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治好了

我的大小美女花 +A -A

  “咦,好像血不怎么流了。”小护士这时候突然惊呼了一声。

  何文柏一直探着头往里面看,马上抬手阻止了保安们,然后说道:“这位医生,我可不可以进去观摩一下?”

  “好,你进来吧。”宋晓冬点了点头,手指则还是捻着王小强身上的针银尾。

  “何副院长?”曹明先马上急着喊了一声。

  何文柏摆了摆手,道:“我先进去看看,如果不行的话,再送去急救,应该也来得及。”

  李刚把何文柏放了进去,然后又像铁塔一样的站在门口,虎视眈眈的看着门口一众医生和保安。

  以前也没少来医院,每一次都像孙子似的,但是这一次却可以对着这些医生们吹胡子瞪眼睛的,这让李刚真是说不出来的舒爽,要不是里面的王小强还不知道情况,他真要哼上小曲,气气这些医生了。

  何文柏看到了床边,仔细的看着王小强身上的银针,马上面色惊异的说道:“这是特制的放血针?”

  宋晓冬只是点了点头。

  何文柏抬头看了看宋晓冬,心里更是惊骇,不要小瞧这放血针,这可不是一般的中医都能应用的,那绝对是在中医方面有极强的造诣,还敢使用这种针的,因为这针刺进去,就是为了放血的,那下针的部位必须要慎重之极,绝对是要淤血所在的地方。

  而且针扎的深浅,也是门道极多,如果扎浅了,并不能完全排出体内的淤血,如果扎深了,那就压根放不出淤血,而且还会伤人。

  最主要的是,这种放血针,还是需要一种特殊的手法,更不是随便哪个中医能够掌握的。

  何文柏虽然是一个西医,但是对于中医,他也有非常高的造诣,是国内很少的能够中西医都擅长的医生。

  所以这时候一看宋晓冬的手法,他不由就对宋晓冬产生了一种信心。

  那放血针的针尾流的血越来越少,最后不再出血,宋晓冬手一挥,那三根银针就已经取了出来,小护士马上接过,放到了旁边的托盘里。

  而宋晓冬这时候又是运指如飞,在王小强的身上又迅速的所了十多支针。

  这才松了一口气,道:“好了。”

  “这就好了?你确定不用再去检查?”何文柏疑惑的看着王小强,除了看着不流血了,其他的情况根本就看不出。

  宋晓冬这才抬头看向了何文柏,点了点头,道:“我自己兄弟的命,我比你更在意。”

  何文柏惊讶的说道:“如果我没看错,他应该是脾脏破裂,这样的病情,通过针灸也可以治?”

  宋晓冬接过了小护士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水,颇有些疲惫的坐了下来,道:“可是可以治,但是中医在这方面确实是相当吃力,这要不是我自己的兄弟,我会建议做脾脏切除。”

  何文柏看向躺在床上的病人,病人脸色平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但是从那脸上的肤色来看,倒是并不应该有大碍的。

  曹明先在门口叫道:“何副院长,你别听他瞎扯,脾脏破裂,最好的办法就是切除,就靠着几根银针,连切口都没有,如何能保住脾脏?这分明就是妖言惑众,我强烈建议,现在就把病人送到手术室,进行脾脏切除。”

  李刚一瞪眼睛,喝道:“你不行就不代表别人不行,屋里有你们副院长,你算哪个葱,在这里叫来叫去的,你眼里还有没有领导了?”

  他依旧是充当着门神的角色,宋晓冬没有说话,那他就不会让别人进来。

  曹明先让李刚一句话僵在这里,在领导面前指手划脚的,确实是一种很不明智的选择,说清了就是不知深浅,年轻人冲动,说重了,那就是目无领导了,张了张嘴,终于也是没有再敢乱出声。

  何文柏并没有理会“那不知道先生您能不能详细说一下这里面的原理?”何文柏的语气里面明显的带着一种客气了。

  宋晓冬摆了摆手,道:“不好意思,我现在非常的疲惫,需要休息,何副院长如果有兴趣的话,以后找个时间,我们再聊聊好了。”

  这是明显的逐客令了,何文柏也并没有生气,在床头的便签上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道:“那我就不打扰了,这是我的电话,如果先生方便的话,可以打这个电话跟我联系,我随时恭候大架。”

  “等等,这个小护士不错,很有职业道德,我不希望医院为难她。”宋晓冬突然又说了一句。

  何文柏看向那个小护士,然后微微一笑,道:“没问题,我们医院一向是以医德为先,她所做的,确实是一个合格的护士。”

  “谢谢院长!”小护士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有了何副院长的承诺,估计自己不会因为今天的事情而受到处罚了。

  “好了,你就在这里好好的做你的工作,这位先生有什么吩咐,你就按照他说的做。”何文柏又嘱咐了一声,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曹明先连忙跟上,道:“何副院长,咱们就真的任着他们胡来吗?那可是脾脏破裂啊,如果不马上摘除的话,病人会大出血,同时引起并发症,很容易就会死人的。”

  何文柏面上满是疑惑之色,似乎是在想着什么,并没有回答曹明先。

  曹明先不甘心的说道:“何副院长,这事真的很严重啊,如果那个人死在咱们医院里面,回头再来闹,咱们也说不清楚啊,我建议应该马上让他们签上一个免责协议。”

  何方柏这才转头看了看曹明先,道:“不用了,如果这个病人出了问题,责任我来背。”

  “嘎!”曹明先一下子傻掉,这何副院长也是疯了吗?

  做为一个世界上名牌医科大学的内科医生,曹明先对自己的医术还是相当有信心的,如果对方真是脾脏破裂,不手术摘除的话,绝对会死人的。

  “哼,反正我是把话全先说了,那个人死了,我也不会有任何的责任,呵……如果那个人死了,就凭我刚才那样的据理力争,我是不是也能一下子成为一个医院的典型来宣传一下呢?”

  曹明先心里竟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不免就显得有些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