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弟弟

林家女 +A -A

  林汐的眉头一皱,樱桃便明白了过来,赶忙走了出去,而林汐也缓步走到了床上,继续重病不起。屋子里的众丫鬟这才反应过来,小姐要装病,赶忙将桌子上的吃食给收拾起来。一个病了的人是不可能有这个胃口的!

  “李嬷嬷,您今天怎么来了?”

  樱桃技巧的拦住了李嬷嬷和身后跟着的两个丫鬟,这两个丫鬟一个是李嬷嬷的女儿王翠儿,是林源屋子里的一等丫鬟,还有一个是二等丫鬟凝香。樱桃将三个人挡住,但是却把二少爷林源给放了过去,这冰天雪地的,自然不能冻着了少爷。

  “哎呦,这不是樱桃姑娘嘛,几日不见,姑娘出落的越发的好看了,说亲了没?也不知道会便宜了谁家的小子。”李嬷嬷的眼睛在樱桃的身上打量来打量去,亲热的拉着樱桃的手如此说道。

  樱桃听了这话脸色未变,心中却在暗骂,这黑心的婆子是在坏她的名声。谁不知道她在外院有个大儿子,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如今说这话,就算她没有要给自己儿子向她说亲的打算,外人也会这么看。成不成的,众人都会把她和王家牵扯到一起。

  正是因为知道这个,樱桃看李嬷嬷和王小翠那笑容就觉得虚伪。樱桃淡淡的一笑,便漫不经心的说道:“我是大小姐的丫鬟,婚姻大事自然是听大小姐的,连家中的父母也是做不得主的。咱们卖身为奴为婢的,自然要做好当奴才的本分,开口闭口的说婚事不合适,主子给脸那是主子给咱们的体面,要是因此就太拿自己当回事,那就叫做给脸不要脸了,李嬷嬷你说对吗?”

  李嬷嬷有些震惊的看着樱桃,不敢相信这话是出自樱桃的口中,这不是说她给脸不要脸呢嘛?!她前些日子才放出风声,要在府中给自己的儿子好好的挑选一门亲事,难道这浪蹄子听到了什么不成?

  呸,还真的以为自己看上她了!不过是借着机子敲打几句,就敢给她拿乔,看她以后怎么收拾她!

  “呵呵,我就是这么一问,姑娘何必多想。”李嬷嬷讪讪的收回了手,抬腿便往里面走,却见一条手臂伸直了拦在自己的面前。

  “嬷嬷,大小姐身子不舒服,您这么闯进去冲撞了小姐,我们可担待不起,还请嬷嬷等等,我去看看小姐睡醒了没有。”樱桃说完淡淡的一笑,转身进了屋子,将李嬷嬷一行人扔在了外面,甚至连个招呼她们去厢房的人也没有。被这么晾着,让自认为有几分脸面的李嬷嬷瞬间就黑了脸。这群小贱货,竟然敢猖狂到这个程度!

  “娘,怎么办?”跟在李嬷嬷身后的王翠儿沉不住气了,她过来可不是为了受这个窝囊气的,自然盼着自己的老娘闹起来。

  “别动,我就不相信,她们还敢将咱们一直拦在外面。”李嬷嬷是受了杨氏的嘱咐来看看虚实的,可不敢胡闹坏了杨氏的事情。她曾经是杨氏的丫鬟,可明白这为二夫人的手段是多么的狠辣。

  “哼,傲的她们。”王翠儿撇撇嘴,不以为意的说道,拢了拢袖子,再看看身边站着的凝香沉闷不语只觉得碍眼。也被扔在外面,还一心为了人家打算呢,也没人知情不是。

  樱桃走进去的时候,屋子静悄悄的,只见一个小小的人站在内室的正中间,正在和林汐大眼瞪小眼。两个人谁也不说话,气氛有些尴尬,丫鬟们也不敢出声。

  林汐看着眼前的小男孩,不过六七岁的样子,头发有些枯黄,小脸虽然白嫩,但是十分的瘦弱。据说这孩子是因为早产伤了身子,一直就很孱弱,到了冬天几乎足不出户,生怕病了。

  “我听他们说,你病的很重!”林源攥着自己的手,控制着自己不要往林汐的身边走,他知道姐姐林汐并不喜欢自己,总说是因为他才害死了母亲,这让他很伤心。

  但是,看看林汐那惨白的小脸,那瘦弱的样子,林源觉得很害怕。他就这一个亲人了,他不想失去林汐,哪怕她不喜欢自己,她总归是他的姐姐。

  “你听谁说的?”林汐淡淡的问道。

  “李嬷嬷她们。”小小的孩子自己姐姐问什么便说什么。

  “她们怎么说的?”林汐接着问。

  “她们说,你恐怕熬不过这个年关了,说,你要扔下我去找母亲了。”

  小小的孩子控制着自己不哭出声音,但是,那豆大的泪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上辈子没和孩子打过交道的林汐只犹豫了一下,便对着林源招招手。

  八岁的林源太瘦弱,看起来和六岁左右的孩子差不多,看姐姐招呼自己,赶忙跑了过去,还差点被绊倒了,跌跌撞撞的,小脸都是泪。林汐就知道她栽了,面对这么个让人心疼的孩子,除了投降也没什么好的选择。

  “行了,别哭了,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林汐将林源给拽过来,拿手中的帕子给他擦眼泪,林源都傻了,什么时候他的姐姐对待他这样的温和过。

  林汐叹了口气,原主这是有多蠢啊,放着这么可爱的弟弟不去疼爱,不去亲近,竟然和二房的林沁当了知心姐妹。最后让人家害的难么惨,这智商简直是没救了。

  “那你,没事吗?”小孩子没安全感,急需一个让他安心的保证。

  “我没事,如果没有意外,能活个七老八十的,放心吧。”林汐如此说道,林源才破涕为笑。

  “姐。”林源忐忑的喊了一声姐,看的林汐很无语,一个爹妈的,你喊我姐姐,名正言顺,心虚个什么劲啊。

  “嗯,什么事?”林汐让樱桃拿来一块糕点,权当哄小孩子了,却见林源很认真的吃完了。

  “大丈夫流血不流泪,这是谁说的,我觉得很有道理。”

  林源身子不好,不能效仿其祖辈舞刀弄枪,只是闲着无聊才读些书,虽然聪慧,却连个启蒙的先生都没给找,说是怕孩子累着。虽然有蒋氏疼着,但是,长于妇人之手,能有什么大出息。

  “我这话不过是随便说说,要是真的让你选,自然是流泪不流血要好些。”林汐护犊子,对自家的弟弟要求自然要放松些,流血不流泪的英雄格调咱留给别人吧。

  林源:“……”这就是传说中的出尔反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