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借机重生

林家女 +A -A

  人在江湖飘,总要挨一刀。

  林溪总结了一下自己的上辈子,觉得一定是因为贪吃又懒,平日吃的太多,动的太少,所以肚皮脂肪层厚,一刀没能毙命,才让那人又在她的心口上补充了一刀。所以说,没事多运动,珍爱生命,这话不是说着玩的。

  林溪已经在这里等了两天了,看着那古色古香大床上的少女胸口在一阵激烈的浮动后再也没有半点动静,摇摇头叹了口气。而她的小丫鬟这会还正在外面和那婆子吵架,因为三个人只得到一碗馊了的饭菜,并未察觉,自己一心维护的主子已经香消玉殒。

  “你们这是欺负我家小姐病了,你们这是要逼死我家小姐啊!”小丫鬟的声音透过窗户传进来。

  “死蹄子,这样昧良心的话也敢说,看我不撕了你!”

  “大娘切莫生气,小桃还小,我给大娘赔罪了!”

  “真当自己是千金小姐呢,还要吃肉,我呸,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你骂谁!你敢骂我家小姐!”

  “我怎么敢,呵呵,我骂的就是你!”

  一阵阵的喧闹,林溪不去理会,只看着一缕有些透明的神魂从女子的身上飘了起来,听着外面的谩骂声,脸色阴沉的吓人。可能是作为初飘的人还不习惯,所以,少女飘着的姿势有点滑稽,让林溪看了忍不住的笑了。

  “你是谁?”年轻的少女惊讶的看着林溪问道,现在才注意到对面还有个……人?

  “等你的人。”林溪如此简洁的回答道。

  “你是要带我走的人吗?”女孩的脸上带着谨慎的神色。

  “不,我是要替代你活下去的人。”林溪指了指床上的身体,如此说道。

  “……”少女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对待眼前一本正经说要夺取自己身子的女子。她怎么觉得这女子一点都不像是个正经的人呢?

  “别一副我是坏人的表情,相信我,你是绝对回不去了,而我,也不过是飘够了,想找个地方落脚而已。”林溪淡定的看了少女一眼,要是可以,谁愿意作为别的人活着啊,这不是没什么选择的余地嘛。

  “我的身体可以给你,身份也可以给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少女看看床上的自己,再听着外面还在持续的谩骂和逐渐传来的厮打声狠狠的握紧了手,她知道现在已经不能挽回什么,因此脸上闪过一丝坚定。

  “别太难了,我这个人太懒,什么拯救世界振兴朝廷的任务是做不来的。”林溪实话实说。她上辈子就懒,懒得动懒得多想,这辈子换了个身份活着,好似更加没有勤奋的理由了。她上辈子是个天真的懒慢美少女,这辈子她只想碌碌无为活到死,可不想背负着什么家国重任活着。虽然如此想有些不近人情,但是,对一个鬼魂你能要求多高呢?

  “……”少女的两条浓眉皱了起来,这女子怎么看都是个不靠谱的,可是,想想自己貌似也没什么选择余地了,只能认了。至少,还有一丝希望不是吗?

  “你要照顾好我弟弟,让他当上威武将军!”少女郑重的对着林溪道。

  “不行,太难了,办不到。”林溪摇摇头,她那个弟弟自己看过,那个身体素质当将军,除非皇上真的想不开了,这北边的国界也不准备要了。

  “……好吧,你让他平平安安的活到老,子孙满堂,这总能行吧。”想想自己弟弟的身子,少女明显的有些底气不足了,不得已换了个条件。

  “嗯,这个倒是可以有。”林溪认真的考虑了一下,答应了下来。

  “我的身子给你了,你可要负责啊,可要记住你的承诺啊。”

  看到少女的脸上两行眼泪噼里啪啦的滑落,林溪眉头皱了一下,这灵魂体还有眼泪,太不科学了。而且,姑娘你这么单纯真的好吗,身子给人家了,人家怎么做你还管着着吗?也就是碰到她,上辈子诚实善良好人一个,这辈子虽然决定改掉这个毛病,但是,也没准备矫枉过正当个坏人,信守承诺还是会坚持下去。

