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顶罪的上

林家女 +A -A

  “上好的百年人参,拳头大的灵芝,无数的珍贵药材,我可是开了府中的库门拿出来的,府中有账册,专门让人送过来,你竟然敢诬陷我!”杨氏一句话将自己摘得清清楚楚,她怎么也没想到,不过是出去看炭火顺便警告一番的功夫,这边就敢有人攀咬她。

  林汐听了点点头,上好的人参和灵芝,无数的药材,这二婶倒是个舍得的人,还开了宫中的府库拿出来的,那不就是这原主爹妈的东西?用人家爹妈留下的东西送人情,还得人家感激,这可是笔好买卖,精明到这份上,叫她一声人精病不过分吧。

  “二太太,老奴可不敢胡说,我们这边是真的没看到,太太就是打死了奴婢,也是没看到啊!”那老婆子哭着说道,今天难逃惩罚,但是,轻重还是有区别的。

  婆子的话气的杨氏心中一疼,这老货,竟然咬紧了她不撒嘴。她们做事情没分寸,蠢到了家,竟然还想拉她下水,她们也配。

  “来人,把人和东西给我带进来!”杨氏如此说道。就见外面的婆子又压着一个人进来,这屋子本就小,瞬间就有些拥挤。

  “母亲,都是儿媳妇的错,没有好好的整治庄子上下,让这群东西奴大欺主,她们不仅贪墨了大小姐的药材,克扣大小姐的饭菜,竟然还偷了大小姐的东西!”

  杨氏说着,身边一个机灵的丫鬟将一堆东西轻轻的放在了地上,金银钗环,玉镯子银锭了,看的蒋氏眼睛充血,这群混账,欺人太甚。

  “拉下去,关起来,交给二太太发落!”蒋氏彻底的怒了,这群婆子,死有余辜,本不想伤了她们的性命,看来她的心还是太慈善了。

  “老太太,奴才没有说假话,真的是二太太没有送过药材来啊!”那婆子被几个人压着还在挣扎,可是下个瞬间就被堵了嘴,再也说不出话来。

  “闭嘴!”一道孱弱的声音,却让众人不敢忽视,众人齐齐的看着林汐,好似没想到,一个病的眼看着不行的人,竟然还能管这事情。

  下个瞬间,一个小小的暖手炉被扔了出去,林汐一直用来捂手的,这下子顺手给扔出去了。虽然力度不太够,还是砸在了那群人中,并没有砸到那婆子,倒是给那捂着她嘴巴的婆子砸的一哆嗦,松开了手。

  “婶娘疼我众所周知,就是比二妹妹,还要好几分,你这婆子竟然敢挑拨离间!婶娘把我送到了庄子上也是不得以,那也是为了二叔和大弟弟,是怕老了没人养老送终,并不是不疼我,容不下一个没爹没娘的姑娘家。”

  林汐这话说的很慢,等到话音落下,众人表情如遭雷劈,天啊,她们刚才听到了什么,她们是不是听到了大小姐咒二太太将来没人养老送终?那不就是咒的大少爷!

  可是,偏偏这话你还只能当成是好话听,是夸赞二太太的话,是说她贤惠疼爱侄女的。这让人怎么说,字面上可是一番的通情达理,暗地里,却是充满了讽刺,再加上那一脸的真诚,那一句容不下一个没爹没娘的姑娘家的话,简直是戳了人的肺管子还不让人咳嗽啊。

  “你,你!”二太太杨氏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简直要将眼珠子给瞪出来,咬牙切齿的看着林汐。

  “怎么,我说错什么了?”

  林汐不看杨氏,只害怕的看着蒋氏,眼神中都是委屈。那段时间作为游魂看的也不少,这二太太是个什么人物,有一副什么样的肚肠,她可是清楚的很。

  “好了,姐夸你呢,说的也是实话。”

  蒋氏出来帮着林汐说话,虽然这实话说的是不大好听,可是,那也是林汐自小说话就没个规矩,这才说实话又直又冲,想想那最后的一句,蒋氏就心疼的掉眼泪。

  杨氏看到蒋氏如此说,心中疼的难受,这个糊涂的老东西,那也是她的孙子,她怎么就无动于衷呢,她的儿子被这个贱人给咒了啊!杨氏心中恨死了林汐,也对蒋氏不满极了,但是,她什么也不能说,说了就是容不下可怜的侄女,就是不满老夫人。

  “怎么会呢,大小姐是什么脾气,我还能不知道吗?大小姐受了委屈,有些怨气也是应该的。”杨氏暗暗的给林汐上眼药。

  “祖母,我是不是又说错了什么?”

  林汐也不看杨氏,只一脸害怕的看着蒋氏,蠢货,不知道抱大腿找靠山,这里的老大蒋氏的心是偏着的,你说再多也没用,就没听说过哪个婆婆不向着孙女向着儿媳妇的。当初不就是为了孙子,赶走了孙女了嘛,可惜,这个道理,杨氏看来是不明白。

  “好了,你一个当婶娘的和一个孩子计较什么。”蒋氏不高兴的说道。

  “是,母亲。”杨氏气的胸口疼,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看着林汐�瑟。

  “去看看,我们都有什么东西被偷走了。”林汐不缓不慢的说着。

  “是!”樱桃应声而去,不知道林汐要做什么,却也知道小姐这么吩咐一定有她的用意,便尽心的将所有的属于她们和林汐的东西给收拾了出来。

  “二婶,你真的翻查的清楚了?”林夕问道。

  “自然,我让人翻得仔细。”杨氏不知道林汐为何这么问。

  “那这些婆子可笨死了,那么珍贵的药材,竟然才卖了几两银子。”林汐看着地上的几两银子冷冷的如此说道。

  “老夫人冤枉啊,奴婢真的没见到药材,这里的人也都没见到啊!”那婆子总算反应过来了,这大小姐是要拉二夫人下水,看二夫人对她们又是捆绑又是恐吓的,婆子倒是知道这二夫人是打算翻脸不认人,要让她们扛下所有的罪责,这才拼了命的要自保。

  蒋氏的脸色很不好,这几两银子,连个人参的根子也买不了,看着杨氏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看的杨氏身子一抖,不明白这事情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她是真的吩咐了人将药材给送过来的。

  “碧荷!怎么回事!”杨氏扭头问道,眼神凌厉,碧荷低下了头,她知道,这是要她扛事的意思,分明那药材当日是被二夫人的奶娘张嬷嬷送来的,现在却来问她,明摆着就是这个意思。

  碧荷的头上都是汗,却紧紧的闭着嘴巴,她不敢说自己是被杨氏冤枉的,但是,这个事情要是应下,那么,她也是死罪难逃。

  “碧荷,问你呢,你要是敢对不起大小姐,不光是你,你的家人我也是容不得的。”杨氏说完,碧荷的嘴唇抖的更加的厉害了,她不想死,也不想家人被她连累了。

  “我那日将药材交给了……胡氏,后面的事情,奴婢实在是不知道了。”碧荷虽然对二夫人心寒,却也知道,她抗争不过命运。而那个胡氏,她也没冤枉她,当初嬷嬷是真的将药材给交了出去,就是交给了这个胡氏。

  林汐看了看众人,只觉得屋子中静的可怕,落针可闻。这胡氏到底是谁?一个个的表情这么的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