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好戏开场

林家女 +A -A

  大小姐没了?这个消息一出来庄子上顿时乱成了一锅粥,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这大小姐没了的内幕。不少的人吓得腿发抖,那可是嫡出的大小姐,在他们这里没的,不知道将军府那里要怎么的问罪呢。

  然而,还不等他们的人去禀告府中,大门就给人拍的啪啪响,开门人迟疑了一会才打开大门,瞬间就挨了一脚。只听到一个男子愤怒骂道:“不长眼的东西,这个时候还敢偷懒,马上发卖了出去。”

  “张管事的。”看门老头抬头一看来人,正是管事的张大,将军府专门负责采买的人,来过他们庄子上几次,因此众人都认识。

  “老夫人请。”不等那开门的起来,就听张大毕恭毕敬的说道,守门老头呆愣的看着门外站满了人,中间站着的正是披着石青刻丝灰鼠披风的老夫人。虽然过了知天命的年岁,白发却很少,人看着十分的硬朗。只是那紧绷的面孔让人不敢多看,带着一丝阴沉。

  “走!”

  老太太率先跨入大门,身边跟着二夫人杨氏,虚扶着老夫人蒋氏,将一个儿媳妇的本分做的十分到位,而后边跟着的众人更是步履匆匆。看门老头看了冷汗直冒,这府上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信,看老夫人的表情,看门人只觉得要大祸临头。

  庄子并不大,还透着几分萧条,老夫人蒋氏无心去看,只觉得胸口疼的难受,那是从小跟着自己的孙女,怎么能不疼,这突然就没了,让她如何舍得。步履匆匆,顾不得疲倦的往前走,来到一个小院子,只见里面荒草丛生无人打理,老夫人蒋氏差点就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是这里?”蒋氏的身子半靠在翡翠的身上,不敢相信的问道。

  “是。”那带路的婆子心中发抖,怎么也没想到老夫人来的这么快,她们还来不及打理一下。

  “走!”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蒋氏只能往里走,心尖子疼的更加的厉害了。杨氏的目光狠狠的在那婆子的脸上刮了两下才急匆匆的跟了上去,这些混账东西,做事情做成了这个样子,该打。

  “哎呦,我可怜的大小姐啊,你怎么就这么去了,你让婶娘我怎么办啊,我的小姐啊,你真是要了老太太的命,也要了我的命了!”

  杨氏进了屋子只看了一眼,便一下子扑在了林汐的床边,距离那床有一尺远,如此哭喊道,眼泪也止不住的往下流,看着让人心碎。林汐心中淡淡的一笑,哭吧,现在哭的有多惨,一会就有多难看,只是她闭着眼睛看不到,杨氏是在干嚎呢,还是演技派的带泪嚎呢?

  而蒋氏颤颤巍巍的没上前,看看床上躺着的人,枯瘦的小脸,差点一口气没缓上来晕过去,这是她的汐儿啊,怎么会,一个月的时间就这样了啊。

  “老太太!”翡翠见蒋氏又要晕倒,赶忙将薄荷油放在了她的鼻子下面,一股子冲劲上来,蒋氏清醒过来,但是人已经倒在了地上,丫鬟们纷纷扑上去,将身子垫在了蒋氏的身下。

  “老太太,您可别太伤心了,大小姐要是知道了,心中会不安宁的,您这样,儿媳妇可就没了主心骨了。”杨氏又朝着蒋氏扑了过来,准备来个父慈子孝……不对,是婆媳和睦。

  “祖母?二婶?”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杨氏只觉得后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瞬间寒气入体,都说刚死的人不干净,难道这么巧?杨氏做贼心虚,自然害怕的不行。

  “啊!你,你别过来!”

