听的进去?才知道定亲的事情便如此闹腾,看来这次真的得狠下心来,给她找个教养嬷嬷回来,一个姑娘家,怎么敢……”

  杨氏愤怒,却还是没说出来,一个姑娘家怎么就敢将一个男子放在心中!就算这里剩下的张嬷嬷是自己的乳母,相当于半个娘,杨氏还是将话给断了。

  “姑娘家的哪有不倾慕青年才俊的,当年京城中的大家闺秀们还不是将那几位才貌非凡的公子们放在了心里。不过是闺阁女子那一点点的小心思,成亲后就会忘得干干净净,小姐才多大,早晚会忘记的。”张嬷嬷顺着杨氏说道。

  听了这话的杨氏有些呆愣,想到自己在闺阁中时那曾经埋在心中的身影,赶忙甩甩头,将那身影甩出自己的脑海。

  “走吧,生气归生气,还得去看看。”杨氏最终还是站了起来,往门外走去。

  ……

  林汐不知道自己的定亲让林沁大发脾气,此刻她正靠在了床头,看着那泪眼婆娑的祖母蒋氏,心中有些腻歪,脸上却带着泪花。

  “祖母,汐儿差点就见不到您了。”

  看着眼前泪眼朦胧的林汐,蒋氏也动了真情,心中难受,脸上却露出了笑容,不管怎么说,林汐看着精神大好,这是好事情,尤其是马上就要过年了。而林汐如果真的能好起来,那周家再想拖着婚事也没关系,总归还是要娶进门的,他们林家的脸面也保住了。那蒋氏就没想一想,周家这么的不情不愿,林汐还要嫁过去,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好了,这下好了,老话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的孙女以后有的是后幅呢。”蒋氏说这话也带着泪水,看的周边的丫鬟们赶紧跟着劝,小姐好了,老夫人也该开心才是。

  “是呢,我该高兴,你想吃什么就和厨房的人说,不管是什么,只要林家能找到的,都给你弄来。”蒋氏如此说道。

  “谢谢祖母疼爱。”林汐面上感激的说道。

  “吩咐厨房的人,就说是我说的,不管小姐想吃什么都给弄,不许懈怠,不许推脱。”这次蒋氏算是真的为林汐好好的考虑了一次。

  “对了,还有药材,需要什么药草都给大小姐找来,翡翠,你一会去和管家的说,大小姐的药材一定要最好的。”蒋氏又接着吩咐。

  “是,老夫人。”翡翠什么也没说,沉稳的应道,林汐笑了笑。

  “看看你瘦的,这次可是遭了罪了,以后出门小心些,可别再去那水边上,再有一次,老婆子我这条命也给你吓没了。”蒋氏心有余悸的说道。

  “都是孙女不孝,让您老人家担心了。”林汐心中叹了口气,那是不去水边的事吗?不过,这落水的事情杨氏做的隐蔽,一个不小心的撞击,一块湿滑的石头,还是在外面,她想要说什么也没证据,不过,这些都不着急,帐可以慢慢的算。

  “行了,别说这些,只要你们好好的,我就放心了。”蒋氏如此说道,看着林汐一脸的慈爱。

  “祖母,其实这次孙女能回来也是因为父亲和母亲疼爱我。孙女这些天昏昏沉沉的躺着,感觉一直睁不开眼睛,四周也一直是烟雾弥漫的,什么也看不清楚。孙女走了好久,走的好累,就在我要放弃的时候,我看到了爹爹,爹爹他和我说不能再往前面了,让我赶快回来,回来好好的孝顺祖母,好好的照顾弟弟。就这样,我被爹爹一巴掌给推了回来,才睁开了眼睛。”林汐低下了头小声的说道,神情有些害怕,看起来是觉得这个事情不该说,有些不敢看人。

  “什么,你,你见到了你的父亲?!”蒋氏猛的攥住了林汐的手,神色紧张的问道。

  “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感觉好似是在梦中见到了。”林汐低垂着头说道。

  “你爹,我的儿子,我的�儿他说了什么?!”年纪大的人都相信这些,再加上林汐是突然好了起来,这让蒋氏更加的相信她的话。

  “爹爹说他很惦记您和祖父,很遗憾不能在您身边尽孝,让我替他好好的孝敬您二老。还有,他知道弟弟的身子不好,让源哥不必伤心,好好的做学问也是一样的,不一定非得要投身军中。”林汐十分恳切的看着蒋氏,心中一个声音喊着,听到了没,源哥不需要去征战沙场,他的身体不允许,而自己也不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