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打

林家女 +A -A

  屋子里面姐弟两人冰释前嫌,屋子外面三个人冻得手脚通红。李嬷嬷忍不住的在心中咒骂林汐,在她看来,这林汐便是那秋后的蚂蚱,没有几天的蹦�了,竟然还敢给她下绊子,简直是不知所谓。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她的弟弟想想的。得罪了她有什么好处?

  还是屋子里的林源突然想到了自己的丫鬟凝香还在外面冻着,这才求了林汐让人进来吧。而林汐认真的看了林源一眼,给樱桃用了个颜色,樱桃才走了出去。

  院子里的三个人得知能进屋子总算松了一口气,便是那李嬷嬷也没了之前的傲气。一打开棉帘子暖气扑面而来,脸却越发觉得刺挠了起来,怕是给冻着了,她倒是不要紧,关键是她如花一样的女儿,那小脸可禁不起这折腾。

  “给大小姐请安。”李嬷嬷带了王翠儿和凝香请安,眼神却忍不住的往上瞟。

  林汐见了也不怒,端着一杯水慢慢的喝,直到那屋子中行礼的人身子受不住晃了一下,林汐才出声。

  “起来吧。”

  懒洋洋的声音透着一股子的没气力,但是也不到咳嗽不止吐血的程度,李嬷嬷看看林汐那还是惨白的脸觉得有点拿不准了。

  “大小姐不知道,二少爷一听说大小姐回来了便要来看您,但是,您也知道,二少爷的身子不行,平日里都是不出屋子的,奴婢这不是得拦着点嘛,所以才耽搁到了今天。”李嬷嬷找话说,总不能冷了场子。

  “嗯,嬷嬷费心了。”林汐并不多说,说什么话都是柔柔弱弱的,看起来中气不足。

  “我看大小姐这身子是大好了,看着可比以前精神了许多,如今小姐这药可还是用着呢?”李嬷嬷一副自来熟的口气问话,林汐却察觉到怀中的林源自打这李嬷嬷进来身子就僵硬着,心中难免有点恼怒。

  都说小孩子最是敏感,看林源的反应林汐就知道,这女人不是个好的。还有那个样子,从进了屋子就拿眼睛悄悄的打量自己,这心思不要太明显了。

  看到林汐不说话,樱桃主动站了出来激动的说道:“还是用上次的郎中开的方子,别看是乡野之人,我们小姐的身子倒是比以前好了,可能是将军和夫人在天上保佑小姐,竟然让我们遇到了神医!”

  李嬷嬷听了这话,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点啥,府里的人都知道,大姑娘不过是熬着日子过,怎么突然的就要大好了呢?看看林汐那惨白的脸色,枯瘦的面容,怎么看着也不像是快好了的样子啊!

  而林汐看了樱桃一眼,这丫头真的是个人才啊,那被她夸奖的老头估计自己都不知道,他竟然成了神医,还是差点就能起死回生的那一种。

  “呵呵,那自然是最好了,果然是有将军和夫人的保佑,只希望我们大小姐能快点好起来,二少爷也能少些担心。”不管怎么样,这戏还是要做全套的。林汐还是不说话,只是半眯着眼睛,将手中的糕点递给了林源。

  “可不能再吃了!”在林源还没有将那糕点放入嘴里的时候,李嬷嬷上前一步夺下了,放在了手中如此说道。

  林汐看了眼神一闪,这婆子在试图激怒自己?再看看委屈的林源,林汐又拿起了一块糕点,亲自放入了他的口中。

  “吃。”

  简单的一个字,震撼了所有的人。丫鬟们只觉得自家的小姐越来越霸气了,而那李嬷嬷的感觉简直是见了鬼了。以前的大小姐就像是个爆竹,一点就着,一点就爆炸,可是今日怎么变得这么阴沉沉的要死不活的。而林源只觉得姐姐如此关心他,让他很感动。

  “李嬷嬷说,糕点一次只能吃一块,吃多了不好,怕积食了。”每次他想吃点什么,李嬷嬷总会这么说。

  “我是你姐姐。”林汐如此说着,看了林源一眼,虽然是一句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林源却听明白了‘我是你姐姐,你信我的还是相信李嬷嬷的?’

  “知道了。”林源小口小口的吃着糕点,觉得心中暖暖的。

  “大小姐,这可使不得,二少爷的身子弱,您给他吃这么多,回头生病了老夫人问起来,可让我们这做奴婢的怎么回答。”

  被林汐震撼了一下,李嬷嬷反映了过来赶忙说林汐,这意思很明显,少爷要是病了就都怨你!

  只可惜,林汐照样没搭理李嬷嬷,在她眼中,这李嬷嬷就是个跳梁小丑,不值得自己费心思,难道狗对着你叫,你还要对着它龇牙咧嘴吗?林汐不说话,但是表情太明显,那鄙视的小眼神,弄的周边的丫鬟都明白了其心中所想,也不搭腔,一下子李嬷嬷尴尬的愣在了原地。

  “娘,大小姐一个姑娘家,怎么会懂得这些。”王翠儿见自己的娘亲尴尬着总不是个办法,便给了李嬷嬷一个台阶。

  “呵呵,怪我,没想周全。但是大小姐也别怨奴婢多嘴,这老夫人和二夫人将二少爷交给奴婢照顾,我自然是尽心尽力的不敢怠慢的。”

  林汐这次仍然没说话,甚至连看也没看李嬷嬷一眼,这让人太摸不着头脑了,大小姐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啊,没有精力和她计较?还是欲擒故纵?

  “二少爷,既然已经看过了大小姐,少爷还是跟着我回去吧,时候不早了。”李嬷嬷看着林源如此说道,今日再耗下去也没什么用处了。

  “不,我要陪着姐姐。”林源年纪小,也知道谁是真的对他好,此刻只想留在林汐的身边,

  “二少爷,您可不能这么任性。”李嬷嬷绷着脸说道,林汐就觉得林源的身子震颤了一下,想来这李嬷嬷这么多年在人后就是这么对待林源的。

  “姐姐,我明日再来看你。”林源犹豫的说道,并不敢再说停留的事情。

  “何必等明日,我让人把你的东西搬过来就是了,睡在书房那边的耳房里吧。”林汐笑着说道。

  “姐姐?!”林源的神情中都是惊喜。

  “大小姐不可啊!男女授受不亲,您和二少爷是亲姐弟也要避嫌的!”李嬷嬷猛的喊道,声音尖锐。

  “桂圆,打。”林汐平淡的说道,对李嬷嬷的评价就一个字,蠢。果然是个得寸进尺的,她不动,她就慌了。

  “是。”桂圆是个行动派,何况这屋子里的丫鬟也只有她称得上是孔武有力四个字了。拎起那李嬷嬷,和拎着一个小鸡仔也差不多。

  “你们做什么!怎么能无缘无故的打人!姑娘,大小姐,您如此就是到了老太太的面前也是说不过去的。”王翠儿吓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这大小姐一言不合就要打人。

  “打她是给她面子,不然,就凭她一句‘男女授受不亲’我就能要她的命!这样的屎盆子也敢扣在主子的头上!”

  林汐的声音还是没什么起伏,可是听的屋子里的人一个寒战,尤其是那凝香,瞬间就跪在了地上,而樱桃等人看着李嬷嬷的目光也带着凶残,这该死的婆子,心太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