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不用担心

林家女 +A -A

  “小姐,小姐,不出事了,出事了!”

  丫鬟的急促喊声充满了整个院子,吓得室外正在打扫庭院的小丫鬟甜杏一个哆嗦,看了看那急匆匆跑进去的小桃摇了摇头,果然,瞬间便有呵斥的声音传来。

  “小桃!闭嘴!”樱桃猛的一掀棉帘子走了出来,打开了院子门看看周边没有那探头探脑的人,才从新关了院子门,然后猛的走到了小桃的身边。

  “小桃,我和你说了多少次,要稳重,稳重!大年下的说什么出事了,你也不怕外面的人听到乱了套。”樱桃没说的是,外面的人都以为小姐病重,你这么喊出事了,弄不好让人家以为小姐不行了呢。

  而后樱桃就见一向听话的小桃一阵风一样的冲进了内室,并没有被拦下,樱桃的脸色变了变,赶忙拎起地上的食盒追了上去。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小桃这么的张皇失措。

  小桃进了内室,就见林汐靠在窗户下的拔步床上,身下是大红色五幅团花的炕褥,身后枕着同一花色的迎枕,而边上的二少爷正在念书,声音清脆,但是看大小姐好似在昏昏欲睡?

  能不昏昏欲睡吗?之乎者也的听的林汐感觉像是在听催眠的小曲,可那是自己的亲弟弟,好心好意的给她读书解闷,总不能打击孩子的积极性,林汐强撑着没有闭上眼睛,而后扫了一眼那刚进来的小桃。

  “小姐,小姐!”小桃飞速的跑了过来,就好像突然找到了主心骨一样,瞬间就眼神一亮。

  “慢点跑,不着急。”看着小桃风风火火的样子,林汐笑着说道。

  “小姐,不能慢了,出大事了,小姐,她们给你定亲了!”小桃说着激动的看着林汐,神情满满的担忧,细看还有点高兴。

  “定亲?”林汐反应了一会才明白自己听到了什么,然后觉得十分的好奇,他们给一个快死的人定亲是为了什么?

  “对,没错!而且,对方是周知府家的周毅轩公子!”小桃盯着林汐的表情说道。想要看到林汐一脸惊喜振奋的样子。

  “周知府的儿子?”林汐觉得更加的奇怪了,知府家的儿子,应该不缺钱啊,为何要娶个快死的人呢?一脸的不解,让小桃瞬间变了脸色。

  “小桃,你胡说什么!这种事情怎么敢拿到小姐的面前来胡说!”樱桃听了小桃的话也吓了一跳,瞬间便明白了过来,对这小桃怒斥了一句。

  “小姐,您不高兴?”小桃犹豫的问道,看小姐的表情好似是不高兴啊。

  “我应该高兴么?”连对方是方的还是圆的都不知道,高矮胖瘦而已没个说法,她为何要高兴?

  “小姐,您不是一直喜欢周公子的吗?”小桃的话脱口而出,带着一点小心翼翼的提醒。

  “小桃,放肆!”樱桃的怒吼声传来,这次是真的动怒了,甚至因为音调太高将边上的林源也给吓了一跳。但是,他更加吃惊的是,自己的姐姐竟然有了心上人。

  “小姐,小姐我……我不是故意的。”小桃瞬间就跪了下去。

  “起来,别跪来跪去的。”林汐很无语,这不是后世,一个喜欢谁可以大声宣告甚至大胆追求的时代,这个时候她这个情况被称为男女授受不亲。

  “小姐,是小桃胡说的,小姐别往心里去。”小桃的心中酸酸的,看着林汐的眼神满是心疼。

  “小桃,樱桃,我这次受伤看着是好了,实际上还是有些影响的,比如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林汐皱着眉头如此说道,也不知道这个说辞大家能不能接受。

  “什么!小姐,您怎么不早说?!那有什么影响吗?难怪您把周公子也给忘记了。”小桃十分吃惊,比起周公子来,她自然更加的关心林汐的身子。

  “我既然会忘记,想来这个人一定是无关紧要的吧。”林汐很淡然的说道。

  “小姐,我的小姐。”小桃说着眼泪就流下来了,樱桃的脸色也很难看。

  “行了,我都不伤心,你们伤心什么,不如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林汐可不欣赏一遇到事情就哭哭啼啼的性格。

  在林汐的询问下小桃和樱桃才将这周公子和林汐之间的纠葛娓娓道来。原来原主心中真的是一直有周公子的,不过也怨不得原主,这周公子据说长相俊美,风度翩翩,才学非凡还会武艺,可谓十项全能,北地姑娘大众情人。

  林汐一个自小养在府中的女子,十四五岁的年纪,碰到如此的青年才俊,动心了也很正常。本来以林汐的身份,如果将军府给点力,找个媒人上门问问也不一定就不成,可惜,事情出了纰漏。

  “你是说,我落水之后是那个周公子给救起来的?”林汐震惊的问道。

  “没错,周公子对小姐有救命之恩啊!”小桃的脸色红红的,觉得自家的小姐和周公子真的是有缘分。

  “所以,他不娶我就堵不住悠悠众口?”林汐接着问道。

  “……呃,也可以这么说。”小桃振奋的神情有点泄气。

  “而且,这周家早前不曾上门求亲,偏偏在传出我快不行的时候才来?”林汐笑的有些冷。

  小桃:“……”这么说,怎么感觉周家并不满意这门亲事,好似还十分的抵触呢?那么,小姐嫁过去会幸福吗?

  “小姐,周公子虽好,可是,不一定是小姐的良配。”樱桃想了半天才如此说道。当日的情形她记得清楚,那周公子可是在岸上徘徊了半天才下水救人,也就是说,他当时就曾犹豫过救还是不救。更何况,他将人救上来之后便不管了,直接扬长而去。

  “嗯,我知道。”林汐无所谓的说道。

  “小姐,那可怎么办啊!”小桃听到林汐和樱桃如此说,心中也开始担心了,再无半点喜悦之情。

  “什么怎么办?”林夕打了个哈欠说道。

  “自然是成亲的事情啊!”小桃真的急死了,这亲事都定下来了,他们小姐竟然一点也不关心,好似被定亲的别的人一样。

  “别怕,这亲事多半是不成的。你想想,那周家早不来人晚不来人,偏偏等我不行的时候来人提亲,不就是打算拖着日子不让我进门吗?”林汐笑着说道,将一颗核桃捏在了手中,那核桃很大,她的手握不下。

  “什么?他们竟然是打的这个主意!”小桃惊呼。

  “定下亲事却不娶进门,想来是为了平息外面的流言,也是为了让人们说他们周家有情有义,果然是好算计。”经过林汐一说,樱桃想的更加通透,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而且,我那个好婶娘怎么会舍得我带着大笔的嫁妆嫁人,将钱财送到周家去。”林汐接着说道,此刻屋子中没人再说话。

  “姐姐不要怕,等我长大了,我来保护你。”放下书本的林源脸色阴沉的说道,林汐这才想到,她们在他面前说这些好似不好。

  “源哥,我不怕,他们算计再多也没用,我不愿意成亲,他们还敢绑着我上花轿不成?就算他们敢,也得打得过我啊!源哥,记住,拳头大才是硬道理!”林汐笑着说道,一把攥碎了手中核桃。

  小桃:“……”小姐好厉害。

  樱桃:“……”看来她们得好好的习武,为以后的抗婚做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