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送信

林家女 +A -A

  威武将军府,北地的标志性建筑……啊呸,站在将军府外的樱桃想着小姐此前说的这段话,心中一个哆嗦。什么叫做标志性建筑?就是你绝对不会找错门的府邸,就是来了北地的人都恨不得到此一游的地方,樱桃记得当时的小姐是这么给她解释的。

  “闯进门,找到人,告状!最重要的是,不要吃亏,不要硬来,要学会说谎,底气要足,眼泪要猛!去找一点葱姜蒜,汁子抹在手绢上,保证你哭的出来。”

  想到当时小姐林汐的苦心教导,樱桃咽了口吐沫,平日里淡定的姑娘难得的手有些发抖。但是,想想小姐的现状,樱桃不敢犹豫,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下定了决心,慌慌张张的就往威武将军府的门前跑,而凌乱的发髻,一身的泥土,更是让人一点也不怀疑她有多着急。

  “不好了,不好了,小姐不好了!”樱桃也算是豁出去了,不顾形象的往角门上跑,将军府的大门平日里是不会开的,但是,角门处总是有小厮看守。

  “你是谁!怎么敢在将军府的门前大吵大闹!”正是正午的时候,小厮们轮换着用饭,此刻守门的青衣小厮年纪不大,看着樱桃觉得面生。

  “小姐不好了,我赶回来报信,你还敢阻拦,小姐有个好歹,小心你的命!”樱桃大喊道,气急败坏,小厮这才看清楚,那满是泥土的脸有些熟悉。

  “这位姑娘,我不认得你,就算你这么说,小的也不敢放你进去啊。”小厮们平日里在外院,二门是断然进不去的,内院的丫头他认识了才叫可怕。

  “叫你们管事的张林来。”樱桃并不多废话,但是,心中还是有淡淡的哀伤,门口的牌匾上宣武将军四个字显得尤其的可笑。这里是将军府,小姐是将军府唯一的嫡女,可是,守门的竟然连她都不认识,他们心中恐怕也只有老夫人,只有二夫人杨氏了,却忘记了,小姐和公子才是这个将军府真正的主人!本来还有些心虚的樱桃瞬间就心中安定了,这本来就是他们小姐的。

  “你等着。”小厮不敢耽搁,这姑娘看着不像是说假话的,而且知道管事的叫张林,显然是府中的人。再加上听说府中的大小姐在庄子上养病,小厮吓了一身的冷汗。

  不多时,一个身穿藏青色直缀的人走了过来,看起来二十出头,可看那气派,却顶的上小门小户家的老爷了。看的樱桃的手再次的攥紧,抿着嘴唇不说话,眼神更加的哀伤。

  “你是……樱桃?!”那张林在内院中行走的不多,但是,内院的丫鬟婆子他却是认的差不多,可见此人擅长钻营。

  “张管事的,小姐不好了,还请赶快带我进去通报老太太。”樱桃往前走了两步,急切的说道。

  “不好了?怎么不好了?”张林并未马上答应,而是沉吟了一下才问道。

  “混账,张林,你也是这将军府的奴才,主子眼看着不行了,你竟然还敢在这里拖延耽误!说句不给你脸的话,小姐怎么不好了,凭你的身份问的着吗?!”樱桃的脸色通红,一双眼睛喷血一样的看着张林,看的张林一愣。

  “姑娘别气,我马上带你进去。”

  看到樱桃的样子,张林便知道这个事情做不得假,不再怀疑,将樱桃往里带。也顾不上问为何庄子上的管事不曾到来,为何樱桃不陪在小姐身边,现在就算惊动了老太太的午休也要将人带进去,万一耽误了,他承担不起。

