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你们肖家算个屁

我的大小美女花 +A -A

  陈军一个箭步挡住了宋晓冬和宋晓茹,急道:“少爷,这……这是干什么?”

  肖志鸣沉着脸说道:“盈盈前几天还是情况不错,但是就是这个家伙胡乱的给盈盈治,结果才造成了盈盈的病重,你说我要干什么?”

  陈军急道:“不是不是,我可是两次亲眼看到宋先生给小姐治疗的,这绝对不会有错。”

  肖志鸣冷哼了一声,道:“好你个陈军,你跟随小姐这么多年,还以为你一直忠心耿耿,原来你这个家伙竟然跟外人沟通起来行骗,还害得盈盈病重,这一次我连你也不能饶过,把他们几个人都给我抓起来。”

  那几个保镖马上冲了过来,陈军还想阻拦,马上就有一个保镖直接把他扯开,这还是念在大家都在这里工作,所以并没有下黑手。

  宋晓茹被吓的够呛,连忙说道:“你们一定是搞错了,我弟弟是真的给肖小姐治病的。”

  肖志鸣冷哼了一声,道:“你们最好乖乖的跟我们回去,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宋晓冬面沉如水,把宋晓茹拉到了身后,冷冷的看着肖志鸣,道:“那我要是不跟你们回去呢?”

  “那就别怪我们对你用硬的了。”肖志鸣一声冷笑,指了指那几个彪形大汉,道:“你还想反抗吗?”

  宋晓冬两手握拳,从打学医以来,他何曾让人如此的诬蔑,哪一次不是别人上门求他来给治病的,现在倒好,他来了,人家不用治,现在竟然还把他当骗子要抓起来。

  就算是泥人还有三分火性,更何况宋晓冬本也不是那种性格特别随和的人。

  此时突然哈哈一笑,身体一挺,喝道:“那我倒要看看,你们是如何不客气的。”

  肖志鸣看着宋晓冬,冷笑着说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把他给我抓起来,如果敢反抗,不用跟他客气。”

  两个保镖直接就冲了上来,分抓宋晓冬的左右胳膊,动作非常的娴熟,一看也是一练家子。

  宋晓冬任着他们抓住了他的胳膊,就在两人即将发力的时候,他的胳膊突然一震,那两个保镖只感觉一股大力从宋晓冬的胳膊上传来,还没有等他们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身体就轻飘飘的飞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摔倒在地。

  肖志鸣冷哼了一声,道:“好小子,还敢反抗,那你还真是找死了,都给我上,打到他不能反抗为止。”

  那些保镖们马上一拥而上,这一次他们也是小心了,看着刚才那一下子,他们也知道宋晓冬还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绝对不那么好对付了。

  宋晓冬往前踏上一步,与宋晓茹拉开了一点距离,反复让保镖们误伤到她,同时他又可以随时的来保护宋晓茹,拳打脚踢,就与那几个保镖打了起来。

  宋晓茹本来看到动手,已经是急的不行,他自己弟弟以前确实是打架不少,但那时候就总吃亏,回家的时候带点伤,那是经常的事情。

  现在对方可是数个彪形大汉,不但体格好,而且还都是会两下子,宋晓冬肯定会吃大亏的。

  可是转眼之间,那几个彪形大汉,竟然一个个全都是躺在了地上,只有宋晓冬一个人站在那里。

  “你……你竟然敢打我们肖家的人,你……你真是不要命了。”肖志鸣看着宋晓冬向自己逼来,脸上一下子露出了慌张之色,色厉内荏的叫了起来。

  宋晓冬一伸手揪住了肖志鸣的脖子,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

  这一耳光抽的那叫一个响亮,肖志鸣的脸上也是瞬间出现了一个鲜红的指印。

  肖志鸣像不敢相信的看着宋晓冬,然后就嘶声大叫了起来:“你……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死定了,这次你死定了!”

  宋晓冬目光死死的盯着肖志鸣,沉声说道:“小子,我打你,那是因为你嘴贱,因为你说我是骗子,你们肖家人,如此狗眼看人底,你以为你肖家又算什么东西?在我眼里,你们连屎都不如,你们以后就算是拿八抬大轿来抬我,那我也绝对不来。”

  “你……”肖志鸣让宋晓冬那有如死神一般的眼睛盯的心里发毛,心里虽然愤怒不已,但竟然生生的没敢骂出来。

  宋晓茹这时候抢上一步,拉住宋晓冬的胳膊,急道:“晓冬,算了算了,咱们走吧。”

  宋晓冬哼了一声,一抬手把肖志鸣甩了出去,朗声说道:“肖志鸣,你最好以后不要来惹我,否则就不是这一次这简单。”

  说完宋晓冬带着宋晓茹转身大步而去,只留下地上横七竖八的保镖和肖志鸣,另外还有站在那里发呆的陈军。

  陈军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看花了,肖家的保镖,那都是花高价找来的,一个个都是相当的厉害,几个壮汉那都不是一个保镖的对手,可是在宋晓冬的面前,这些保镖竟然就像纸糊的一般,完全没有一点的反抗能力,就这么被放倒了。

  “小子,你给我记着,我不会放过你的,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敢打我肖志鸣,我一定会弄死你的。”肖志鸣看宋晓冬走远,挣扎着爬了起来,指着宋晓冬的背景大叫。

  宋晓冬脚步一顿,宋晓茹连忙扯着他的胳膊,道:“走吧走吧,这种有钱人,咱们还是不惹为妙的。”

  宋晓冬终于放弃了再去收拾肖志鸣的打算,在姐姐的面前,施展暴力,只会让她担心,而在宋晓冬的心里,姐姐那就是第一重要的,其余的事情倒是可以忽略不计了。

  “混账,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多人连一个人都打不过,简直就是饭桶,白痴!”

  肖志鸣看着那些保镖,又是气不打一处来,把他们又是一通狠骂。

  正在这时,一辆车开了过来,一个人下了车,肖志鸣连忙迎了上去,道:“何副院长,你可来了,我们都等你半天了。”

  何副院长就是何文柏,点了点头,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刚才遇到了小状况,没事的,何副院长,请上车,咱们赶紧进去。”

  肖志鸣自然不好意思把刚才的事情说出来,那可是太丢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