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出气

林家女 +A -A

  “小姐,我来服侍您吧。”樱桃上前,伸手要接过棉布巾子继续。

  “嗯,头发太长,擦着真麻烦。”

  林汐作为标准的懒人一枚,对让一个妙龄少女给自己擦头的事情接受的倒是很坦然,说着还把头往后面仰了一下,让樱桃擦着更方便。

  众人见状便纷纷忙了起来,将地面擦干,将洗澡水提出去倒了,动作麻利,井然有序,无聊的林汐就见到一个长得十分俊朗……啊呸!长的十分英气的女子走了进来。林汐会注意到这位姑娘是因为别的人都两人合作提起来一桶水,她呢,是一人拎着两桶水往外走的,战斗力强悍到爆表。

  “桂圆?”林汐喊了一声,就见那姑娘一回头,然后淡定的走了。

  林汐:“……”有个性的姑娘,她喜欢怎么办?收了!果断的收了!

  “见过小姐。”桂圆姑娘将水给倒了,将空桶放在外面,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这才走了进来,规规矩矩的给林汐行礼。

  “起来。”

  林汐看看桂圆的样子,就知道这姑娘生错了年代,如今的审美倾向什么,是皮肤白净,身子柔弱,站在外面随时一副抓着丫鬟生怕给风吹走的架势。不用想林汐也知道,估计有此体态的姑娘那都是饿出来的,不然咋地,这个年代又不流行运动减肥,酒足饭饱还不动的大家闺秀们还能不长肉?

  而桂圆的美偏中性,如果放在现代,也能混个干练精悍的造型,可惜了,在这里,估计这姑娘没少被人嘲笑。

  “桂圆,你受苦了。”林汐认真的说道。桂圆本就不是卖入府中的,她完全可以走的,可是,她宁愿被杨氏磋磨也要等自己回来,可见小小年纪性情忠厚。

  “小姐,伺候你是桂圆的本分,桂圆不觉得辛苦。”桂圆被林汐的话弄的感觉有些受宠若惊,知道小姐以前不喜欢她,她尽量少往小姐身前凑,这么被重视,还真的是第一次。

  “桂圆,你放心,你的仇本小姐给你报。”林汐十分有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道,那力度,桂圆真的相信了。

  “樱桃,你去把大家的脏衣服都收集上来,送到针线房,你告诉针线房的管事,让她亲自洗,别人洗的本小姐嫌弃不干净。”林汐缓缓的说道,桂圆听了一哆嗦,樱桃则沉默了一会应了一声是。

  “还有,从今天开始,你们的衣服都给她洗,如果她不洗,就拿着衣服到碧秋院,让二夫人定多。让她看看自己手下的精兵强将们都是什么素质,连什么叫做忍辱负重为主分忧都不知道吗?”林汐翘着个腿,还得意的抖了抖,那样子看的一屋子的丫鬟愣愣的。

  “是。”

  这个是字说的无比的艰难,她觉得小姐清醒后更加的骄纵跋扈任意妄为了,但是,与以前相比总算是肯动脑子,这骄纵跋扈的也算是有进步了吧?这么想着,樱桃都觉得没脸,可是又感动林汐如此做是为了给桂圆出气。

  “小姐,您不必为了我如此的。”桂圆有些惶恐,总觉得小姐现在处境艰难,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桂圆,你记住,这个将军府里从来就不存在什么忍一时风平浪静,你让一寸她就进一尺,不能给她这个脸。你们也是,都给我记好了,跟着我混就要昂头挺胸,不许唯唯诺诺的给我丢人,我就是告诉这将军府所有的人,我林汐的人谁敢动,我就让谁吃不了兜着走!”

  林汐就不信了,她一个修士,就算是炼气一层的修士没什么好炫耀的,还能让一群心思不正的老弱病残给欺负了。他们不是腿断了?不是发高烧了吗?还好意思来她面前叫嚣!

  樱桃从针线房回来的并不晚,回来的时候林汐刚好喝了两碗粥一碗燕窝,吃了两个馒头,两个肉包子,樱桃进来的时候她正准备再多吃两个肉包子。

  “这些都是小姐一个人吃的?”樱桃看着那吃剩的饭菜震惊的问道。

  “嗯。”一屋子的人,都只齐齐的给了这一个字,也是被林汐的饭量给吓到了。只是心中又忍不住的高兴,看来小姐的病是要好了。

  “胡闹,小姐才好,怎么能这么吃,吃撑了可怎么办!”樱桃吓得不得了,一个箭步上去,就要去抢林汐手中的肉包子。可是,林汐好歹是炼气一层,那速度快的,樱桃还没到眼前,便见一个白胖的包子不翼而飞。

  “小姐!”樱桃看着那鼓着腮帮子的林汐,无奈的喊道。她怎么也不可能从林汐的嘴里把包子给抠出来。

  “怎么?”林汐双眼一番,无赖的看了樱桃一眼,看的樱桃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变得和小孩子一样了。

  “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林汐看看这一桌子的菜,再看看坚持等自己吃完才吃的丫头们,便只能暂时停下,心中暗暗决定,明天要让厨房加菜,加菜!还有,她要吃肉,红烧肉!

  “何氏什么也没说,按照小姐的吩咐正在洗,我看着她洗上了衣服才回来的。”

  这何氏是杨氏贴身服侍的张嬷嬷的儿媳妇,女儿在杨氏的大儿子房里当差,丈夫又能干,婆婆有脸面,便一直管着针线房,是杨氏的嫡系,平日里很是有些脸面。因为知道何氏的背景,樱桃便看着何氏洗上了衣服就回来了,下了脸面就够了,怕是逼急了不好。

  “嗯,很好,你们回去再把春天的衣服拿出来,衣服放在箱子里时间久了不好,得洗洗晒晒,一会吃饱了饭,再给她送去。你看着她洗,别让她偷懒。”

  樱桃听了眼神一闪,便点点头,看来小姐是铁了心的要给何氏一个教训,那么,她也就顾不得得罪何氏了。还好何氏是个识时务的,知道在小姐的事情上二夫人现在不可能不让步,看到小姐想要整治她也知道低头,给她们面子。只是何氏可能想不到,小姐要的结果不过是欠债还钱,桂圆的手裂了,她的就别想好。

  不知道为何,樱桃明明知道这么做太得罪人,也会让人认为林汐太过刁蛮,可是,在林汐那冷飕飕的眼刀子下,她就只能硬着头皮答应,这难道就是小姐所谓的撵鸭(碾压)还是什么真鸭(镇压)的气势吗?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小姐吩咐她做的事情,她做起来就觉得特别的有底气,有魄力,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找到撑腰子的人了?

  “少爷,哎呦我的少爷,您看看这路滑的,您可慢着点!一会摔了可是自己找罪受,怨不得别人啊。”

  一道尖酸的声音传来,林汐的眉头一皱,哪个婆子这么大胆,明知道她重病在床需要休养还在门外大声喧哗。她看一个个都是吃饱了撑的,试探来试探去,陷害来陷害去,有意思吗?还有完没完了!有本事咱真刀真枪的撕一场,看特么的谁的巴掌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