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爱哭的葡萄

林家女 +A -A

  “胡氏?”蒋氏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还不等林汐想明白,就看一个穿着青色棉服,头上戴着金钗的嬷嬷跪了下来。

  “老太太,不是奴婢为自己儿媳妇说话,但是大家都知道,我那儿媳妇的胆子小,不可能做下这等的大事情。”

  蒋氏并没有说话,也没有让那嬷嬷起来,林汐却知道,这个人姓柳,是蒋氏的贴身婢女,后来嫁给了林家的一个姓张的管事的,儿子就是负责采买的张大。张大娶得胡氏也是老太太给做的主。

  但是,现在这个胡氏却被牵扯到了克扣林汐的事情,还是克扣的药材,这个时候老太太蒋氏正在气头上,自然不会给柳嬷嬷什么好脸色看。那个可是她的亲孙女,就算是柳嬷嬷身份特殊,和老太太主仆情深,那也不过是个奴才。

  “哎呦,嬷嬷快起来,都是这个奴才贱婢胡乱的攀咬,您可别放在心上,张大媳妇的品行,我们都是知道的。”杨氏笑眯眯的说道。

  杨氏这会倒是一咬牙的做了好人,反正这个丫鬟碧荷她已经要放弃了,不如做个好人,将胡氏给摘干净了,好让柳嬷嬷记下她的恩情。柳嬷嬷的重要性,她可是知道的,老太太现在恼怒了她,不过是因为在气头上,等到气消了,自然就算了。

  “哎,我原本以为一病不起这是我的命,不能怪谁,可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多的人盼着我死。多亏了樱桃和小桃,不然,恐怕这么长时间没饭吃也没药吃,我也撑不到今天了。”

  林汐低沉的声音传来,平淡无波,就好似说了一个让人感伤的却和她无关的事实。小样,想要逃脱哪里是那么的容易的,被她咬住……啊呸,被她抓到,怎么能让她们这么轻易的就脱罪。

  而那杨氏伸出去要搀扶柳嬷嬷的手听了这话就一停顿,脸色更是变了。将老太太蒋氏不说话,她不得以只能讪讪的收回。

  “糊涂,你是金贵的命,将军府的大小姐,谁敢轻视!来人,将那个胡氏给我关起来,等回去再审问,先下了她手中管着的差事!丁香,这个事情,你来做!”

  林汐就见一个身穿藏青色褙子的嬷嬷走了过来,一身的干净利索,头上不过一根银簪子,她知道这个也是蒋氏面前得脸面的嬷嬷,不过一直被柳嬷嬷给压制着。

  “是,老太太!”丁嬷嬷恭敬的应着,并没什么表情,面色严肃认真,看的柳嬷嬷暗暗的咬牙,恨自己儿媳妇眼皮子浅,几十年的脸面都让她给丢光了。

  “你也起来吧。”总算记着柳嬷嬷这么多年服侍自己的情分,蒋氏并没有将事情做的太绝,看看那柳嬷嬷花白的头发,甚至有些心疼她。林汐对此没说什么,蒋氏要是个拎的清楚的,也不会任由杨氏将她给放到庄子上。

  “祖母快走吧,我这里没事,劳烦您挂记了,现在不走,城门就要关了。”林汐垂头顺目的说着,并不管杨氏变了的脸色。

  “胡说什么,你这里这样,我怎么能走。”蒋氏并没有听出林汐话中的意思,还在安慰林汐,让林汐也很无语,这队友的水平太低了,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做暗示,怎么办,这样的队友真的不会坑她吗?可是目前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啊。

  “祖母,我不要紧的,左右都是熬着,在这里还是在府中都是一样的,我只是怕……到了那一天来不及回去,要是真的到了那一天,还请祖母疼我,把我给接回去,能让我在将军府……”

  低垂的头,颤抖的肩膀,攥着的小手绢都代表着林汐哭了,还是那种忍着的憋气的哭,因此没有哭的一脸鼻涕横流也正常。眼泪?眼泪自然让手绢给吸收了,所以看不到眼泪也很正常。

  看到林汐如此蒋氏哪里能不心疼,再看看林汐的样子,想想孙子的病和儿子的腿也已经差不多好了,于是心中就有了决定。

  “走,我带你回府中,倒是那些不吉利的话,不要说了。”蒋氏安慰道,同时摆摆手,让杨氏去安排,杨氏没办法只能出去打点,只听到身后林汐的话音传来。

  “祖母,我这身子这样,打杀下人总归不吉利,不如就把她们给卖了吧,也算是积德行善了。还有那个碧荷,分明就是被冤枉的,我看祖母还是别罚她了。”林汐说的柔和,蒋氏不断的点头,只是没人知道林汐的心中在冷笑,打杀?打杀了未来谁给她来作证!

