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苗青青相约

我的大小美女花 +A -A

  一晚无话,第二天是周一,宋晓茹早早的就去上班了。

  宋晓冬则是八点多才起了床,宋晓茹给他准备的早点在锅里还是热乎的,虽然只是一点简单的东西,但是吃起来,却是比那些五星级大酒店的东西还香。

  就算是在外面住的再豪华,但是金窝银窝,那也不如家这个小狗窝。

  这两天他就在家里窝着,哪也没有去,好像一天在床上一倒,看看小说,那也是一种享受。

  只不过他本就不是一个能宅住的人,前两天感觉还不错,第三天也就在家里呆不住了。

  手机响起,竟然是苗青青打来的。

  “喂,你那针现在能不能拔下来了?”

  “哦,三天了,可以了。”

  “那我自己不敢啊。”

  “不敢不会找个人啊,你家里那么有钱,随便找个护士之类的上门给你拔起去还难吗?”

  “不行,这针是你扎的,就得你来拔。”

  “这样啊,那也成,正好我去把针取回来。”

  记下了地址,宋晓冬出了这个棚户区,但是刚走出没多远,一辆警车突然冲了过来,直接就横在了宋晓冬的面前。

  “喂……警车就牛……”宋晓冬刚不爽的瞪起了眼睛,然后就看到一个穿着警服的漂亮女人从车里跳了下来,不正是那天晚上的那个警花吗。

  乔禹彤直接冲到了宋晓冬的面前,一伸手就抓住了他的脖领子,眼里有一种兴奋的光芒,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这个混蛋,我堵你三天了,可算让我逮着你了。”

  “警察同志?你这是干什么?我没犯法啊。”宋晓冬一脸“迷茫”的看着乔禹彤。

  乔禹彤用力一揪宋晓冬的领子,让宋晓冬的脸离她脸更近一些,恶狠狠的说道:“你不用跟我装糊涂,不要以为你换件衣服,那天天黑,我就认不出来你,你就算是进了火葬场,炼成了灰,那我也一样能把你认出来。”

  宋晓冬咧嘴一笑,道:“你竟然对我这么念念不忘啊,好吧好吧,那我承认,前天晚上的就是我。”

  “你承认就好,给我上车。”

  “你让我上车,总得有个理由吧?就算你是警察,那也不能随便抓人吧?那天晚上是误会好不好?”

  乔禹彤顿时愣了一下,她只想着要逮着宋晓冬了,可是压根就没想过宋晓冬是有什么罪名的,那天晚上也证实了就是她追错了人,此时用这个理由显然是不行了。

  宋晓冬给了乔禹彤一个白眼,道:“看看吧,你也知道这是误会了吧?那你还逮我干什么?”然后拍了拍乔禹彤的手背,示意她松开。

  乔禹彤眼睛一瞪,喝道:“我怀疑你与多起案件有关,现在让你协助调查行不行?”

  宋晓冬一皱眉头,目光突然一下子变得凌厉了起来,沉声说道:“协助调查?你这明显是公报私仇啊,这样做真的好吗?”

  “我……”

  宋晓冬腰板一挺,盯着乔禹彤说道:“你什么你?身为一个警察,你的职责是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你是去抓捕罪犯,你竟然因为跟我有一些私人恩怨,就在这里堵了我三天,你对得起你头上的国徽,你对得起你身上的这身警服吗?”

  “我……”乔禹彤一下子语塞,与宋晓冬的目光对视了有那么十几秒钟,然后松开了宋晓冬的脖领子,两手握着拳头说道:“你说的不错,我在没有找到证据之前,确实不应该利用工作的时间来逮你,不过你给我等着,等我下班的,我一定还会再来找你的。”

  宋晓冬眼里的精光一下敛去,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道:“真没想到啊,你还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如果你下班之后想跟我约个会,吃饭看电影呢,我是没意见,要是干别的,那恕不奉陪。”

  说完,宋晓冬摆了摆手,大摇大摆的绕过乔禹彤的车就向前走去。

  乔禹彤眼睁睁的看着宋晓冬离开,牙齿咬的咯咯直响,待宋晓冬走出了很远,她才恨恨的自言自语:“你这个混蛋,你给我等着,你最好别让我逮着你犯事的把柄,否则我一定要让你好看。”

  在乔禹彤说堵了他三天的时候,宋晓冬还真是挺瞧不起她的,他当时说乔禹彤的时候,那些话就是他的真实想法。

  宋晓冬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个警花就这么放过他了,那让宋晓冬对她的看法也一下子改观了,这个警花虽然冲动了一点,但最起码知错能改,也不是那种粗暴不通情理之人。

  打了一辆车,二十多分钟之后,他就来到了苗青青所说的地址。

  苗青青的家也在一个小区里,不过这里全都是那种连体的别墅,每一幢别墅都是三层楼高,虽然也是挺高档的,但好像并没有那种独立别墅那般的奢侈。

  开门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阿姨,应该是保姆,问明了宋晓冬的身份,把宋晓冬让了进去,道“大小姐在二楼,先生请随我来。”

  保姆把宋晓冬带到了苗青青的房间就退了出去,苗青青坐在床上,上身穿着一件宽松的T恤,腿上则是搭着一条薄毛巾被,对宋晓冬笑了一下,道:“麻烦你了。”

  宋晓冬翻了一下白眼,道:“喂,你笑的这也太虚伪了吧?”

  苗青青脸上的笑容马上消失不见,给了宋晓冬一个大大的白眼,道:“虚伪吗?哼,那就不用跟你客气了。”

  宋晓冬拉了把椅子不客气的坐下,道:“我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吧,你这样的态度真的好吗?”

  苗青青一想到那天宋晓冬这个家伙那么明目张胆的占她便宜,她就心里火大,瞪着他说道:“救命是救命,我会重重的谢你,但是对于你这个人的人品,我还是强烈的表示鄙视,这样的态度已经算对你不错了。”

  “分的这么清啊。”宋晓冬揉了一下鼻子,道:“那好吧,我来给你把针拿下来。”

  “那当然,一码事归一码事,我就不明白了,当初轩轩那个丫头怎么就那么糊涂,竟然跟你……”苗青青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不屑。

  “咦?真的不是你?”宋晓冬疑惑的看着苗青青,从她的语气和神态上来看,这也太自然了,莫非两年前的那个人,真的不是她,而是苗轩轩?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