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哭诉

林家女 +A -A

  碧秋院内,小丫鬟们站在手抄游廊下不敢吱声,战战兢兢的样子颇有些可怜,只见正屋的万字花纹的棉帘子被撩开个缝隙,身影一闪,两个大丫鬟也已经走了出来。将小丫鬟撵到了外面去守着,两个人将门关上,就听到里屋传来了砸东西的声音,心中一跳,便站在门口,生怕有路过的人听到。

  碧秋院的正房有三间,中间是待客用的,此刻没有半个人影,多宝阁下站着一个少女,十七八岁的年纪,靠着内室的落地罩前,屏气凝神的不敢发出声响。

  左手边是内室,大红色的地毡子十分厚重,此刻地上凌乱的躺着各色摆设,屋子里也是一片的凌乱,但是,因为毡子厚,声音传的并不远,掉落在上面的精美瓷器甚至都没摔碎。

  “娘,那个贱人!那个贱人她竟然敢打我!”林沁一身衣衫还没换过,趴在杨氏的怀中哭,杨氏给张嬷嬷打了个眼色,张嬷嬷便恭敬的走到了出去。

  “我的儿,给娘看看。”杨氏怎么能不心疼林沁,看到那红肿的脸,更是将手狠狠的一攥,她是真的没想到,林汐竟然有这个胆子。

  早起的时候她去给蒋氏请安,便一直服侍完蒋氏用饭,后来蒋氏又说要去看看林汐,她昨日被蒋氏各种挑剔,自然是要随行的,就是蒋氏不说,她也得提。

  而杨氏不知道,就这个空隙,林沁就去找林汐的麻烦,还给人打了。虽然恼怒女儿不争气,看不清楚形势,可再生气也是自己生的,她平日里都舍不得动一个手指头,被林汐给打了,岂能不心疼。

  林沁被打,只想找杨氏哭诉,进门发现杨氏不在,当即发了脾气,将屋子里的东西都给摔了。杨氏屋子里的丫鬟哪里敢拦着,自然只能看着她摔摔打打,不过林沁还不解气,看着几个大丫鬟不顺眼,顺手就甩了巴掌。三个丫鬟挨了打不敢哭,直到杨氏回来发现她们脸色不对,才让她们出去,这会子更是让张嬷嬷去安抚一二。

  “娘,她怎么还不死!”林沁狠毒的说道。

  “沁儿放心,快了,就快了。”杨氏攥紧了拳头说道,她倒是要看看,她们还能蹦�几天。

  “娘,您怎么知道快了?”林沁问这话的时候眼神中带着亮光。

  “我和你祖母今日去看了,躺在那里昏迷不醒,还能有什么好,你祖母当时就给请了大夫,那大夫也只说尽人事听天命。”杨氏没说,这大夫早就被她收买了,不管情况如何,他都只会说这句话,蒋氏没了希望,也就不会瞎折腾。

  至于她今日在那屋子里被丫鬟们给穿小鞋,这笔账她会记住!反正那秋韵院里的人她一个也没准备放过,让她们再得意几天又如何。

  “娘,我就指望您给我做主了。”林汐的年纪不大,眼神却太过恶毒。

  “放心,我的沁儿一定会做成侯夫人的!”杨氏说着,嘴角有笑意,却感觉到怀中的女儿身子一僵,瞬间心中就咯噔一下。

  “沁儿,你外祖那边来消息了,说是文轩侯府那边已经从京城出发了,估计用不了月余便会到达这里,你要做好准备。”杨氏爱惜的抚摸着女儿的头发说道。

  “娘,我不想,您知道的。”林沁心思有点乱,不想听她娘说什么文轩侯府的事情。

  “傻丫头,你不想?你是没见识到京城的繁华,不知道这权贵的好处。你从小便跟着我们在这里吃苦受罪,北地的地界能有什么青年才俊,委屈了我的女儿。我的女儿该得到最好的,如果不是你祖父那边有打算……皇子你也是配得上的。”

