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跪地认错

我的大小美女花 +A -A

  “宋先生,我知道我们把宋先生得罪的狠了,这要是我,我也会做出像宋先生这样的决定,我一时之间,也实在是想不到用什么方法能够让宋先生消气,所以只能俗气一点,这张支票请宋先生收下,也算是给宋先生赔礼,如果宋先生能够去给小女治病,诊金另付。”

  肖海青不愧是一个大人物,此时说话颇有水平,态度放的很低,而且这一手做的也确实漂亮。

  宋晓冬冷哼了一声,道:“我不缺钱。”

  肖志鸣嘴角露出了一丝不屑,道:“你还是看看吧,这可是一千万,不是小数目,这些钱足以表示我们的诚意了。”他就不信了,一千万这样的数目一报出来,宋晓冬还能那么装逼,所以说这话之时,不免还是有一些趾高气扬。

  宋晓茹在宋晓冬的后面听的瞠目结舌,这是什么情况?赔个礼就拿出一千万,这手笔也是太大了。

  想想小时候自己和宋晓冬两人相依为命,哪怕是一块钱,都得是节省着花,长大了,她现在努力工作,就是想赚钱给宋晓冬买个房子,给他赚个娶老婆的钱。

  这些年辛辛苦苦的,她也一共没存下几万块钱,但是人家竟然随随便便出手就是一千万,如果宋晓冬答应了,那瞬间就成了千万富翁了,这真是对她冲击不小。

  宋晓冬眼睛一立,瞪着肖志鸣,喝道:“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样的一副嘴脸,你是不是认为,你们有钱,这地球就得为你们转,谁都是听你们的,只要你们拿出钱来,就算是犯了再大的错误,也一样可以摆平?告诉你们,钱在别人那里可能是万能的,但在我这里……不行!”

  宋晓茹突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已经过惯苦日子,如果突然有一千万,那自己只怕真要承受不了。

  而宋晓冬不接支票,一下子也是让场面有些尴尬,何文柏正想打个圆场之时,肖海青抬手就给了肖志鸣一个大大的耳光。

  “叭!”

  这个耳光打的那叫一个清脆,让大家都是不由愣住,肖志鸣更是捂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肖海青。

  “你这个混账东西,早就跟你说过,不要仗着有点钱,就狗眼看人低,在我家里不知道宋先生是什么人也就罢了,现在你明知道宋先生是如此奇人,你竟然还是如此模样,真是可恨之极,如果宋先生不给盈盈治病,那就是你害的!”

  “叔叔!我没有!我不是……”肖志鸣突然一下子变得无比慌乱了起来。

  “真是混账,还不跪下向宋先生赔礼道歉?”肖海青又抬手给了肖志鸣一巴掌。

  肖志鸣转头看向宋晓冬,那眼里分明还是带着一种恨意,但还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道:“宋先生,对不起,是我不对,是我不该瞧不起人,还请宋先生原谅。”

  对于肖志鸣来说,他可是肖海青的侄子,更因为肖盈盈的身体情况,他已经是肖海青的唯一一个后辈继承人了,也就是说,肖家的产业,以后就是他的,那他这样的身份,来下跪给宋晓冬道歉,那简直就是一个奇耻大辱,宋晓冬也该给面子了。

  何方柏连忙说道:“宋先生,年轻人口无遮拦,也是再所难免,你这样的人物,也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病人现在相当的危险,所以还请你……还是先救人为主吧。”

  宋晓茹看着一个男人跪在自己弟弟的面前,也忙道:“晓冬,算了吧。”

  宋晓冬本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肖志鸣,但是现在对方已经跪地求饶,这面子也算是给自己找回来了,哼了一声,道:“要不是念在我和你们家肖盈盈也算是结识一场,我绝对不会答应你们。”

  肖海青一听这话,顿时大喜,忙道:“是是,宋先生大人有大量,请请!”

  宋晓冬再一次去了肖家,但这一次跟上一次完全就是天壤之别,他和宋晓茹受到了最高的礼遇,肖海青那是一路上都是小心翼翼的跟宋晓冬说着话,生怕把他再一次得罪了。

  好在还有何文柏,这时候他跟宋晓冬说话,正好还是说出了肖海青想听的。

  何文柏问道:“宋先生,这个病人现在病的如此之重,宋先生真的能治愈吗?”

  宋晓冬对于何文柏的怀疑,那倒并不反感,这是真正医生的求道精神,道:“要说治愈,那就太难了,但是缓解症状,保住性命,那还是可以的。”

  何文柏敬佩的说道:“现在这种情况还能保命,那就已经是相当了不起了,一会还希望宋先生能让我观摩一下。”

  宋晓冬看了一眼肖海青,道:“这个你要问病人的家属了,毕竟要把衣服,人家愿意不愿意让你看。”

  何文柏一时间还真是有些纠结,正常来说,病不忌医,做为医生,这种男女之防倒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但是现在是在病人家里,而且他又是去观摩,并不是亲自动手术,所以这就显得有些尴尬。

  肖海青则是说道:“没问题,何副院长是医生,又不是别人,这个无妨。”

  何文柏顿时大喜,能够亲眼再一次见到宋晓冬的医术,那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一件值得兴奋的事情。

  车子很快就到了肖家,宋晓冬被请到了肖盈盈的房间里面。

  看着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就像要死去的肖盈盈,宋晓茹不由颇为嘘唏,道:“前两天看着还挺好的,现在却是这般憔悴,晓冬,你快给她治吧。”

  肖盈盈这时候却是睁开了眼睛,看到宋晓冬,脸上竟然露出了喜色,轻声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

  宋晓冬这倒是有些歉疚了,道:“放心吧,我马上就给你治,不会让你那么容易就死的。”然后摆了摆手,道:“姐,你留下帮她把上衣脱了,其他人出去吧。”

  大家都出去了,何文柏还是留了下来,但是肖盈盈看到他还在,小声说道:“你怎么不出去啊?我要脱衣服的。”

  何文柏一下子尴尬了,看来人家姑娘是不想让他看了,只能是无比遗憾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