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红烧肉

林家女 +A -A

  “你个死黑胖子,你老娘我滚出来!”林汐只觉得眼前一黑,人已经不在那竹楼里了。

  “小姐!您怎么了?”樱桃一脸焦急的冲了进来,她本就没睡,听到林汐的喊叫声立刻就冲了进来,大晚上的这样喊叫真的太吓人.

  当樱桃手哆哆嗦嗦的将蜡烛给点上时,小桃已经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扑倒在了林汐的身上。

  “小姐,小姐您可别吓我!”小桃哭了起来。

  樱桃将蜡烛点燃,林汐才看到了东西,原来刚才眼前那黑暗是因为屋子里黑的原因。这会看到两个丫头,才明白过来,她现在真的是林家的大小姐林汐了,是林家的血脉,不是曾经的林溪,更不是他们口中的杨家人!

  “小桃,别怕,我就是不喜欢在这么暗的屋子里睡。你们给我留下一盏灯就好了。”

  林汐的话显然让小桃和樱桃都呆了一下,然后才想到,或者是大病一场,现在的小姐胆子小了,才会如此要求的。

  “小姐,我们陪着你,你别怕。”小桃说着把自己的铺盖搬来,就放在林汐的床脚下,要躺在地上值夜。

  “小桃,你这是做什么!你要是病了,谁来照顾我!”林汐这话说的有道理,小桃不知道该如何,倒是让樱桃给拉了出来。

  小姐大了,聪明了,也有了自己的主见,她们不能多干涉。要知道,小姐此前从不会注意这些事情,却不想生了一场大病,人却通透了,樱桃又是高兴又是忧愁,和小桃一起在外面守着,两个人却再也不敢睡去。

  见两人离开,林汐猛的一闭眼,再睁开果然人已经在了那竹楼里,林汐淡淡的一笑,果然是那黑胖子捣鬼,敢将她给弄走。而此刻的黑岩满脸的愁容,这女人怎么都不讲理呢,曾经的主人是这样,这林汐也是这样,明明不是林家人,这脾气可是一模一样。

  “所以说,你是看好了我的修炼资质,才把我弄过来,希望我能够飞升成仙?”林汐不解的问道。

  “我的目标没那么高,主人当年的资质也不过是修炼到了化神期,便看透了修仙界的残酷,放弃了修炼,这才来到这个位面,希望后世子孙能够过安稳的生活。而我的作用就是看护林家的后人,只要生活安稳便可。”黑岩如此说道。

  “哦,然后呢?”林汐奇怪了,那她存在的意义何在?

  “天机不可泄露……以后你会知道的,你只要明白,现在的你要做的事情就一件,好好修炼,好好振兴林家就行了。”黑岩故作深沉的说道。

  林汐:“……”

  但是,当黑胖子带她周边转了转之后,林汐的心情好了一些,看到没,刚才她进门看到的那些,不是菜,不是什么萝卜白菜和不认识的葫芦,那都是药材!长的和白萝卜一样的?那是人参,千年人参!树上挂着的那个脸盆大小东西?那不是脸盆子,那是真的灵芝,闻一下也能延年益寿。

  “我说的闻一下能延年益寿就是个夸张的说法。”望着真的去闻的林汐,黑胖子无奈的说道。

  “哼,我是觉得这味道好闻而已。”林汐理直气壮的说道。

  没看过猪跑也吃过猪肉的林汐在认真的闻了闻之后认定,眼前这货真的是灵芝,而且还是红色的灵芝,看来是假不了了。

  突然有种一夜暴富的感觉,她从小虽然不是锦衣玉食,那也是衣食无忧的,可是,见到这么多的高级千年药材,还是有种眩晕的感觉。这些药材已经不是钱财能衡量的了,他们是药材,救命的药材,那已经不是钱了,那是命啊!要钱还是要命?答案一目了然。

  ……

  “小姐,您这一清醒过来,整个人都精神了呢!”小桃高兴的围在林汐的身边给她擦脸擦手,林汐笑而不语,能不精神吗?就在一个时辰前,她才喝了灵泉水啊!