  杨氏的话让林沁一愣,京城?在她的记忆中真的没有。母亲总说京城的好,权势的好,但是,她的心中却被一袭白色的身影占据了,这个身影就好像在她的心中生了根发了芽,让她想要不顾一切。

  “行了,你好好准备,听娘亲的没错。”

  杨氏动作轻柔的将那消肿的药膏擦在林沁的脸上,林沁还是疼的脸抽抽,却不再哭,不知道在想什么,反倒不吱声了。过了一会的功夫,便听到外面传来了张嬷嬷的声音。

  “太太,厨房来人问,说大小姐要吃鲍鱼和燕窝,还有,库房那里也说,大小姐要人参和灵芝。”

  听了这话,杨氏冷冷的一笑,她就闹吧,这些东西是随便能乱吃的吗?越是闹越是好,闹了才容易出问题。

  “给她,要什么都给她。”杨氏一点也不在乎的说道,林沁也没说话,眼神中却还是闪过了一抹狠厉。

  ……

  林汐睡着了,把丫鬟们打发了出去,便进入了那空间中。远远的看到一个黑兔子跑了过来,林汐懒懒的一笑。

  “小林子,你总算来了。”黑胖的小兔子蹦蹦跳跳的说道。

  “我说了,你再叫我小林子,我就把你的毛给剃光。”林汐懒懒的说道,眼神中带着笑,手却一伸,那黑兔子赶忙一个蹦跃,飞身而去,和林汐保持安全的距离。

  “没用的,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这账我先记下了。”林汐笑眯眯的说道,过了桥,开了门,黑岩没办法,委屈的跑了过来。

  “那我叫你主人?”黑岩一脸的憋屈的问道。

  “不好听。”林汐摇摇头。

  “大王?”黑岩问道。

  “不好,弄的和土匪头子是的。”林汐再次否决。

  “那,我叫你,老大?”黑岩挠头。

  “不好,黑社会似得。”林汐三次否定。

  “那你说叫什么!”黑岩也是无语了。

  “要高端大气上档次,简单明了有深意,你可以叫我,女王大人。”林汐想了想,不错,这个她喜欢,很霸气。

  黑岩:“女王?大……算了,士可杀不可辱,你还是剃我的毛吧。”黑胖子一闭眼坚决的说道。

  “嗯,好的,我本来也不过是为了给你剃毛。”林汐淡淡的应道。

  黑岩:“……”你还能再奸诈一点吗?

  后来,黑岩为了保住它那一身引以为傲的毛,只能向恶势力低头,主动负责周边山林的开垦工作,并承诺,一定会保证种植的人参和灵芝全部成活。

  “这个人参和灵芝,采下来有日子了吧?”黑兔子看着林汐拿进来的干瘪人参和灵芝,嘴皮子抽了抽才问道。

  “不知道,不是我采的。”林汐无所谓的说道,拿进来不过是试试,成不成的无关紧要。

  “那啥,咱们这里药材多,不用你往里面带了,你要想吃,自己动手摘就是了。”将那人参和灵芝还给林汐,黑岩无语,她也真敢想,这保存了十几年的药材还能种活了,它还没那个本事。

  “哦,可惜了,看来只能拿出去卖掉了。”林汐十分不以为意的说道,但是,想到有了银子就有吃的,林汐的心情好了一些。

  “这本书给你。”黑岩将那正屋中的黑色盒子拿下来,里面躺着一本书,上面三个大字龙飞凤舞,《玉灵经》!

  “修炼?现在就开始?”林汐很慎重的接过经书,如此问道。

  “就算现在开始也已经晚了,修炼越早越好,想当年在灵界……算了,你年纪虽然大点,现在勤能补拙,还不晚。”黑岩真诚的说道。

  “真麻烦啊,我这辈子本只想当个懒人的。奈何早就被你这个黑胖子给算计了。”林汐拿过玉灵经细细的看了起来,不理会一边心虚的黑岩,倒是专注,不一会便盘膝而坐,感悟灵力,引气入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