  张林说是带路,樱桃却跑的如同一阵风,张林气喘吁吁的跟在了后面,进了二门他便站住,吩咐婆子跟上,自己却不再前进一步,这样的事情,少沾惹才是。

  婆子愣愣的跟着樱桃跑,看樱桃一边跑一边哭,自然明白了一些,赶忙抓住一个眼熟的小丫鬟,一阵嘀咕,才追着樱桃往松鹤院跑去。

  松鹤院,正是林家老夫人蒋氏的院子,此刻的樱桃也顾不得通传,一阵风一样的往里跑,将那守着院子的婆子吓了一跳,得到要拦人的时候,樱桃却是已经到了院中。

  “作死的蹄子,不经通报擅闯松鹤院,我看你是不想要你的皮了!”五大三粗的婆子拦住了樱桃,看到樱桃几欲疯狂的神情也是吓了一跳。

  “老夫人,不好了,小姐不好了!老夫人,您快去看看吧。晚了,怕是进不到了啊!”樱桃说着哭喊着,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是真的为小姐心疼,是真的委屈。

  这声哭喊瞬间惊动了一院子的人,就见厢房的棉帘子被人打开,一个个打扮整齐俊俏的小丫头伸头往外看,忍不住的嘀咕:“这不是大小姐身边的樱桃姐姐吗?”

  而此刻,正房的青色棉帘子也被打开,就见一个眉眼精致的穿着墨绿色袄子的丫鬟走了出来,看着樱桃惊讶的问道:“樱桃?你不是守着大小姐吗?怎么到这里来了?”

  “翡翠姐姐,小姐不好了,等着见老夫人最后一面了。”樱桃说着跪了下去,就听到屋子中茶盏摔在地上的声音。

  “老夫人,老夫人您别吓奴婢啊,老夫人!”

  只听到那厚重的面帘子后面是丫鬟们的惊呼,而翡翠也飞快的往回跑,樱桃的眼神闪了闪,就见一道藕荷色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一个闪身已经进了松鹤院的正厅。樱桃的眼泪掉落在那青石的地面上,冰天雪地的尤其寒冷。

  二夫人果然耳目众多,自己前脚进了松鹤院,她后脚便出现,连外衣都换成了素色的,呵呵,这将军府可真的是她的天下。难怪小姐要让自己跑一趟,不然,恐怕就算庄子上来人,老夫人也未必就会跟着去看看吧。

  ……

  樱桃大闹松鹤院的时候,小桃也从里面往外冲,一边冲一边喊:“不好了,小姐不好了,快来人看看啊。”

  正是这声吼叫让外面看守的婆子一个激灵,瞬间往屋子里冲了进去,也不管什么尊卑上下的,一把推开了小桃,来到了林汐的面前。只见林汐面白如纸,没有一点的血色,而那眼底的黑色更是明显。

  “啊!”

  婆子颤抖的将手指从林汐的鼻子底下收回来,没气了,竟然真的没气了,连滚带爬的往外去,赶紧叫人通知府中,这大小姐,总算是死了。

  虽然盼着这一天,但是,毕竟是一条人命,婆子们做贼心虚,一个个的自然不敢靠近这院子,也没发现两个贴身的丫鬟一个也不见,而林汐慢慢的睁开了眼。

  做贼心虚到这个程度,竟然还敢做谋财害命的勾当,这人简直是自我膨胀的厉害。将那手中的白胖馒头咬了一口,林汐觉得还是先做好准备的好,万一今天这事情闹腾个没完耽误了晚饭,她也不至于饿肚子。这馒头还是樱桃走之前偷偷塞给她的呢,得慢点吃。

  不过是憋口气的事情,林汐没觉得有多难,那炉子下面的灰蹭一点在眼睛底下,便是完美的装扮了。提前让樱桃去,不过是防范着杨氏手段下作,阻止老夫人到来,不然她都舍不得让樱桃跑这一趟,吃力不讨好啊。

  不过这樱桃也是个人才,二十两银子换一个年下回家探亲的机会,就是拿准了守门婆子贪婪的性子。就是不知道那府里情况怎么样了,老夫人会不会来看自己最后一眼呢?可惜啊,真正的林汐已经走了,她终究是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