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孙东明捉奸

我的大小美女花 +A -A

  孙东明气呼呼的走了出去,宋晓冬待他关上了房门,又竖耳听着他离开的声音,顿时啮牙咧嘴的低声叫道:“嘶……快松口,疼死我了!”

  刚才李思婕竟然用嘴咬住了他的腿,就算是宋晓冬腿上的肌肉绷紧了,但也一样是疼痛难忍。

  感觉到腿上一松,宋晓冬连忙一推桌子往后退去。

  他还是那条沙滩裤,光着腿,连忙抬起来,膝盖上方的大腿上,一个牙印那叫一个明显,深深的,还是带着点血丝的。

  “喂,你属狗的啊,咬我咬的这么狠,你知道我刚才忍着有多痛苦吗?”宋晓冬忍不住报怨了一句,但是目光看向了桌下,声音却是一下子就放轻柔了,“李总,你也别伤心,刚才我就是故意这样说,让你认清他的真面目。”

  李思婕坐在地上,神情呆滞,一动不动,似乎整个人都没有了魂。

  宋晓冬也顾不得腿上的疼痛了,过去把李思婕拉了起来,然后扶着她坐到了沙发上。

  李思婕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宋晓冬把她怎么着,她都是没有一点的反应。

  这种情况,倒是让宋晓冬有些担心了,有些人在受到强烈的打击之后,精神都容易出状况的,李思婕在夫妻感情方面,显然是一个失败者,现在她能不能承受,真的不好说。

  突然抬手在李思婕的后背上敲了一下,发出了一声脆响,宋晓冬说道:“醒醒!”

  后背上的疼痛,终于是让李思婕身体一震,转头看向了宋晓冬,那目光终于不再那么呆滞。

  “唉!要不你哭出来吧,难过憋在心里,会对身体造成很大的伤害。”

  李思婕看了看宋晓冬,眼里的眼泪迅速的凝聚,然后突然一下子扑到了宋晓冬的肩头,“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这一哭出来,李思婕顿时就止不住了,宋晓冬也没有阻止她,这种难过哭出来,总比憋在心里好,就是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给她以安慰。

  “怦!”

  突然之间,房门被人猛的推开,孙东明那个家伙已经冲了进来,手里还举着手机。

  李思婕一下子推开宋晓冬,转过身看到是孙东明,脸刷的一下子就变得惨白,呆呆的坐在看着孙东明,完似乎吓呆了。

  孙东明指着李思婕的鼻子,气势汹汹的喝道:“好啊,李思婕,我早就怀疑你在会馆里面跟人有一腿,这一次让我抓了现形吧,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宋晓冬不由感觉有些好笑,道:“喂,我说孙东明,你丫的在外面养女人,你还有脸跟你老婆在这里耀武扬威的。”

  孙东明冷笑了一声,道:“你说我在外面养女人,你有证据吗?我可是亲眼看到你们这对奸夫**抱在一起的,另外,我可是还有证据的。”说着又扬了扬手机。

  孙东明这个家伙刚才出去之后,是越想越窝火,越想越担心,自己好不容易要弄到钱了,竟然还让人发现了,最主要的他还是对宋晓冬不放心,要是宋晓冬把这件事告诉了李思婕,那他可真就惨了。

  所以刚走出去会馆,他又转了回来,到了李思婕的办公室门口,就听到李思婕在那里哭,顺着门缝往里面一看,就看到李思婕跟宋晓冬抱在一起。

  本来正常人看到自己老婆跟别的男人抱在一起,那肯定是要勃然大怒的,但是孙东明不但未怒,反而先是一惊,接着就是一下子大喜。

  他很清楚,李思婕知道了他外面有人的事情,那肯定是不会再把会馆抵压的了,两人也只能离婚,离婚当然就要分财产,如果他是过错一方,那就很容易少分或者不分,他都做好打算,自己打死也不承认,只要李思婕没有证据,那离婚的财产就得对半分,家里总资产怎么也有个千八百万的,分一半也不少。

  但现在不一样了,他要是拍到了李思婕出轨的证据,自己再赖着不认,那岂不是财产就能多得了,甚至于把会馆弄成他自己的,也不是没有可能吗。

  所以他现在真的很兴奋,连忙掏出手机,准备好了录相功能,破门而入就把两人抱在一起的情景录了下来。

  宋晓冬见过无耻的人,但好像真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他要看看,这个孙东明到底能怎么样,往后一靠,道:“拍一下我们抱着就算出轨了?你真有一点法律常识吗?”

  孙东明瞪着眼睛,冷笑了一声,道:“你真以为我不懂法律吗?我告诉你,这一点我明白的很。”

  “你明白?你可别吹大气。”宋晓冬不屑的撇了撇嘴。

  孙东明得意的一笑,道:“哈,你以为我吹牛,我告诉你,为了准备离婚,我不但特意去找过律师,而且我自己都把婚姻法研究透了。”

  宋晓冬一竖大拇指,道:“你为了离婚多分财产,还真是煞费苦心啊,你说说你也不是什么笨人,为什么就不把自己这点小聪明用到正事上呢,非得用到这方面干什么?”

  孙东明一瞪眼睛,道:“小子,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跑到这里来跟我说风凉话,现在你给我在一边老实呆着,否则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李思婕,你说吧,这件事咱们怎么解决?”

  李思婕终于是醒过神来,脸上的惊慌很快就被怒色所替换,腾的站了起来,喝道:“孙东明,你在外面养了女人,还问我怎么办?”

  孙东明咧嘴一笑,道:“这件事可就是他信口开河的,我可没在外面养女人,我可是亲眼看到你们抱在一起的,现在可是你在这里养小白脸。”

  “你……我就是听到你的事情太过难过,才趴在他肩头哭一下的。”

  “啧啧,你说的倒是好听,你怎么不找个女人来,会馆里面的女人还少吗?你竟然让一个男人在这里,你说你跟他没事,谁相信啊?咦,这家伙的腿上还有牙印,好像正是你的嘴型吧,啧啧,真没有想到啊,你李思婕跟我在一起的时候那么保守,跟小白脸在一起,倒真是会玩啊。”

  “你……”李思婕气的嘴唇哆嗦,但这事还真是不好解释了。

  “李思婕,我也不想管你们那点破事,如果你不想弄的会馆里面的人全都知道你的事,那就痛快一点。”

  这个家伙是了解李思婕重脸面,这样说,直接就是抓着李思婕的软肋来要挟啊。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