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死党

我的大小美女花 +A -A

  “好了,情绪恢复正常吧,否则你的心脏就要受不了了。”

  给肖盈盈讲了几个笑话,逗的肖盈盈笑了能有十来分钟之后,宋晓冬停了下来。

  肖盈盈慢慢敛起了笑容,道:“那以后我还能这么笑吗?”

  宋晓冬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不能,除非我在你身边,否则你容易有危险。”

  “这样啊……”肖盈盈神色黯然,但突然一下子抓住了宋晓冬的胳膊,道:“那你可不可以在我身边呢,我可以给你钱,给你好多好多钱。”

  宋晓冬看着肖盈盈,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道:“这可不行,天天陪着你,那我就要闷死了。”

  肖盈盈松开了宋晓冬的胳膊,点点头,道:“说的也是,我就很闷了,你要是陪着我,你也一定会跟我一样闷的,那真是太无趣了,不好意思,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宋晓冬拍了拍肖盈盈的肩膀,道:“看你这么可怜的份上,如果哪天我无聊呢,可以陪你一会的。”

  “真的?”肖盈盈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

  “嗯,不过我可是收钱的哟。”

  “行行!我有很多钱的,反正我也没怎么花,都给你都可以。”

  宋晓冬随口问道:“你有多少钱?”

  “好像前几年我看过一次,应该有五百多万吧,这几年,我爸爸他们又总是给我钱,想来还要多一些吧。”

  宋晓茹不如脸一黑,这可真是富家女啊,自己有多少钱都不知道,而且这还是零花钱。

  宋晓冬却是并没有当一回事,打了一个哈欠,道:“行啦,今天就到这里吧,一会我和我姐还有事,就不送你了。”

  肖盈盈站了起来,道:“好的,那我就先走啦,对啦,晓冬哥哥,你能把电话给我吗?我保证,绝对不会随便打扰你的,我加你微信,找你时给你发个笑脸,你要是没时间不用回复我就好了。”

  宋晓冬给了肖盈盈电话,肖盈盈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晓冬,她这病真的那么严重?”宋晓茹问。

  宋晓冬点了点头,道:“很严重,她家一看就是非常有钱的,只怕早就找遍了世界名医了,如果能治的话,那不就早治好了。”

  宋晓茹轻叹了一口气,道:“这还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多么漂亮,而且又纯真,如果……”摇了摇头,下面的话,宋晓茹也说不下去了。

  宋晓冬倒在了床上,道:“生死有命,她能活到现在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已经算是捡到了,行了,咱们不提她的事。”

  宋晓茹看着宋晓冬,道:“对了,你小子刚才给她扎针,我真是吓死了,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一手?”

  “在部队里面跟一个老师学的,我现在医术可不简单,绝对是妙手回春,针到病除。”

  宋晓茹白了宋晓冬一眼,道:“看你那臭屁的,既然你这么厉害,怎么不把肖盈盈有病给治了?”

  “她的病也不是不能治,就是太麻烦,而且也太累人了。”

  “你真能治?你不是说她的病治不了吗?”

  “正常西医和中医,基本上没办法的,但我治病的方法比较特殊,还能有一点希望。”

  “那你就给她治啊。”宋晓茹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

  “姐,我知道你心眼好,可是她这个病,治起来不是那么简单,而且我把握也不大,另外还有一点,给她治病,肯定要脱她衣服吧,你说说她那么一个天使一样的美女,我要是一个把持不住,再把她给上了,那回头岂不就是麻烦大了。”

  宋晓冬一巴掌拍在宋晓冬的大腿上,瞪着眼睛说道:“喂,你小子是给人治病呢,竟然还想着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

  宋晓冬疼的一咧嘴,道:“姐,我说的是实话好吧,再者说了,我要治她,一个弄不好,我都会有危险的,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我的针灸主要是用气,就差不多相当于气功,普通的病还好,但是她这样的病,我也不敢轻易动手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还真不能轻易乱来,治好了还好,如果治不好,咱们再担上责任,那就麻烦大了,人家背景那么大,回头追究起来,咱们就吃了不兜着走了。”

  说是这样说,可是一想到肖盈盈,宋晓茹还是不由为之惋惜,多么好的一个小姑娘,竟然就得了这样的病,如果她身体健康,那绝对是天之娇女啊。

  “冬子!冬子!”随着叫声,一胖一瘦两个小伙子冲了进来。

  宋晓冬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直接跟这两个家伙抱在了一起。

  胖子名叫李刚,瘦子名叫王小强,这两个家伙从小就是宋晓冬的死党,听闻宋晓冬回来了,马上就杀到了宋晓冬的家里。

  李刚一身肥肉让宋晓冬勒的生疼,推开宋晓冬瞪着眼睛说道:“哇靠,我说冬子,你小子现在长的可真是壮实啊,这胳膊都像铁疙瘩似的。”

  宋晓冬哈哈一笑,道:“刚子你小子这一身肥肉越来越多了。”

  王小强嘿嘿一笑,道:“这个家伙现在是越来越能吃了,现在还能不胖吗。”

  宋晓茹笑着招呼着两人,又对宋晓冬说道:“你不在家这段时间,小强和刚子两人可是没少过来帮忙,也没有人敢来欺负我。”

  宋晓冬搂着两人的肩膀,笑嘻嘻的说道:“算你们两个家伙还有点良心,一会咱们去好好的喝一顿,算是给你们的奖赏。”

  李刚眨了眨眼睛,挑衅的说道:“那是必须的,咱们哥三可是好些年没有好好的喝酒了,今天咱们可要喝个痛快,就是不知道冬子你的酒量涨了没有,别没怎么样,就让我灌趴下了。”

  宋晓冬一瞪眼睛,道:“今天我要不把你们两个灌到桌子底下,我以后就把你们两个当哥。”

  三个人相约要出去,宋晓茹又嘱咐了两句,目送着三人出去,现在她心里有底了,宋晓冬有了这样的医术,最起码以后生活是不成问题了,自己这个弟弟也终于是长大成人了。



  

--------r---e--a-----d-----7---6--6------