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处境

林家女 +A -A

  林汐只觉得自己的头很疼,尤其是还有一个人这么近距离的在你耳朵边上哭哭啼啼的时候,实在是双重效果叠加,让她的痛苦成倍的增长。

  “小姐,小姐您醒醒吧,您再不醒醒,我们就给人欺负死了。”

  林汐听出来了,这个小丫头应该是那个叫做小桃的,刚才在外面听到和婆子吵架的人应该就是她了。她模糊记得,这小桃年纪很小,大概十五岁的样子,胆小怕事,但是,对原主倒是绝对忠诚。经历了上一世的背叛和算计,林汐觉得,没什么比忠诚更加重要了。

  “小桃,你声音轻点,别吵到小姐了。”

  一个身穿青色棉服的丫鬟走了进来,一进屋子看到正在哭泣的小桃赶忙说道。如今她们在庄子上住着,人多嘴杂的,要是让人知道小桃天天哭,传出去又是一件事。现在主子昏迷不醒,她们的地位可不比从前,现在什么事都要自己有点分寸,不能让人抓了短处。

  “樱桃姐姐,你说,小姐还能醒过来吗?”小桃抽泣着问道。

  “你个死妮子胡说什么呢,还不快呸,小姐福泽深厚,定然能醒过来的!”樱桃神色有点冷冽,吓了小桃一跳。

  “呸呸呸,姐姐,我知道了,我以后不说丧气话了。”小桃好似相信了樱桃的话,擦了擦红肿的眼睛,坚定的说道。

  林汐醒了,但是还不曾睁开眼睛,看来这小丫头刚才吵架肯定是没赢,这是委屈了才来她床前哭,可惜啊,原主已经走了,听不到了。看来,这次自己昏迷时间不长,可是身子亏损的厉害,没什么力气,如果不是这个小丫头将自己哭的烦了,恐怕这会还清醒不了呢。

  不过,这个小桃她倒是了解的清楚,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小的时候被这具身子的母亲领回来的,此后便对这原主死心塌地的,想来是主仆感情深厚,受了委屈才忍不住在这里偷偷的哭。而那个樱桃,父母好似都是府中当差的,虽然也很不错,但是,到底比这个小桃少了几分的真心。

  “晚饭来了!”屋外传来婆子们粗声粗气的话音,樱桃赶忙打起了笑脸迎了出去。

  “有劳各位妈妈了。”樱桃客气的说道。

  “呵呵,我可不敢当姑娘这声谢,只要别说咱们给你们剩菜剩饭吃就是了,这里面住着的可是大小姐,如此的罪名,咱们怎么能担当的起!”婆子冷嘲热讽的说道,见小桃并没出来,樱桃也一脸的谦顺便觉得没什么意思,转头走了。

  心中冷哼,跟着一个快要死了的主子还敢狐假虎威,真是不知道深浅,大姑娘的面色她可是看过了,那个样子怕是熬不过年下的。她们两个小蹄子以后能不能回去可是难说。到时候她再好好的磋磨她们撒气!

  樱桃呆愣的看着那高大女子的身影消失,看看那一碗乱七八糟的饭菜,低头沉思了一会才转身进门,而小桃显然气坏了,脸色沉沉的,樱桃无奈叹了口气道:“你和这些个混人计较什么?不过让她们说两句,强龙不压地头蛇。”

  林汐在心中点点头,没错,樱桃说的对啊,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小丫头年纪不大,却是光长了心眼子,这典型的宅斗专家型人才,虽然忠心差点,但是具有指挥头脑,对付婆子手段温和,对待自己人呢也算不错,可收为己用。

  “我不是生气她们欺负我们,剩菜剩饭算什么,挨饿的日子也不是没过过,我是生气她们这么对小姐。这么对我们,还不是觉得小姐不能醒了,受了人家的唆使才敢将我们这贴身照顾的揉扁了搓圆了。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林汐心中轻轻的叹了口气,小姑娘,成语和歇后语这样的东西真的不能乱用,一不小心就坑了自己。不过,这丫头虽然没有樱桃厉害,却也不傻,虽然冲动又胆小,但是好在忠心,养在身边也不错,没事还能逗个乐。林汐开始规划未来的美好生活,狗腿团……不对,贴身丫鬟人选暂定两人。

  “……小桃,你可不能胡说,我们……终究是将军府的人。”樱桃叹了口气说道。

  “姐姐,我知道你老子和娘在府中,他们会想办法接你回去,你放心的走,不要犹豫。但是,夫人当年救了我的命,就对我有一个要求,照顾好小姐。我不是将军府的人,我是小姐的人!我小桃生是小姐的人,死了是小姐的魂!”