  “如果可能,帮我把仇报了,要是实在不行……就多多孝顺祖母,不要让她知道我走了。”小姑娘的脸上露出了难舍和为难的表情。

  “嗯。”林溪淡淡的应了一声,这样的场景下,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安慰对方,但是,显然说什么都那么的苍白无力,只能用个嗯字概括。

  少女也不知道她这一声嗯是答应了帮自己报仇还是答应孝顺祖母,反正,她也管不了了,不过,那些害自己的人如果知道她还没死,想来是不会放手的吧。而这个家伙,看起来比自己要强悍的样子,呵呵,她也就放心了。

  林溪见少女的身影一点一点的变得模糊,直到最后消散,才叹了口气。从今以后,她要忘掉以前,作为林汐活下去,虽然名字只差了一个字,但是,从此,将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命运。

  床上早就没了呼吸的少女的胸口再次的起伏,而那枯瘦的小手一点点的费力的抬起,然后,慢慢的摸了摸那胸口的那块绿色的碧玉。玉质温润,雕工精致,和自己前世胸口的那一枚一模一样。

  ……

  数九寒冬,大雍王朝仁和十二年的冬天尤其寒冷,入冬开始,大雪就一场接着一场,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北地,尤其如此。

  泼水成冰的日子里,威武将军府里也乱了套,长房的嫡出大小姐不知道因为什么落了水,被人救上来的时候,小命已经去了半条。请了北地最好的大夫轮流诊断开药,得到的话却都是含含糊糊的生死未卜。

  什么小姐身子健壮,如果将养的好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什么用百年的老参吊着,熬过这个冬天或许就能好了。诸如此类的话,反正都是一个意思,这林家长房的大小姐,怕是不行了。

  林家本就人丁不兴旺,长房的大老爷林�倒是一身的好本领,赤胆忠心,打退了北方数次进犯的蛮子,守住了大雍的北境,赚下了威武将军这个名号。可惜,十二年前,不幸身受重伤,陨落了。

  而当时怀胎八个月的主母听到夫君阵亡的消息动了胎气,当即早产,苦苦坚持了一天一夜,生下了一位小少爷,看到林家长房总算没断了香火,也就放心的随着夫君而去。

  只可怜了这大小姐林汐和才出生的小公子,没了爹娘,因此,一直养在了林家老夫人蒋氏的身边。此次大小姐落水,病的严重,蒋氏心疼的不行,心力交瘁下也跟着病倒了。一切事情就都落在了二夫人杨氏的身上。

  可是,偏偏雪上加霜,没多久的时间,这林家接连的出事,先是二老爷出门访友,不小心摔了一跤,差点摔断了腿。再来就是二房的大少爷,也不知道为何受了风寒,竟然一病不起,人也跟着糊涂了,看着竟然要比林汐还严重几分。

  着急上火的老夫人蒋氏便听到身边心腹的婆子道:“这可能是让什么给冲撞了啊,要不然,找马道婆给看看?”

  说者有意,听着有心,一合计,马道婆给请到了府上。看了一圈,马道婆就说是府中的大小姐上次落水冲撞了游魂,因此才让这府上不的安宁。要想破解就要将这大小姐送到庄子上,她再给做法几次,保证就好了。

  当时,跟在林汐身边的游魂林溪同学头一缩,心就有点虚。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才害了这个小姑娘,才让人家家宅不宁?但是,这也不是她愿意的啊,她想大公无私的飞走,可是,偏偏一飞离这小姑娘三米外的距离,就立马给拉回来,不是她赖着不走,是真的走不了。

  虽然心疼林汐,但是,没了大儿子的蒋氏将在身边的二老爷当成眼珠子一样的看重,再加上孙子也出了事……因此,蒋氏一狠心,就让林汐带着丫鬟搬出去了。还交代二夫人杨氏,虽然是去庄子上,但是,一应的东西都要准备妥当,药材更是要好的。

  杨氏自然是满口的答应,还大方的让人送了好些的东西去,但是,这东西最后到了谁的手上却是不好说的,毕竟,跟去的只有两个小丫鬟。而这林府的二老爷和大少爷的病一直不好,蒋氏本就忧心,再加上年关将至,蒋氏也变得越来越忙碌,一个月竟然没时间来庄子上看林汐一眼。直到,林汐的魂魄真的散去,而林溪借着机会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