  灵泉水,正是那小院子中的井水,散发着的雾气实际上就是灵气,灵气充足,因此那些药材才长的那么好啊。林汐这身子亏空的实在是厉害,千年的人参根本就不能直接食用,连那灵泉水都是只喝了一口,如今看来,作用明显。一会再吃个小灵芝好了,脸盆大小的先放着。

  “小桃,我今天想吃红烧肉,你去弄一些来吧。”林汐上辈子最大的业余爱好就是吃,这辈子也不打算改了。

  “小姐,您的肠胃,还不能吃那么油腻的。”樱桃苦口婆心的劝道,现在吃红烧肉,太,太过了吧。

  “没事,我的肠胃我清楚,去弄吧,吃完这顿饭,我们好上路。”林汐不许樱桃反驳的如此说道。

  樱桃:“……”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上路不上路的!看着林汐枯瘦的手和脸,再想想老人们说的回光返照,樱桃只觉得腿肚子打转。她就说,这小姐怎么突然就好了,一个躺了一个月还断了药的人怎么突然就好了?原来是回光返照啊。

  樱桃差点摔倒,扶住了桌子才稳住了身形,而缺根筋的小桃却已经兴高采烈的问,红烧肉要配馒头还是配米饭的事。

  “樱桃,把这个镯子拿去厨房打点。”林汐将手上一直戴着的金镯子摘了下来,因为人瘦的厉害,那镯子一下子便摘了下来。

  “小姐,为什么要用金镯子?要是给也不过给些银子就是,这金镯子岂是她们享用的起的!”小桃不满意的噘嘴道。

  “一个金镯子有什么好的,这金银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给了她们又怎样,还不如一顿红烧肉实惠。要不是我生性善良,我该把箱子里那红宝石的赏给她们才是。”林汐笑着说道。

  小桃听不懂林汐的话,但是樱桃却是听明白了,看了看林汐,果断的接过了金镯子,转身出去了,小桃看到也不生气,还在后面喊着:“小姐说了,要吃白米饭。”

  樱桃听了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一个堂堂的将军府小姐,要吃一碗白米饭还要费如此多的心思,岂能不让人心酸,手中的金镯子更加的沉重了几分。但是,樱桃却下定了决心。她知道如此做会让自己以后在府中更加的难以生存,但是,想想这些年小姐待她们的好,樱桃便觉得值得了。

  林汐根本就不知道樱桃此刻心中所想,只觉得肚子饿,便将小桃给打发了出去,只待人影一消失,手中便瞬间出现了拳头大小的一块灵芝。林汐慢慢的撕下一条,放在口中细细的咀嚼,味道甘甜,气味清香,真心不错,可惜,不能多吃,还不压饿。

  过了有两个时辰,还不见樱桃的身影,林汐就觉得奇怪了,这是现杀猪去了吗?她吃了小半块灵芝便不敢再吃,生怕身子支撑不住,真的没想到,这厨房的速度会如此的慢。所以,当樱桃手脸通红的提着一小碗红烧肉回来后,林汐明白了,就算有金镯子开路,还是人心不足,刁难到如此程度也是少见了。不给她饭吃,于一个病人开说,就是要她的命,现在有了钱财还如此,看来这群人的心性够坚强的。

  “来,吃吧!”

  将几块红烧肉分成三份,两个丫头一人也能吃到两三块。然而樱桃和小桃都不吃,她们知道这红烧肉来的不容易,又怎么舍得自己吃呢。

  “吃吧,我一个人吃这么多的肉,身子真的会受不了的!”林汐知道只有如此说,两个丫头才会妥协。果然,小桃利索的将两块肉吃了,生怕林汐真的吃多了,好不容易好起来的身子再病了。而樱桃一滴眼泪掉落在了米饭中,闭嘴不说话,眼神中有沉重的哀痛。

  林汐看了心中一笑,这两个丫头都算是忠心,既然如此,她也得好好的对她们,她的人,也是别人能欺负的吗?她本可以好好的养身子,养好了身子再回去,但是,那多没意思啊,再说了,她是那能吃苦的主吗?忍辱负重这件事,她从来都不擅长。

  “吃饱了吗?”林汐问道,躺在床上并未起身。

  “吃饱了!”小桃笑着说道,看到林汐打了个哈欠,便将被子给林汐盖好,屋子里不过只有一个火盆子,并不暖和。

  “小桃,你知道吗?我从小到大都没吃过苦,这一次是我吃苦最多的一次了。我当时就后悔了,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该那么懒的,该跟着爹爹好好的习武,弄个防身的东西,也不至于那么的惨。”林汐闭着眼睛断断续续的说道。

  “小姐,小姐您可别吓我啊!”小桃看到林汐说话断断续续的,还开始说胡话,心中咯噔一下,樱桃也赶快跑了过来。

  “小桃,樱桃,你们回府吧,我想,我们该回去了。”林汐说着便躺在床上,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