  “小桃……你,这是何必。小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呃,小姐?您醒了?”

  看着林汐睁开的眼睛,小桃和樱桃都呆愣了,小桃甚至嗷的一嗓子,扑在林汐的身上就开始大哭,她是真的没想到,小姐竟然真的会醒过来。

  “夫人保佑,将军保佑啊!小姐总算是醒过来了!”

  林汐认真的看看眼前的小姑娘,瘦瘦的小脸,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嘴唇干裂,哭的好不可怜。这庄子上的一个月,她们两个跟着她也是吃了苦,那厨房克扣饭菜,她们两个还要紧着她吃些汤汤水水的,怎么可能不瘦。

  以往她对她们并不上心,跟了林汐元时间,却过的浑浑噩噩,未曾留意观察丫鬟,只有个大概的印象,以后可是不能了,她们都是自己未来的心腹。

  “小姐,您醒了,可是哪里不舒服?奴婢这就去给您请郎中。”樱桃也急忙的说道。

  林汐再次看去,说话的果然是樱桃,林汐屋子里的大丫鬟。这个樱桃平日里是个心细会办事的,好几次林汐遇到难事,都是她给张罗的。一张精明的脸,虽然瘦了些,但是从面相看,是个有福气的人。

  将两人正式打量了一番,林汐再次闭上了眼睛,当年父亲和自己说,玄学的东西不好学,但是,学了就有大用处。就好比这看相的功夫,学到了高深的地方,此人的品行,你都可看的清楚。若是结合手相和生辰,想要推算一生,也不是什么难事。

  当初她正是十五六岁的年纪,每天想的和大多的小姑娘一样,不过是哪个打篮球的男生更帅气一些,而这相面,总让她觉得少了与人交往的乐趣,不学也罢。因此,父亲拗不过她,也就算了。可是,就算是不学的精深,耳濡目染的,也学了几分皮毛,看人倒是准,可是,此后也养成了见人先看脸的习惯,这习惯不好,改了十几年,还是没能改过来。

  “小桃?”林汐小声的喊道。

  “小姐,我在,您说!”小桃眼泪止不住的掉,却还是抬起脸看着林汐。

  “你压着我了。”林汐一字一字的缓慢说道。

  小桃:“……”

  “小桃,还不快起来,你要给小姐压死了!”樱桃一把将小桃给拽开并如此说道。

  林汐:“……”说好的精明会办事呢,这么说自家的小姐真的好吗?

  “小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要谋财害命,小姐,您怎么样?”小桃恐惧的看着林汐,真的害怕把林汐给压出个好歹来。

  樱桃:“……”怎么感觉这话哪里不太对?

  “小桃,你去煮碗鸡丝面吧,我饿的不行了。还有,以后千万别再用成语了,直白的说话就挺好的,真的。”

  “小姐要吃鸡丝面,太好了,我现在就去煮!”完全忽略了这句话的重点,小桃欢喜的转身就要走,却被樱桃一把给拉住了。

  “小姐,您才醒,得吃清淡的软和的,不能吃鸡丝面啊!”边上的樱桃看着这没点数的主仆俩头疼了一下,才清醒就吃鸡丝面,怕是吃完了,就又躺下了。

  “小姐?”小桃犹豫的站在门口。

  “弄点菜粥吧,别弄白粥,太寡淡。”

  听了林夕的话,小桃转身就走,小姐的命令,永远是最终的指令。而樱桃则一把将小桃给拽住道:“还是我去吧。”

  小桃不明所以,但是,一直也是听樱桃的话习惯了,这就让出了位置,而林汐则看了樱桃一眼道:“樱桃,拿我的首饰去吧,你手里的东西才多点,能有什么用处。”

  樱桃一转身,震惊的看了林汐,怎么也没想到,林汐会说出这样的话,这还是她的小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