  听了这话,门外杨氏的身子一顿,但是,下个瞬间便接着往前走,身后跟着的众人都不敢吱声,而杨氏心中更是恨得不行,这个扫把星,怎么就不早点死了干净。

  “好,好,都依你,你可别想了,快歇着。”蒋氏将被子给林汐盖好,屋子里太冷了,当珍珠端着米粥进来的时候,林汐已经睡着了,而樱桃控制着自己不敢哭,心中却并不为小姐回府而高兴。

  在将军府,老太太和老太爷都算是客人,不过是占着长辈的身份小姐不能不敬着,但是,二老爷和二夫人,他们算什么,一个弟弟一个弟妹,在将军府当家作主!为了不冲撞二老爷和大少爷,竟然让小姐搬到庄子上被人欺负,他们都忘记了,将军府是将军和夫人的,就算将军和夫人没了,那也是小姐和少爷的。就算是冲撞了,有点脸皮的也该当叔叔的自己搬出去,哪有赶了主人出去的道理。

  一家子的没皮没脸,老太太也跟着糊涂,小姐自己还不争气,以前只知道耍脾气,被人拿捏短处,她们丫头就算什么都明白,也没办法。而现在,小姐自己争气了,想明白了,总算出头有望,只是小姐这身子,不知道以后会如何。

  ……

  好好的睡了一觉,再睁眼已经换了地方,眼前看到的是漂亮的月白色帐子,两侧的莲花挂钩将帐子固定着。巨大的雕花拔步床上铺了厚厚的被子,不像庄子上的床,硬邦邦的。

  林汐往外看,阳光透过窗户纸照射进来,虽然有些不够明亮却也不让认觉得憋屈,炭盆子没有什么烟气,屋子里暖暖的。

  “小桃?”林汐一开口,声音有些低沉,支撑着头在床边打瞌睡的小桃瞬间睁开了眼。

  “小姐!您怎么样?”小桃紧张的看着林汐,一晚上也没敢睡熟,她就这么坐在床边看着林汐,生怕林汐真的会一睡不起。樱桃和她一样守了一个晚上,不过才出去吩咐早饭了,没在这里罢了。

  “我很好,你一直在这里?”打量这屋子,正是当初林汐的闺房,并没有什么变化。

  正说话的时候,就见一个小丫头飞速的跑了进来,一张尖尖的瓜子脸,一双杏眼带着水汽,非常的漂亮,虽然年纪不大,也能看出以后会是个小美人。这正是林汐的几个丫鬟中的有名的小美人葡萄。

  “小姐,奴婢先服侍您洗漱吧。”葡萄将铜盆子放下,伸手将茶碗端了过来,小桃羞愧的接了过来,她忘记了,该先给小姐喝水的。

  林汐喝下温热的开水,嗓子舒服了很多,而心细的葡萄已经用温热的帕子轻轻的给林汐擦脸擦手。

  林汐只觉得别扭,她一个有手有脚的二十多岁大好青年,虽然毕生的志愿就是做一个吃了睡睡了吃的懒人,给这么一个小姑娘照顾还是觉得很难为情,感觉自己吃奶的脸都丢光了。但是,看一眼那一双要哭的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林汐决定憋着,将‘我自己来吧’几个字给咽了下去,生怕这多愁善感的姑娘直接哭给她看。

  “小姐,您放心,现在回到了府中,奴婢们一定要将您给照顾的好好的。”葡萄一边说着,那眼泪就开始往下掉,林汐顿时觉得不妙,果然在下个瞬间,眼泪就从一滴滴的往下掉变成了要连成线的趋势。没错,这姑娘的泪腺发达,多愁善感,一哭起来便关不上水龙头,果然应了那句话,美人都是水做的,为此原主十分的不待见这个丫头。

  “葡萄,你去给我拿件衣服吧。”韩小凝无语的说道。

  “小姐,您要起床?不行,不行,您的身子还是要卧床休息。”葡萄虽然才十三岁,但是,为人十分的心细,照顾人也周到。

  “不,我不要起床,但是,你再哭下去,我这件衣服就湿透了,不换一件也不行了。”

  葡萄:“……”小姐怎么好像学坏了。

  小桃:“……”果然,被小姐憋屈的人不只她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