  一回头看着林汐睁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她,吓得杨氏一个颤抖摔在了地上,压在了蒋氏的身上,将想要起身的蒋氏又压倒了下去。翡翠看了顾不得害怕,急忙的去拽杨氏,老夫人年岁大了,可禁不起这么一压啊。林汐好笑的看着这一切,确定了杨氏是个演技派,看那泪水多真实,尤其是被自己吓了这么一下之后。

  “小姐,小姐,我给您把老太太请来了,您有什么话,就对老太太说吧,我苦命的小姐。”樱桃十分利索的扑倒在了床上,将林汐那幸灾乐祸的表情给掩藏下。我的个小姐啊,咱幸灾乐祸也不是在这个时候,那表情太明显了。

  林汐知道自己如此不该,可是看杨氏吓得发抖,心情就好,姓杨的都没好东西,她就喜欢看他们的热闹。看着杨氏吓得疯癫的样子,林汐就觉得上辈子窝在心中的恶气也出了一些。

  “祖母。”再露脸已经满是泪水,樱桃给她擦眼睛的帕子上有葱姜蒜的混合水,林汐这泪水掉的啊,稀里哗啦不掺假。林汐心中想着,下次给樱桃说,这分量太过了,她本来想要哭的楚楚可怜的,不是像现在,鼻涕眼泪一大把,哭的一点美感也没有,影响形象。

  “我的汐儿啊!”蒋氏总算是哭出来了,从进来受到的冲击,到现在看到林汐还没死,那大悲大喜之下不哭出来怕是要落下病。看看林汐骨瘦如柴的样子,她怎么不心疼,马上到了床边,一下下的拍着林汐。

  “祖母,汐儿不孝,让您担心了。”林汐缓慢的说着,身子有点僵硬,她不习惯被人这么抱着,同时有一些委屈的情绪涌上心头。

  看看这蒋氏,不是不疼孙女林汐,但是,这疼爱也是在无伤大雅的时候,在她愿意给的时候。当林汐和林家的利益发生了冲突,还是被蒋氏给无情的抛弃了,送到庄子上,林汐走了,心中想来也是委屈的吧。

  将老太太看的明白,她对蒋氏本就没什么浓厚的感情,这么算计一个老人家也不觉得怎样,林汐一条命都搭在了这里,还不行她帮着出出气啊。

  “哎呦,我的小姐,可吓死婶娘了,我还以为,你……没事就好,就好。”杨氏颤抖的从地上爬起来给自己找借口。而林汐勾起了唇角,没事就好,她这样是没事吗?

  “婶娘胆子真小,被汐儿吓成了这个样子,跟十几岁的小姑娘似得。”原主从小刁蛮任性,口无遮拦,这么说话不是第一次了,林汐如此说,周边的人也不怀疑什么。只是杨氏心中有鬼,不敢应也不敢驳斥,一张脸红了白的站在那里很是有意思。

  “好了,还杵着做什么,还不去叫郎中,郎中呢,快让他过来!”蒋氏无心去想其他的,现在唯一要做的是赶快的给林汐看看。蒋氏看到杨氏的样子,心中就有气,进来就嚎,被汐儿吓成那样,哪有一点当家太太的样子!

  蒋氏并没有多想,在老太太的心中,他们林家从来都是兄友弟恭妯娌和睦的,就算看到林汐这个样子,院子这个样子,她也只觉得是庄子上的婆子黑心怠慢了姑娘。这个账她会算,但不是现在,林汐如此正是需要行善积德的时候,不能打杀见血。

  “是,儿媳妇马上去。”为了表示自己的贤惠,也是因为心虚想要躲出去,杨氏主动请缨。

  “小姐,小姐!奴婢回来了,奴婢给您请来了郎中来了!”还不等杨氏出门,一个娇小的身影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就见身后跟着一个跑的气喘吁吁的老郎中,胡子都白了,正在门口喘气,一抬头看到一屋子的人,倒是吓了一跳。

  “小姐,奴婢给您请来了郎中了,小姐别怕,咱们有救了,有救了。”小桃说着就哭了,想着自从来到这里,小姐就没清醒过,她和樱桃被看着不能出门,连个郎中都没上门,小桃就委屈,为她的小姐委屈。

  现在可好了,小姐清醒了,脾气也变了,自己想要回将军府,她和樱桃自然是听小姐的。闹,使劲的闹,将事情闹大!

  “郎中,您快给看看,我家小姐都断药一个月了,您好歹给开些药吃吃啊。”小桃哭着说道。

  蒋氏听了这话身子一抖,气的手都颤了,一个月?断药一个月了!这群黑心的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