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对话

林家女 +A -A

  周府外院书房,一个男子坐着,手边上是上好的碧螺春,淡淡的茶香飘散了整个屋子,那男子却并未动一下,而是看着屋子里立着的少年。

  少年看起来年纪不大,人站在那里却显得十分的成熟稳重,虽然今年不过十八岁,却有了弱冠男子该有的风度和面容。不过是普通的月白色素面杭绸直裰,却被他穿出了一身的文雅,风采非凡。

  如玉的面庞,温和的目光,淡然的神情,周知府看着自己的儿子,满心的骄傲。本来对妻子如此算计一个小姑娘还有些不以为然,现在看来却觉得自己的儿子亏了。

  “父亲今日叫儿子来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周毅轩笑着问道,走到了左侧的下手太师椅上坐下,姿态闲适,看来平日里父子二人便是如此相处。

  “你母亲给你定下了一门亲事。”周知府如此说道。

  “母亲今日出门前和儿子提了提。”周毅轩的眉头稍稍的皱了一下。

  “怎么,不满意?”周知府看着儿子的表情如此问道。

  “没什么不满意的,不过是觉得母亲总算是想明白了,这件事情其实早就该去的。”周毅轩看着自己的父亲如此回道。

  “哦,为何是早就该去的?”周知府不解,难道儿子私下对这个将军府的大小姐十分的满意?还是他们此前见过?呵呵,他糊涂了,人是自己的儿子救上来的,自然是见过了。

  “林家之女,求之不顺心却顺应常理,无关喜厌。母亲明知该如此行事,却因不喜而阻拦,至此求娶依然,结果未变,却被外人讽刺周家势利之徒,此举,不高明。”周毅轩如此说着,完全是就事论事,现在还吧是和林家的大小姐定亲了,却被人称为势利之徒,求娶之事不变,而周家的名声却受到了影响。

  “哎,你母亲也是为你心疼,那周家的小姐名声不太好,又是用了这样的手段,你母亲难免不合心意才有意拖延。”周知府不想他们母子有什么嫌隙。

  “婚姻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儿子懂得。”周毅轩又接了一句。

  听了这话周知府笑了,这个孩子说话从来都是这样,现在说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是在告诉自己,他为什么不满他们开始不雷厉风行的去提亲,却从不曾说什么的原因。

  “那林家的小姐,你可了解一二?”周知府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不知,不了解。”周毅轩觉得今日的父亲真的很反常,这么问不是怀疑他儿子的品行吗?

  “既然不了解,当日为何要出手相救?”他可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不知道,如果是普通的女子救了也就算了,大不了纳入府中为妾室,这林家的嫡长女,沾上了就甩不掉。

  “林将军高义,如果我对他的女儿见死不救,说不过去。”周毅轩如此说道,眼神中有些无奈,那一****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一向张扬的女子,会这么算计他,用了那么不入流的手段。

  “呵呵。”所以,不想救也得救下,这林家的姑娘倒是清楚的很啊。不过,听妻子的意思,她是没准备让这人进门的,只是托着,这姑娘终究还是什么也得不到。他周家人,也不是那么好算计的。

  ……

  同一时间,林家也不安稳,知道大小姐要出嫁,那杨氏便和蒋氏开始商量嫁妆。将军府的庶务一直都是杨氏在管理,但是,姜氏的嫁妆,将军府这么多年受到的赏赐,还有真正的底蕴,那都是在蒋氏的手中。

  “我才来的时候,她那么小小的一个人,长的粉雕玉琢的惹人喜爱,虽然不是我一直盼着想要的长孙,对这个嫡长孙女,我也是喜爱的。”蒋氏手中捧着香炉,如此说道。

  “都是老夫人慈善,大小姐被老夫人教养的很好。”杨氏看着蒋氏露出回忆的目光,也跟着说道。

  “这眼看着就要出嫁了,嫁妆上可不能亏待了,这姜氏的嫁妆自然是要给她带走的,此外,我准备再从府中大库中给她带些东西走。”在蒋氏的心中,她虽然可以让二儿媳妇管家,但是,那大房留下的东西,还是要给大房的子女用,她还没有老糊涂到是非不分的地步。

  “是。老夫人说的是。都说是低娶高嫁,我们大小姐是嫁入了知府家做儿媳妇,那嫁妆也得是北地的头一份。”杨氏如此说道。

  听了这话,蒋氏有点不高兴,一个知府也不过是四品的官职,可是现在的将军府和此前已经不一样了,将军都没了,将军府还有没有真的不好说。朝廷的旨意一直没下来,这将军府的牌匾虽然没摘,可也没有世袭罔替的说法。

  “嫁妆自然要厚,但是,也要先看过那边的聘礼才好定多,毕竟,不好超过婆家太多,省得带过去了再让婆家人不满意。”

  蒋氏想的比较多,现在将军府势弱,二儿子在军中虽然还有些实权,却并比不上如今的魏副将军。这魏副将军做这个副将军已经整整八年了,据说皇上想要给他正名?如果真的是如此,那么二儿子在军中的地位会更加的尴尬。周家在北地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人家,而周知府的支持对二儿子来说也非常的重要,不能带了嫁妆过去反而打了人家的脸。

  “是,儿媳妇也如此想,还是先等那边定下来再说。”杨氏心中笑了,想要定下来嫁妆,想的美,那些都是她的女儿的,那林汐一分一毫也别想得到。等着吧,等着周家定日子,想来有的等了,就是不知道那一位能不能等到。

  果然如此杨氏的预料,佟氏再次来的时候便给了话,说大小姐过了年才十五岁,尚未及笄。他们不是那苛刻的人家,等着娶了儿媳妇回去开枝散叶,就算是着急见到长孙,也得顾及着将军府中各位长辈的心思,这婚期便定在了两年后的良辰吉日。

  两年后?呵呵,那林汐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撑的到两年后,本来以为周家诚意十足的老夫人蒋氏这才明白,他们让人家给耍了。而周家还凭借着这一举动,赢得了北地大小家族和百姓的称赞,恶名却让他们林家背了,没福气的只能是他们林家的大小姐。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庚帖交换了,八字也合了,人家说的还合情合理,你能怎么样!所以,蒋氏病倒了,一方面是因为自己被骗,另一方面是因为还不能对周家大动肝火,不说林家现在不比从前了,也是因为她二儿子如今的前程和人家周家息息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