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错漏百出

林家女 +A -A

  小桃的话一出,一屋子的人都震惊了,但是,没人敢吱声,杨氏的眼神一闪,露出一丝狠厉,心中暗骂这群婆子贪心。想要让林汐撑不下去办法多的是,她们可倒好,做事情贪心太过漏洞百出,倒是让她陷了进来。

  蒋氏知道小桃说的应该是真话,但是,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先让郎中给看看才是正经。看那郎中的样子,一定是个乡野郎中,蒋氏不放心却也没办法,现在回城里去请,恐怕是来不及了。

  “麻烦您给看看吧。”死马当成活马医吧,老太太的心中只剩下了这么一句话。

  郎中颤颤巍巍的走进来,用袖子擦擦汗,看看这一屋子的女眷也明白这是个富贵人家,不明白为何要找他,却也只能硬着头皮看诊。

  早就有丫鬟给林汐的胳膊上铺了帕子,本该放下帐子遮挡一下,可是屋子里连个帐子都没有,丫鬟们再百般的聪明机灵也没了办法,还好,这郎中够老。

  老郎中将手放在林汐的手腕上胡子就抖了抖,眉头紧皱一脸的不解。这脉搏本是细而无力,说明小姑娘的身子亏损的厉害,但是,偶尔却又焕发着生机,他学艺不精,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混乱难解的情况。

  看老郎中的表情,林汐心中淡淡的笑,她现在这个情况,别说是老郎中,就是来个神医估计也得绕进去。她的身子的确是亏损的厉害,不过那灵泉水和灵芝却不是白吃白喝的,正在一点点的改造她的身体,所以才生意焕发。别看她现在看着好似随时要挂,等过几天,保证就活蹦乱跳的了。

  老郎中皱着眉头看看那姑娘的枯瘦的手,再想想进门前那个抓着自己的小丫头说的话,她家小姐可怜,被扔到了庄子上,连婆子们都敢欺负,不给她们饭吃,不给药吃,这么下去,怕是要死了。老郎中的心软,便知道该如何说了。

  “回禀这位老夫人,小姐的身子亏损的厉害,如果用上好的药材温和的进补再加上上好的食疗,或许还有些希望。”老头说完眼观鼻鼻观心不再说话。

  “劳烦您了,还请开方子吧。”

  蒋氏看看林汐,知道她现在不能动弹,便让老郎中就地开方子,虽然郎中说的好听,蒋氏也知道这不过是拖着。而老郎中开方子迅速,不过是一些看着珍贵但是药效很温和的药材,蒋氏看了将方子递给翡翠,又命人给郎中二十两的红封算做诊金,将人给送走了。

  “你去,就说是我的命令,给小姐熬药。我看看,谁敢拦着!”蒋氏说这话的时候林汐眼神一动,不过并未说什么,只是继续面无表情的当她的背景墙。

  “是!”翡翠知道这是要搜查屋子了,药材不给小姐吃,还不是被她们自己贪墨下了,左右一番找就找到了。这群人太贪心,将军府的小姐也敢欺负,想到这里,翡翠出门多叫了几个粗使婆子。

  “祖母,我好冷。”林汐看到中场休息的时间到了,也不管众人怎么想,就如此说道,怎么能让她们闲着呢。

  “来人,点火盆子!”蒋氏也觉得冷了,一看这屋子里就一个火盆子,心中更是愤怒,她们这是要冻死她的孙女啊!

  “我,我们没有炭。”樱桃将冻得青紫的手伸出来,给蒋氏行了个礼说道。

  “混账,这群该死的婆子,敢这么欺负我们家的大小姐,都该打死!”杨氏先发制人愤怒的说道。

  “母亲,媳妇去看看。”简单的一句话,意思却是要亲自处置那犯了事的婆子。

  蒋氏想了一下便对着杨氏说道:“大年底下,姐的身子又是需要静养的时候,先将人给关起来,过了年再做打算。”

  听了蒋氏如此说,杨氏的心头一皱,夜长梦多。但是也知道现在不是违抗蒋氏的时候便点头称是,带着一干人等往外走。

  林汐见了一笑,这可是亟不可待的去亡羊补牢了,想来那群婆子当初得到的越多,就越是会被杨氏视为心头大患要处之而后快,林汐想着,果然做人不能太贪心。

  “祖母,我饿。”杨氏不是去找补缺漏了嘛,那她就多给她找点事情做。

  “珍珠,去厨房吩咐饭菜!”看着骨瘦如柴的林汐,蒋氏只觉得心疼,只觉得这群婆子太可恶,一点也没反思她自己。如果不是她这一个月的不闻不问,林汐又怎么会落到今日的处境。

  “是!”珍珠是个头面齐整的丫头,转身走了出去,带着小丫头找到厨房。不管心中怎么想,至少在老太太的面前,谁也不敢看不起林汐。珍珠甚至准备亲手煮粥伺候着,毕竟林汐的样子,看也知道,现在吃不得其他的。

  等了没有半刻钟的时间,就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林汐低下了头,眼神中神情让人看不清楚。帘子打开,翡翠走了进来,在门口站了一会,散了身上的寒气,这才往里面走,到了蒋氏的跟前行礼。

  “药材可是熬上了?”蒋氏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药,好似这一碗药就能救了林汐的命似得。

  “回老太太的话,药材……没有找到。”翡翠犹豫的说道,看了林汐一眼,就见林汐的头低垂着,什么也看不到。

  “什么!没有找到是什么意思!”蒋氏发怒了,那可是救命的东西。

  “婆子们说……说府中从来就没送来过什么药材。”翡翠说完垂下了头,什么也不敢看,知道这事情不简单,不敢随意掺和。她已经带人翻了那几个婆子的屋子,却只找到了金银细软,还有姑娘的一些首饰,却并未见半点药材。

  “混账,胡说!怎么可能没有!我特意嘱咐的让送上好的药材来,就是需要什么灵丹妙药府中没有的,全城的搜罗也要找到。怎么会没有?!让那婆子进来,我要问她!这黑了心肠的老妇!”蒋氏骂人骂的文雅,林汐却差点笑出来,这话听起来就好似蒋氏在给自己开脱一样,这话她说过,林汐相信,但是,有没有放在心上,就不一定了。

  “是。”翡翠出去了一个穿着灰色棉袄的老婆子给压了上来,可见这里她是个领头的。

  “老太太饶命啊!饶命啊!奴婢再也不敢了!”那婆子年岁不小了,一嘴的黄牙给蒋氏看的恶心,翡翠见了赶忙将人往后拽。

  “我问你,大小姐的药材呢,是不是给你这黑心的婆子卖了!”蒋氏愤怒的问道。

  “老太太,奴才不敢啊,奴才是真的没见到大小姐的药材啊,府中也从来都没送来过啊!”那婆子哭着说道,只知道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混账婆子,黑了你的心,瞎了你的眼,如此谎话也说的出口!看我今日不扒了你的皮!”人还没进门,只听到骂声传来,杨氏立着一双凤眼,打了帘子进来,看着那婆子的眼神带着刀,吓得婆子一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