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赖上你了

我的大小美女花 +A -A

  人群都散了,宋晓冬把门关上,苗轩轩则是把李思婕扶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李思婕这时候已经抹掉了眼泪,苗轩轩则是心疼的说道:“李总,你要是委屈,那就哭出来吧,不用憋着,免得憋出病来,为那样的人渣伤心,真是不值得。”

  李思婕吸了一口气,道:“轩轩,晓冬,谢谢你们,不过你们放心,我李思婕还不至于那么脆弱,这么大的会馆,我能办到这个地步,其中遇到了无数的困难,我都能挺过来,更何况只是离婚这样一件事,当我认清孙东明这个人,我就不会再为他伤心了。”

  宋晓冬看着李思婕的眼睛,然后微微一笑,道:“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坚强。”

  李思婕也是牵强的笑了一下,道:“再怎么着,我还得活,我必须要坚强起来,好了,这一次真的太感谢你们了。”

  宋晓冬看着李思婕的脸,道:“李总,你的脸上还有淤痕,我帮你处理一下吧,否则出去让人看到你脸上这个样子,也不好看。”

  “这……”李思婕有些犹豫。

  苗轩轩马上说道:“李总,你放心,晓冬这个家伙医术厉害的很,这点小事,对于他来说,那就是手到病除。”

  李思婕迟疑了一下,道:“那……那好吧。”

  苗轩轩看了一下时间,道:“唉呀,到我上课的时间了,我得下去了,宋晓冬,李总就交给你了。”

  宋晓冬点头说道:“没事,交给我吧。”

  苗轩轩出去的时候,还特意把门关上了,就是怕别人打扰了两人,她心里没有那么多弯弯绕,所以也并没有把两人关在一个房间里,当成一回事。

  李思婕叹了一口气,面露感激的说道:“这次又多亏你帮忙,要不然我真不知道如何收场。”

  宋晓冬微微一笑,道:“小事一桩而已,这样的人渣要是让他得逞了,这世界上就真没有公平可言了。”

  “唉……”李思婕又叹了一口气,在宋晓冬的面前,她就不如刚才那样的坚强。

  宋晓冬说道:“好了,其他的事先不要想,先处理一下脸上的红肿吧。”

  “嗯,那麻烦你了。”李思婕点了点头。

  “你先躺下。”宋晓冬指了指沙发。

  “躺下……”李思婕愣了一下,然后不待宋晓冬解释,她也知道宋晓冬要干什么,不过这样躺在宋晓冬的面前,她心里竟然有一种发虚。

  待李思婕躺下,宋晓冬坐到了李思婕头前,道:“闭上眼睛吧,我给你按按,一会就好。”

  “好的。”李思婕依言闭上了眼睛。

  宋晓冬两手轻轻的按在了李思婕的脸上,李思婕的身体马上绷紧。

  “你稍忍忍,一会就不疼了。”宋晓冬柔声说道。

  “嗯,我能忍住。”李思婕除了是因为疼痛,更是因为一种羞涩和紧张,她不是随便的女人,这样让一个男人摸着她的脸,她心里确实有些紧张。

  待宋晓冬揉了一会,她就放松许多了,宋晓冬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就是给她按脸而已,这跟做美容时也差不多,另外她心里突然少了一种负疚感,反而是有了一种报复一般的快感,以前因为自己是一个结婚的女人,所以做什么都不能对不起老公。

  现在孙东明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两人离婚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她也谈不上对不起他了。

  一想起孙东明,李思婕的情绪就变得复杂了许多,尤其是想到今天孙东明竟然是带着这么多人来,分明就是想让她难堪,就是想让她丢尽脸面,这就更让她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

  感情没有了,离婚李思婕也可以接受,可是她绝对没有想到,夫妻做不成,这孙东明为了争夺财产,连一点情面也不留,这做法简直就是太卑鄙,太无耻,也太不念以前的夫妻感情了。

  “晓冬,你说,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孙东明的无情,让李思婕也终于死了心,眼睛睁开瞧了头顶上的宋晓冬一眼,问。

  宋晓冬随口说道:“怎么办?没有什么怎么办的,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呗。”

  “你别这么敷衍好不好,孙东明肯定是要跟我离婚,也不会那么容易的想放弃财产,我总要想个应付的方法,这个会馆,我是说什么都不会再让他参与的了,哪怕他占有一定的股份也不行。”

  宋晓冬能做的已经做了,这时候真不想参与李思婕的家务事,道:“这个直接就去兴利除害呗,反正你有了这个证据,肯定就占着理了。”

  李思婕有些不满的说道:“我是让你说点具体的方法,而不是这样笼统的。”

  “这事你问我?我哪有什么办法,我连婚都结过呢,哪里知道离婚的事情。”

  “那我不管,反正这事你得帮我,要不然哪里有人帮我啊。”

  宋晓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你还赖上我了啊。”

  “赖上你怎么了,谁让你那天摸我腿来着,再说了,现在会馆里面都知道你跟我……哼哼,你不管我,那不显得我更悲催了,让老公甩了,你也不要我了。”

  宋晓冬哈哈一笑,道:“有李总这样的美女让我负责,那我哪里能不乐意。”

  李思婕抬头看着宋晓冬,白了一眼,道:“我还不至于那么缺德,我都离了婚,赖你这样的小伙,你放心好了,我就是有点太辛苦了,开个玩笑想让自己放松一下。”

  宋晓冬本来按摩着李思婕的手,这时候动作一下子轻柔了下来,道:“如果你要跟我谈恋爱呢,那我现在肯定要考虑,不过你要是心情不好,想找我放纵一下,我也绝对很是乐意。”

  李思婕哼了一声,道:“你……你好无耻,你这话的意思不就是想白玩我吗,你们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宋晓冬笑的更是灿烂,道:“我最主要很坦诚啊,我可没有想过骗你,更没有想过强迫你。”

  “那你手干什么呢?”李思婕没好气的白了宋晓冬一眼。

  “啊……哈!情不自禁。”宋晓冬打了个哈哈,把手从李思婕的脸上挪开。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