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合格的丫鬟

林家女 +A -A

  天生神力还让人给欺负的那么惨,这个林汐比自己上辈子混的还要惨。她怎么也算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挂的也情有可原,你说你的武力值都爆表了,都能单手抡起来一个石头磨盘,怎么就能让人欺负成这样?实在不行,揍他丫的啊!

  林汐很无语,樱桃也很胆战心惊,此前小姐说什么也不肯碰这些东西了,怎么今天突然就又动了。如果不是这些石头太重,院子里的丫头婆子们说什么也弄不起来,早就被她扔到外面去了,怎么还会留在这里碍眼。

  “小姐,您此前都不动这些东西了,怎么今日……”樱桃欲言又止。

  “我不碰了,为什么?”林汐拿起那一人高的大弓,就算她不是什么门内人也能看的明白,这弓是个好东西,结实。

  “小姐难道忘记了在马老夫人的寿宴上,就是因为李家姑娘泄露了小姐您天生神力的事情,她们……她们才会嘲笑您的啊。您回来病了一场,后来,更是不再碰这些东西。”

  樱桃不敢说的是,自从那次的马家寿宴之后,小姐的婚事就变得异常的艰难,虽然是将军府的大小姐,但是肯上门提亲的却是寥寥无几。谁家想娶个身份高贵还天生神力的女子做儿媳妇,哪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夫人是个能开弓射箭,举起石碾的人。

  “哦。不记得了。”林汐是真的不记得,因此说的是实话,没什么负担。

  “那小姐您也该知道,女子天生神力并不是好事。男子天生神力能保家卫国挣下一份功勋,可是女子,会被外面的人嫌弃,会让婚事受阻!”樱桃知道这些话不该她来说,可是小姐父母都不在,老夫人也不知道劝阻,她不说,谁来说。

  “樱桃啊,我就不喜欢看你年纪轻轻的天天操心,天生神力怎么了?不敢娶?那样胆小的男子嫁了有什么意思!”林汐的弓拉的饱满,搭上长箭,猛的放手,便听那长箭带着破空之音而去,正中红心。

  “小姐好棒!”小桃拍手叫好,在她的心中,小姐是完美的,小姐说什么都是对的,那男子那么的胆小,嫁了有什么意思。

  “小姐。”

  樱桃不知道该说什么,心中有点疼,为小姐心疼。话是这么说,可是,天下男子能做到的又有几个,书香门第更是不可能了。难道,她的小姐真的只能嫁给一个莽夫吗?

  “好了,这事情还早呢,没准是缘分没到,缘分到了,撵也撵不走的。”林汐觉得古人十六七岁便成亲,真的是太早了,她不介意多等两年。

  又拉开了弓,射了两箭,林汐觉得神清气爽,刚才她在箭上加了灵力,便看那箭直接射穿了箭靶子,射入了墙中,林汐很满意,保命的手段又增加了一个。还好,在场的丫鬟们只有桂圆懂武,可是,林汐的天生神力让桂圆拿不准,这箭直接射穿了箭靶,是正常的吗?是正常的吧?

  林汐总算给自己多吃两碗饭找到了借口,天生神力多吃点,很正常的啊。而林源也更崇拜的看着他的姐姐,看到没有,别人的姐姐只知道绣花弹琴,她的姐姐呢,会开弓射箭,那是别人不能比的。

  林汐不知道,她的威猛深深的折服了一个弟弟的心,而丫鬟们也对林汐的彪悍也体验的更深,因为林汐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了据说是武林绝学的两本书,《灭生拳》和《飞碟步法》。

  “小姐,我们就算了吧,您给桂圆吧。”

  看着那两本书,樱桃觉得腿疼,拳头也疼,她们不过是本分的丫头,虽然在将军府中当差,那也不是能上阵杀敌打老虎的料。小姐这是要干什么啊,要给将军府培养一支女子护卫队吗?樱桃的腿在发抖。

  “你们别害怕,不过是习武,又不是让你们从军。这个习武啊,有病治病,没病强身健体,我也不指望你们出去锄强扶弱打抱不平,我就想着万一遇到了危险,你们也能够保护好自己,不用我担心。退一万步说,内宅争斗的时候说不过还能打的过啊!樱桃你想想,上次我们在庄子上,如果你能拳打四方,我们是不是早出来了。”

  林汐循循善诱众丫鬟点头称赞,小姐说的有道理,作为小姐的丫鬟,没有两下子,怎么好意思出去和人家打招呼,作为将军府的丫鬟,不懂点功夫吃亏了怎么办?多丢将军府的人!

  在众丫鬟的称赞中,樱桃的反对被彻底的无视,此后每天早上众人便开始练功,争取要做小姐身边合格的丫鬟,得力的打手!而林汐则争分夺秒的开始修炼,希望能尽快的治好林源,将他体内的毒素驱散。

  ……

  暗红色的棉布帘子被掀起,一个身穿玄色褙子的嬷嬷在门边跺了跺脚,接过丫鬟手中的暖炉暖了暖手,这才走入了内室。

  室内一个身穿大红遍地金水草纹褙子的夫人正歪在罗汉床上,身下垫着宝蓝色绫锻大迎枕,边上一个小丫鬟拿着一对美人锤轻轻的捶着。

  “太太。”嬷嬷站在边上毕恭毕敬的叫着。

  “怎么样,那边可是有什么消息了?”那夫人睁开了眼,眼神中哪有半点的才睡醒的迷茫,反而十分的明亮,看的边上回话的嬷嬷一个心惊,太太果然还是在担心。

  “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林家的大小姐怕是要不好了。”那嬷嬷垂头在那太太的耳边悄声说道。

  “不好了?”妇人的嘴角带着笑容,心中也舒畅了,本就是个下贱的丫头,莽夫之女,为了攀上她的儿子竟然无所不用其极,自己做下的糟心事找死就算了,凭什么要她的儿子来承担结果。

  可是,就算她的儿子是被算计的,被陷害的,那好事的人怎么会在乎这些,他们不过是想看热闹,至于这被看热闹的人是不是无辜,他们根本就不在意。

  可惜她的儿子,那么芝兰玉树的人,也被被这样的人给缠上了,那就好似是雪白的鞋上留下了泥点子,怎么都让人不舒服,她这个做娘的心中更是如此。现在她既然要死了,她便不计较了,而她也得赶快将这事情给了结,不能让人说她们家无情无义,不能让她的儿子人生中留下任何的污点。

  “去吧,吩咐下去,明天我们去将军府,提亲。”妇人说完再次闭上了眼睛。嬷嬷躬身称是,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